龜縮撚樣V煞淨係夜晚搞事?



  • 早上散水返工返學ar?唔怪得要帶撚樣面具la,驚比老細點相炒ar?正撚頭!!
    http://hk.on.cc/hk/bkn/cnt/news/20141106/bkn-20141106070805856-1106_00822_001.html

    佔旺區凌晨時分爆發衝突後,警方及示威者一度於阿皆老街及砵蘭街交界繼續對峙,至清晨6時左右,始慢慢散去。
    而早前聲稱被警棍打頭的示威者阿琪,清晨近7時出現頭暈、嘔吐及發冷的情況,需召白車送院治理。<抵撚死!~ahahahahahah.....



  • 至於凌晨多次出現快閃的佔鐘區,清晨亦已回復平靜,示威者陸續睡醒,並準備上班或上學............



  • http://hk.on.cc/hk/bkn/cnt/news/20141106/bkn-20141106162446739-1106_00822_001.html?eventsection=hk_news&eventid=4028828d47d3fe7e01482b1c75912433


    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許鎮德在警方及消防就佔領行動的例行記者會上表示,今日凌晨時分,金鐘龍和道約有100多名戴上面具的示威者在行人路集結,其後約有20名激進人士一齊衝出東行線馬路,高舉雙手及截停車輛,更有人將警方鐵馬放置於馬路中心,阻礙車輛行駛,另有人將硬幣擲出馬路,企圖以執散銀方式阻礙交通,警方在現場發出警告,一度發生衝突,示威者其後離開現場。

    許鎮德續指,一名18歲男子利用對講機指揮約100多名示威者衝出金鐘道東行線,阻礙交通,當中部分人戴有面具,警方後來拘捕該名男子,他涉嫌非法集結。另外,警方亦在皇后大道中及雪廠街交界發現一名18歲戴面具男子行為可疑,截查下未能出示有效身份文件,警方將會票控該名男子。許指,有激進人士鼓勵他人戴面具及以匿名方式進行抗爭活動,勿以為如此可避免承擔法律責任,強調警方有能力執法。



  • push



  • 今天你們做了甚麼,又或沒做甚麼,他日就會報應在子孫身上! 台灣人在七、八十代前仆後繼的爭取民主,他們子孫就有了真普選!

    警察如果你以打壓爭取民主的年青人為樂,以當眾羞辱、威嚇他們,以兵捉賊方式追打他們,令他們放棄追求民主自由的話,你必定後悔!你的子孫亦因你今天所作所為,一生受害!



    每個人都有選擇的自由,你當然可以選擇做為當權者抬橋的奴隸,我祝願你心想事成,你及你的子子孫孫世世代代為奴為婢!



  • 黑金人承認帶2名男學生到活動室洗澡,原來全人一早收到消息,藏身於浴室等待

    2名男同學,全人好興奮感招呼佢地,當全人發現有小記之後,就叫光頭大隻佬嚴守浴室門口,防止有人破壞好事。



    曾同外間要修行,要絕食,生滋瘋組合,原來個個係大話精,佢地係同一帳幕內有

    進食,食物係麻雀size型麫包,但寒風之下瘋組合未出來過,只聽到he,he聲音。



  • 醫護義工譴責警方濫用暴力聲明 (15:45 2/12/2014)

    我們憤怒了。

    作為一群義務工作的醫生、護士、以及急救員,我們自佔領運動開始至今,六十多天,每天廿四小時,從未間斷在佔領區服務市民。

    由一開始主要為市民處理肢體損傷及催淚彈或胡椒噴霧造成的傷害,以至後來轉而主要照顧佔領區的老弱、病患者,兩個月以來,我們的取態非常清晰。我們要求參與義工保持其行動政治中立,禁止以義工身份叫喊口號,甚至直接參與示威。其主要目的,就是避免製造對立,以求繼續在場執行救傷扶危的天職,照顧不同政治立場市民的健康。

    因此,當我們的急救工作受到警察無理阻撓時,我們感到極度震驚及憤慨。

    急救竟遭阻撓 醫護同感憤慨

    十二月一日凌晨,在警方使用暴力清場之下,傷者眾多,兼且傷勢是自928以來最嚴重的一晚。骨折,或頭破血流者不計其數。鑑於傷勢嚴重,當場診斷、止血及穩定病情當然至關重要。

    其間,竟然不斷有警員公然向當值的義工醫生或護士揮舞警棍,在急救包紮進行時,凶暴驅趕。甚至有警員明言「你救人又點呀,照拉!」,企圖作出無理拘捕。

    誠然,不論政見,不論立場,不論黃藍,傷者當前,血流披面,人道立場應當為首要考慮。試問假若有傷者因此而延誤醫治,甚至失救,誰能負起這個責任?況且傷者當中更有不少是十來二十歲的莘莘學子,難道警察就連生而為人的惻隱之心也沒有了嗎?

    無視人道立場 警員失控毆打

    更甚者,我們更收到在金鐘參與自發急救工作的義工報告,有義工在為海富中心大堂為懷疑暈倒的便衣警員檢查時,遭另一警員不問情由,從後猛力拳擊,因而受傷。

    即使是在真正荷槍實彈的戰爭裡頭,軍人都知道何謂人道主義,知道無論任何情況下,嚴禁攻擊醫療人員乃係國際慣例。我們的義工團隊之中,有不少曾經參與國際人道救援工作,卻從未受到如此對待。萬沒想到,竟然在太平盛世的香港,會有警察殺紅了眼,對長久以來救傷扶危,守護港人的醫護人員施以暴力,行徑幾近瘋狂。何況事發期間,傷者實為警務人員,急救團隊本著中立的人道精神伸出援手,反遭其同袍襲擊,可見警隊已經情緒失控,喪失理智。如此執法者,怎不令人心寒。

    醫護無懼暴力 意志更為堅定

    可恨的是,梁振英政府非但並未對此作出譴責,居然於翌日對警方濫用暴力加以肯定,以為血腥暴力可以嚇退我們。但事實上自從醫護人員遭暴力對待的消息傳出以來,報名參加義務急救工作者以數倍增長,我們守護香港的意志亦更為堅定。

    石可破也,而不可奪堅;丹可磨也,而不可奪赤。

    我們對警方向市民及醫護人員施以暴力,作出最嚴厲的譴責。

    我們憤怒了。

    但我們從未想過退縮。生於亂世,我們無路可退。

    與港人共勉之

    .

    歐耀佳醫生 暨

    和平佔中醫護組 及

    一群自發急救義工

    謹啟

    -------------------------------------------------------------------------

    媒體報導:

    明報

    http://news.mingpao.com/…/art…/20141202/s00001/1417507499854

    蘋果日報

    http://hkm.appledaily.com/detail.php…

    獨立媒體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29124

    852郵報

    http://www.post852.com/轉載│��%8…/





  • 佔中佔旺熱血分子真面目


  • 今日澳門,明日香港



    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



    (候任行政法務司司長) 陳海帆

    出生於廣州。中山大學法學士、人民大學刑法學碩士



    (候任保安司司長) 黃少澤

    出生於廣東省。北京大學法學士、北京大學法學博士



    (候任廉政專員) 張永春

    出生於北京。北京外國語大學文學學士、澳門大學法學學士



    (候任檢察長)葉迅生

    出生於廣東省陽江市。中山大學法學士、中山大學國際公法碩士



    終審法院院長岑浩輝

    出生於中國內地。北京大學法律系畢業



  • 黑金人承認帶2名男學生到活動室洗澡,原來全人一早收到消息,藏身於浴室等待

    2名男同學,全人好興奮感招呼佢地,當全人發現有小記之後,就叫光頭大隻佬嚴守浴室門口,防止有人破壞好事。



    曾同外間講要修行,要絕食,一拖二生滋瘋組合,原來個個都係大話精,佢地係同一帳幕內有進食,食物係麻雀size型麫包,但寒風之下瘋組合未出來過,只聽到he,he聲音,佢今次一拖二唔通又玩3...。



  • 今天,我unfriend了一個藍絲。內容如下:



    記得當年紀念冊上,你曾寫下欣賞我有正義感的話。老實說,懂得的人不多。我以為這是我們成為朋友的原因,原來卻不。



    連日來的雨傘運動,惹起你的不滿。由三子說和平佔中,學民重奪公民廣場,到學聯聲援,市民自發佔領,全是要求真普選…… 你無一不罵。梁振英在任期間收受利益,地鐵極度超支延誤,立法會粗暴通過東北發展法案,承諾給予香港普選是1984年,到今天出現袋住先方案…… 你並無任何評論。警察濫用催淚彈,胡椒噴霧,警黑合作,暗角打鑊…… 你是萬分支持,覺得他們在執行警務。想一想,合理嗎?



    學生和一眾佔領者是發自內心,想要自己揀領導者,要『真普選』。人們常說外國勢力,但從沒証明,至少我的同事朋友,家人,自己都是沒有收受利益的自發者。付出金錢,時間,心機。如果要的是利益,簡單地把黃轉藍好了。長毛付雙倍租金住公屋,其餘入息全數捐出。譚耀宗應該是站在工人那邊的,卻住半山有司機。要錢的話,泛民還是建制一目了然。



    你說過你是支持真普選的。現在人大常委說不,一人一信已試過,示威抗爭你不願,那能做些甚麼?由他去?難道社會上貧富懸殊,中產以下生活困難,連鎖金舖、藥房、莎莎取代平民小店,納稅者還要跟外地人爭奶粉爭學位…… 還有種種不公義,你看不到嗎?我們在爭取一個公平的選舉制度,究竟錯在那?當這個社會的法律已被權勢凌駕,公民抗命幾乎是唯一的出路。況且這近兩個月來,大家仍然安然地生活著。巴士改道但照樣來回,地鐵處處可達,我去佔領區也方便。殘疾人士被梁振英刺激到,親身體驗到佔領區,表示影響甚少。是的,路是佔了,也造成一定程度的不便,但相較禍延不知多少後代的假普選,現在佔領者造成的真在太小兒科……



    半年前,我剛進入現在的公司,與中國內地聯繫頻繁。當中檯底利益橫行,永遠貨不對版。我驚訝。原來大家說已有改善的中國,是如此不堪。跟你們分享後,更令我詫異的是你的回應。『大陸係咁架啦!』彷彿那不公義是我自己在大驚小怪。是甚麼令你分辨是非的能力變得如此薄弱?是三數年間在內地的大學生活?還是從沒變過,是我從一開始就誤會了?



    今天,在眾多資訊流通的情況下,你仍然可以將今天的民生與政制發展,歸咎於平民,而對當權者和持槍者的血腥暴行如此寬容。仍然把空拳、眼罩、雨傘當作危險武器,把警棍、胡椒噴霧、催淚彈等等評為英勇配備。



    很心寒。



    你,是一個壞人。



    這是我最後衷心跟你說的一番話,也是作為一個朋友,最後的道義。希望日後,你能重拾當天你欣賞我的正義感,那或許我們還有機會走在同一條路上。


Log in to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