佢都未算好慘蔗



  • 被告妻子、即案中受害女童的母親Y表示,與被告結婚一心想要個家,沒想到令女兒慘被親父蹂躪3年,令Y抱憾終生。Y說憂慮女兒情況惡化,又擔心她長大後遭丈夫嫌棄。

    「冇諗過佢咁衰搞個女」Y回想2004年初認識被告,被告常到她居住的農場搭訕,問她有否想過在大陸做養豬生意,又稱借錢給一名內地來港執鐵變賣的女人,被騙10多萬元。

    Y稱聽後不認為被告很富有,絕非為錢才跟他交往和上床。「嗰日我喺屋企坐床邊食飯,佢坐埋我身邊喺我耳仔邊講:『你可唔可以畀我呀?』我心係自願嘅,但冇出聲,佢就咁拉我瞓低咗……」Y說被告之後十分緊張她,常監視她有否跟其他男人交往。

    辯方在庭上指被告結識Y時是處男,Y說不知。她在庭上大爆被告每天有一次性要求,肯定他十分「鹹濕」。

    她說作供時提到每日一次做3小時,實情是很多時一天做4至5次,她解釋因感太醜說不出口,「食飽飯冇嘢做又坐埋床做,唔係做幾分鐘,係要做好耐,咁係咪機器都做到散吖?」她怕傷身有時拒絕,但被告哄她稱只有男人會傷身。

    Y在庭上否認為雙程證,或申請內地跟前夫所生一對子女來港才嫁給被告,「佢大我16年,嗰時叫我不如做佢少奶奶啦,我諗住佢會對我好好,冇諗過佢咁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