當你以為你終於遇到一個明白你既人,但原來佢只係⋯⋯



  • 我的名字叫陳桂兒,我是一名保險從業員,我跟大部分香港人一樣,夢想是買樓上車,每日的生活就是工作、用膳、再工作、再用膳,其實我很厭倦這種生活節奏,活得像一頭牛,彷彿除了金錢以外,我的生命就沒有別的意義,不過看著鄰近我居所,一個又一個開售的新樓盤,我知道我沒有選擇的餘地。就以我家旁的某某居為例子,地理位置極為「優越」,鄰近殯儀館,名符其實「旺中帶靜」,距離鄰近港鐵站只需步行15至20分鐘,如此「優質」的筍盤實用面積400多呎的細單位二手價550多萬。以支付3成首期來計算,大約需要165萬,當中未計算經紀佣金、律師費等等,按照我現時月入3萬,每月可儲蓄1萬的速度,我大概需時13年的時間,才可以達成我的夢想,還要假設這段期間樓價沒有任何升幅,我的收入穩定,試問我又那敢放慢腳步。有時候我覺得現實真的是可笑得,我每日工作就是告訴我的客人或是潛在客戶怎樣透過儲蓄保險或基金投資、儲蓄,從而達到輕輕鬆鬆完成人生目標,但偏偏我每天就為了我的理想營營役役,有時候甚至連用膳的時間也沒有,真的很諷刺!本來以為這種讓人喘不過氣的生活要持續到我置業後,幸好上天還是聽到我的禱告,眷顧著我這個勤勞的人,賜給我一個「筍盤」。

    一天,我如常地提著我的黑色公事包,穿著黑色套裝及高跟鞋面見我的客戶。為了方便客人,我通常會邀約他們在工作或居住地點附近的餐廳見面。
    「葉生,你好,我是亞加保險的陳小姐,提醒你今天晚上8時,我們會在⋯⋯」
    在會面前數小時致電提醒客人是我的習慣,一方面可以以防他們爽約,另一方面可以增加親切感。
    「沒問題!等會見!」
    從電話聽起來,這位葉生非常爽快,應該是一個頗為容易相處的客人,希望能夠推銷過程會順利!7時45分,我到達餐廳,我按照葉生的形容,搜索著他身處間條襯衣的身影,一個男人向我揮手。
    「葉生?」他點點頭。
    聽著他電話裡的聲線,還以為他是個老氣橫秋的中年大叔,原來他是一個知書識墨、風度翩翩的事務律師。會談一如我所料,非常順利,他亦我公司計劃相當有興趣,我們還相約了下次的會面時間。「時間太晚,你一個女孩回家有點危險,不如我載你一程?」除了外表吸引,談吐得體,還是一位細心體貼的君子,作為女性怎能不動心?可惜我偏偏沒有那種心如鹿撞、面紅耳赤的感覺,兒時看的那些愛情小說形容當你愛上一個人,看見他,你會手心冒汗,心跳加速,可是我除了認為他是一個超級「筍盤」以外就沒有別的感覺。本來以為我和筍盤先生只有公事上的關係,誰不知原來我們有著難以置信的湊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