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文學#



  • 歡迎內進



  • 女醫師 12:06am jun 13, 2011


    我不是和尚


    「........,我也會念經,我天天想女人,我也懂愛情…」我在一個大舞台上唱著歌,下面有無數的和尚、道士、尼姑在給我吶喊。  清晨,一陣敲鍾的聲音把我從周公那裡拉了回來。原來是在做夢啊…我迷迷糊糊的就從床上起來了,連衣服還沒穿就來到了窗前把窗子打開。這是我的一個習慣,早上起來呼吸一下外面新鮮的空氣對身體有好處。  冬天的寒氣讓我清醒了不少。  「好冷啊,把窗戶關上吧。」我師兄在床上說。  「你太懶了,快起來吧,記得把被子弄好。」我說:「今天市長和省裡的人要來參觀,等一下你就在房間裡看電視好了。」  「知道了,反正我這個師兄也不能出去見人。」師兄說站從床上站了起來。  我笑了笑,然後走到裡間洗手間把昨天晚上積累的東西都排出去後又梳洗了一下。  「大師,早飯已經准備好了。」我一走出房間就有個女人來說。  「謝謝盧施主。」我說著雙手合什念了一句:「阿彌陀佛…」  「大師,剛才王秘書打電話過來了,說市長和省裡的人會在九點鍾到。」她說。  「哦,那就麻煩施主准備一下。」我說。  「已經准備好了。」她說。  「謝謝,施主一定會受到我佛的庇佑的。」我說。  「謝謝大師。」她說著退了下去。  ,我是個喇嘛。喇嘛和和尚差不多,都一樣念經理佛,但是喇嘛卻又很多地方和和尚不同。比如說衣服,現在是個人剃個光頭就可能被人當成和尚。但是喇嘛可比和尚講究多了,衣服也要氣派不少。現在喇嘛主要分布在內蒙古、蒙古,還有西藏等地,而我現在就是在內蒙古的一個小鎮上  內蒙古的喇嘛教就是從西藏傳過來的,現在在草原上那些牧民還保持一個傳統,那就是每對夫婦要生三個孩子。其中三個孩子中的一個孩子就是要送去做喇嘛。從小我就對喇嘛和和尚很有興趣,因為小說上,電視中的和尚或者喇嘛都有高深的法力。但是我並沒有想過要當喇嘛,而當喇嘛完全是不得已而已。  我高中畢業後上了一所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大學,一次我在寢室裡把一個瓶子扔了下去,結果正好有一個該死的家伙從樓下走過被瓶子打中了腦袋。所以說他該死呢,一個瓶子落在頭上就把他砸死了,湊巧的是他又是我的情敵,我雖然有殺死的他的想法但是不敢去實踐。現在可好,他死了。  很多人都知道我們事情,所以我就是第一懷疑的對象。怎麼辦,我連夜收拾東西回到了內蒙古老家,後來在家裡眾多親戚的幫助下我被送到了當地有名的廟裡出家,後來又輾轉來到這個小鎮上成為這鎮上唯一的喇嘛。




  • 小鎮地處河北同內蒙古的交接地,山清水秀的。為了發展旅游業,當地政府把山裡的一個小廟擴建,正好我又是鎮上唯一的喇嘛,於是就被請到了寺廟裡。每到節假日我就會舉行一些法事,或者給人占卜,給護身符開光之類的。一來二去來這裡的人越來多,我也就跟著出了名。  政府十分照顧我,擔心一個人寂寞給我裝上了有線電視。我對電視沒興趣,但是計算機就另說了,因為當初在大學時我讀的就是計算機專業。後來我以同世界上其他的同道交流佛法為名爭取到了一台計算機。  這個廟很大,於是又找了一個人來幫我。但是找個女人來確實我萬萬沒想到的,這個女姓盧,不知道叫什麼,我有時候叫她盧嫂,正式場合下我叫她施主。根據我得到的消息她的家裡人在一次大火中都死光了,她也沒什麼親戚。鎮上的人都傳言這個女人天生的衰命,災星降世。後來政府把這女人安排到政府大院去做清潔工作,說來也奇怪,才一個月政府的一個倉庫就著火了。就這樣政府把她安置到了廟裡,說是用佛法化解她身上的厄運。她就成了廟裡的雜工兼廚師。  昨天接到通知說省裡要來人過來參觀,沒辦法我還得去接待,這個廟搞好了後幾乎每個月都會有一些領導來參觀上香,而且還捐錢。說心裡話我挺討厭那些家伙的,有這些錢給貧困山區蓋幾所學校多好。那些領導更傻B,自己學的是唯物主義哲學,到頭來還得信佛信教的。  就這樣忙了大半天,陪那些領導們吃了齋飯然後才把他們送走。  我站在廟門看著他們的背影消失後才回到了廟裡,回到房間後發現師兄正在那裡澆花。看到師兄的背影,我的心裡立刻燃起了欲望之火。我立刻走到師兄後面,我把僧袍撩了起來,用陰莖隔著褲子不斷的在師兄的屁股中間摩擦著。  「討厭…他們走了嗎?」師兄說。  「當然了,要不然我怎麼敢啊。快,快幫我搞一下,我都受不了了。」我說著蹲下身子把師兄的袍子撩的高一點,拉下褲子後我將鼻子埋在師兄雙腿之間呼吸著陰部那能刺激我欲望的味道。  我伸出舌頭在她的陰部那條裂縫上舔來起來,同時雙手用力的掐著她的臀。  「嗯…你…你真討厭…被人看見怎麼辦?大白天的。」師兄用雙手按著我的頭說。




  • 我松開嘴唇然後把她的雙腿分的開一些:「放心,現在沒人了。那些領導都走了,至於看熱鬧的都在大殿上。盧嫂也在那裡收拾呢。」我說著掏出了陰莖,龜頭已經充分膨脹起來了,尿眼處還有一絲透明的液體。  她瞪了我一眼,然後蹲了下來用一雙白嫩的手在我龜頭上不斷的摩擦著,然後又用臉去蹭。  一陣酸酸的麻麻的感覺從龜頭上傳來。我摘下了她的帽子扔在一邊,然後用手摸著她光光的頭皮。  「冷啊。」她說著又把帽子搶了回來扣在頭上,然後張大嘴把我的龜頭含了進去,用舌頭輕輕的舔著。  「真他媽的爽。」我說出了一句和我身份特別不相符的話。  她聽了這話後立刻用牙齒在我的龜頭上用力咬了一口,我立刻把龜頭用力頂入了她的喉嚨中。她則用雙手抱著我的臀。看著她的鼻子都要貼在我的陰毛上,我心裡異常的興奮。  我的師兄當然是個女的,她其實是我的女朋友。我這個半路出家的喇嘛根本就沒什麼心思去真正的理佛,來到這裡一段時間後我就開始想起以前的事情,每天晚上幾乎都是欲火焚身。後來我實在是受不了了,我托政府的王秘書從外面的賓館中找「雞」出來,我的理由很簡單,「合體雙修」。這種修身的方法在佛經中有記載。王秘書和我關系不錯,每次廟裡有什麼捐款我總忘不了他的好處,會適當的給他留一點。  王秘書的辦事效率很高,第二天就給我弄來個女的,我同那女子合體之後又把她送了回去。但是這也不是個長久的方法,被人知道一個喇嘛天天去找「雞」這成何體統,我就沒辦法在這裡混了。於是我想到了我的女朋友王虹。她大學畢業後一直沒有合適的工作,而她和我一樣比較懶惰,於是我將她叫到了我這裡。平時只是假裝念一會經而已,其他時間電視,計算機什麼都有,隨便玩,而且每個月還有可觀的收入,這麼好的事情她當然同意了。  怎麼樣讓她在廟裡長期住下來是個難事,後來我想到了辦法,讓她做一個假的喇嘛。把她的頭發剪掉,然後找個大點的衣服換上,這樣可以遮住她的胸脯。經過有一番打扮後還真像那麼回事。對外則說是同道的師兄在這裡修行,就這樣我們每天可以在一起了。  「別舔了,再舔我這東西就要化了。」我說完把陰莖從她的口中拉了出來。  她站了起來,然後雙手按著窗台。  我把她的袍子撩到她的後背上,然後用手指在她的陰道內攪動了幾下,很快裡面就濕了。我用龜頭沾了點她的液體,然後雙手用力扒著她的臀。  「噗…」陰莖順利的插了進去。  我雙手從她肋下插入隔著僧衣摸著她豐滿的乳房,下體則用力的前後抽插起來。  「滋滋…」的聲音在房間內回蕩,一陣陣腥騷的味道從我們的陰部飄到我的鼻孔裡。  她的陰道十分的順滑,抽插起來也是異常的刺激。我只要陰莖一進入女人的陰道中就什麼也不顧了,以前在網上看到的「九淺一深」的方法我根本就不用,只是一味的用力猛插,直到插的我累了為止。



  • 今天因為忙活了大半天,所以才一會我就感覺到身體有點吃不消了。幾下快速的抽插後,精液毫無保留的射進了她的陰道中。  「呼…」我長出了一口氣,壓在了她的背上,陰莖依然插在溫暖潮濕的陰道中。  「討厭…怎麼這麼快就完了,人家還沒過癮啊。」她晃動著身體說。  我在她的臉上親了一下:「不行啊…我忙了一天了,現在哪有那麼好的體力啊。」  「我不管,你給我舔…不然我就出去告發你強奸我。」她說。  「好好…什麼強奸啊,你情我願的叫通奸還差不多。」我說完蹲下身體,把舌頭伸到剛才我陰莖開墾過的地方,這時候她的陰部已經沾了很多的液體,味道特別的重。我閉上眼睛用舌頭在她的陰道中用力的攪動著。  「嗯…嗯…」她滿意的呻吟著。  我把嘴唇對准她的陰道連吸帶舔的終於把她弄到了高潮,她舒服的晃動著身體。  我站了起來親吻著她的嘴唇,我們的舌頭交織在一起。  「你的舌頭都鹹了。」她說。  「那還不是你自己的味道啊。」我說著把她抱到了床上,然後我躺在她的身邊玩弄著她的乳房。  「明天我要回家一趟啊。」她忽然說。  「為什麼啊,在這裡不挺好的嗎?」我說。  「我在這裡都半年多了,得回家去看看啊。」她捏著我的陰莖說。  「什麼時候回來啊?」我問。  「大概要三四天吧。」她說。  「好吧,最好快點啊,不然我這裡可受不了啊。」我說著用陰莖摩擦著她的手心。  「知道了。」她說。  女人不在我感覺做什麼都沒意思了,早上起來送走王虹後我就回到房間,簡單的吃了點東西後我接著睡覺。昨天實在是累,晚上還要做很多床上運動。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已經是下午了三點多了。  我起床後簡單的吃了點東西,然後就來到了大殿。大殿中央有三尊到現在我都不清楚是誰的佛像在那裡。這些佛像白天看起來都是慈眉善目,可是下午看的話就是另一種味道了。







  • 風流家政婦


    自從大學畢業後,我們兩兄弟就搬了出去住。本來每逢英超、西甲有球賽,我們一班人都會輪流到對方家,看過通宵的。不過因為我們實在太懶了,食完的東西不洗,衫洗完後又不拿去晒,垃圾多到的地步,是由房間一路走到門口都不容易。久而久之,不只滿屋異味,而且老鼠橫行,他們都不再肯來....最後,連我們自己都忍不了,便決定請個鐘點傭工來--她叫周小姐。





    周小姐其實不年輕了,驟眼看也有四十來歲,只是仍然單身,但看起來卻有點像師奶....成熟女性的大曲髮,有鵝蛋型、一點飽滿的臉蛋,胸部和臀部都非常豐滿,腹部可見有許些贅肉,皮膚白嫩且細致,最重要是滿身師奶的穿著~我在幹甚麼....我真的好色到,連鐘點傭工也要評頭品足的程度嗎?





    她周一至周五,每天來中午來兩小時,這段時間我們都不在,而且打掃得蠻乾淨的,所以過了兩三個月,一直都相安無事。不過,直到國慶黃周那段時間,我們兩兄弟都呆在家就出事了~





    周小姐突然走過,來對我說:「梁生,最近我住的單位到期了,業主不肯再租,我又找不到其他地方,你們那裡多了一間房,可不可租給我?」「那....」她這樣一問,我真的不知如何答好....「哥啊,這房間一直空著,現在租出去,有錢不是更好嗎?」我弟搶著答嘴,但周小姐卻皺著眉的說:「我....現在沒有錢,不如那樣,傭工那份先當租金~」「那個就....」我們兄弟異同聲,暗示有些困難,她就急著:「水電我會付的,求求你們吧,不然我沒屋住了,求求你們....」她一邊扯著我們衫的、說得快哭了,這樣我們可以拒絕嗎?





    其實這間屋也朋友的,賣不出去,才平一點租給我們住。第二天,朝早十時左右,周小姐的搬屋隊伍,就來到我們家了。我一打開門,就見半打三四十歲壯漢,搬了大床、衣櫃、書桌、兩大箱衫....周小姐的東西還真不少~





    她一直都跟出跟入的,不停指導的說:「那個放在這裡....」「這個要打橫的」等等,但說的時候,總輕按或拍拍他們的膊頭,而且總夾著「勞煩了」、「幸苦你了」等字眼~





    第三天朝早,「丹丹丹丹....」,又到起床的時間了。我一出房門,卻嗅到香噴噴的味道了!原來,周小姐替我們煮好了早餐~弟弟也嗅到美食出來了,他馬上跳到椅上狂吞大嚥,我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周小姐,勞煩你了....」「叫我周姐就可以拉~」....之後,我們都叫她「周姐」。自從周姐來了這裡住,我們就每天多了一份早餐和晚飯,不過,她對我們的影響,就絕不只這些....





    周姐在家時,己是很低V的衫,都見到乳溝了。因為她胸部還真大的,我有時也偷瞄一兩下....一天,我早放工回家,卻見到她穿著胸圍、內褲的在打掃!正當我看傻了眼,她卻笑著問我:「咦,你今天這麼早回來啊~」「是啊,我....公司....」我己經不知自己在說甚麼了~我進了去,卻不見她有穿多些的意思。這天一直到晚飯,除了多條圍裙外,她一直都是這樣穿~







  • 又有一次,我在洗手間正在浸浴,她卻突然開門進來:「啊....對不起,我有一點內急~」「不過....」「我會很快的,求求你拉~」,我再一次沒話,只好點點頭....我家洗手間還沒裝浴簾的,她就直接在我面前,脫下內褲、坐在馬桶上尿尿~她還跟我聊:「大梁啊,你耳根很紅耶~」,其實我這時己經硬了!





    過了一個多月,我開始對周姐充滿幻想了~光是這些她的衣著、闖進洗手間的小事,己令我自慰過不知多少次了。不過,事情沒有維持只這種程度,不久就發生了更大的事件....





    一晚午夜,我在家中看英超賽事,開賽不久,周姐就走出來了。「哦,今晚有比賽看嗎?大梁,你是支持那一隊?」「車路士....」我還未說完,她己經坐了在我旁,還拿了我剛剛喝過的啤酒,就一口喝下去....她穿著薄絲的睡衣,沒穿胸圍,乳頭都突了出來拉!「現在控球的是誰?」她這樣一問,我才回過神來~她在這裡,我根本不能專心看球呢....





    「踢得好啊!」都不知誰進了一球,她就興奮的叫著,還高興得抱了我一下~一對大奶子壓過來,爽死我拉....「咦,大梁你怎麼硬了?」糟,被她發現了!正當我想縮,她的手卻竟按在我雞巴上,笑著的說:「不用害羞,來,給周姐看看吧~」





    她拉開拉#,就把雞巴掏出來了....「很暖手啊~」她笑著說,我只能尷尬的點一點頭;她看著看著,慢慢便蹲下身子,跪了在我跨下前~還很欣賞、愛惜的挨著雞巴!她說:「這樣熱烘烘的雞巴,真想品嚐一下啊~」說著,她就開始舔雞巴了....她舔了幾下,尤其撩著龜頭後,便含到嘴裡~她一口吞下整支,又抽出大半,速度越來越快、越吸越大力;她的嘴濕濕、暖暖的,舌又靈巧的纏著,雞巴真的很爽呢....





    她舌頂著雞巴,頭晃來晃去的吸,我雞巴快己硬透了~她突然站起身,跨上我的跨下,手扶起雞巴就坐下去....嚇得我叫著:「你想....想怎樣?」





    「你不想要嗎?」她這樣我一問,我立即語塞,她就繼續坐下去~雞巴進入她體內,感覺很溫暖啊!她開始擺動腰支,肉肉的身體、圓圓的屁股一下下撞下來,好舒服啊....「啊~」她一下嬌喘,同時,玉手引領著我的雙手,伸到她奶子上~啊!奶子又圓又軟的,我己被迷住了,不自控的吸它起來了....她把身子向前挨,奶子就壓著我的臉,我快沉沒在乳海了~





    我不管了,雙手用力抱緊,完全抱住了她!柔軟、偉雄的雙乳壓在胸前,她的贅肉,抱起來也十分舒服,抱得我不捨放手....她的玉手也伸到背後,撫摸我結實的背肌;嘴唇又吻到我嘴上,兩舌緊纏著、伸到對方口中,吸啜著彼此的口水~







  • 我一直吻著的幹,她擺腰擺得更大,我也往她的頂~她的體重撞下來,雞巴都撞進深處,深入她體內;她也「伊~伊~伊~」的呻吟起來,奶子上晃下晃,好舒服呢....「啪~啪~啪~」她不停猛坐下來,我受不住了,便按著她的屁股,讓雞巴放到最深,把精液都射進她體內了;她也要高潮拉!她「呀呀呀!」大聲叫著,全身繃緊,把我抱得很實,打了幾下大顫....





    過了快一分鐘,她才舒緩下來....她剛回過神來,又笑著的吻我,還在我未完全軟掉的雞巴上,又擺動了十多下,在我耳邊說:「大梁好厲害啊,周姐被你弄得舒服死了~」





    之後,她就起身沖涼、睡覺了,我卻整夜睡不下去....因為實在太刺激拉!我經驗才不過幾次,而且都沒這樣爽,自此今次後,我幾乎無時無刻,不是想著那回事~一下班就回家、放假在蹲在家,全都是為了那回事。她每次也很主動,根本不用我開口....慢慢她逛街也叫我一起,她負責買我負責付錢;正當她逛得過癮,我手上大概就有十二、三袋衫了~不過每次這樣,那晚她都一定讓我開心個回本的!





    但日子久了,我才發覺我並不是她的唯一....一天晚上,我和平日一樣,一下班就趕著回家~我打開門,見屋內四顧無人,我還以為他們都出了去....突然,「呀~」的一把女人聲,雖然細聲一點,但我是聽見的~







  • 聽見有聲,我便從門逢中偷看....「我和我哥那個比較好?」「你哥很溫柔,你就比較鬼馬~」「不,要說那比較好!」「沒....沒有啊,我....很花心的呢~」「好,我就幹死這個淫婦!」





    我不敢相信,周姐竟然和我弟一起鬼混!他們熱吻起來,舌都換到對方口中,我弟撫玩著一雙美乳,周姐就貪婪的捉著雞巴~他們的嘴一分開,周姐便低下頭的,把雞巴吞下了....她頭猛烈的晃著,用力的吸,「啜啜啜~」聲也響起來了,想必是很爽了!「熟女的口技果然夠拼啊~」我弟享受著的說,周姐吐出雞巴,「嘻嘻~」的笑了幾聲,便再為他舔著根部~





    實在太火了!但站在門外的我,卻看得雞巴都硬了....她一下一下的,由下至上的舔著根部,一時又手捉著雞巴,靈巧的舌,連連在龜頭上撥動~這麼可愛,我多想裡面是我呢!仍不止,她還含著雞巴,頑皮的搖著頭,「啊啊~好爽啊....」連我弟也叫爽了....舔了好一會,她忽然停止了,挨著大腿上,說:「我的嘴也累了,現在要換你讓我舒服拉~」





    我弟不敢怠慢,立即走到另一邊,捉著雞巴,在陰戶上不停撥動....「啊~好痕啊~」周姐己經呻吟起來,扭著身的叫:「快一點進來吧~」,我弟也不客氣,一下挺腰,就插進她體內了~





    隨著我弟的擺腰,床也「吱吱....吱吱....」的,只見周姐閉上眼、嘴唇半開的,彷彿在享受每一下的抽插~說我弟擺腰,不如說「震」腰,幅度雖小,卻幹得周姐很爽呢!在我弟的進攻下,她己經亂摸著頭、「呀....呀....」顫著的叫,降服於我弟跨下了....我弟也受不了她的表情,吻到她嘴唇,和她交換著舌;同時,也大力擺動著腰,大抽大插起來~他狠狠的撞入去,「啪啪啪啪~」的,周姐己肉緊得抱緊他,雙腳更緊緊鉗著他,不讓他離開....





    我弟掌握了周姐的快感,一陣「震」著腰,一陣大抽大插,弄得周姐死去活來了~「周姐,我幹得行不行?」「我的好弟弟....幹得....姐姐好舒服啊~」....我弟突然加速度、幅度,肌肉的繃緊了,狂「震」起來~「啊啊啊....」周姐被震整個人都騷軟了,受不了亂叫....不到兩分鐘,周姐全身己顫動起來;我弟也忍不住,一輪猛「震」下,終於在她體內射精了!





    這次之後,我還偷看了他們幾次,我每次看完,都忍不住會回房打手鎗~每次看完,我都很想和周姐幹....不,根本就想衝進去,三人一起幹!之後有一次,我又早回來了,又看他們搞在,結果真的衝了進去....







  • 眼見弟弟和她一起....我就不頂下了,衝了入去!「哥....」我弟被我嚇呆了,周姐也嚇了一嚇,但很快便說:「大梁,一起來玩吧~」,我老實不客氣,趕快脫下衣衫了~





    我內褲也未脫,便衝上床上,向周姐索吻了~她立即張嘴迎吻,我們都伸舌出來,伸到對方口中....我弟好像也回過神來,他手搭著周姐膊頭,也來索吻,周姐就這樣捨棄我了~我當然不會罷休!馬上啜著她的乳頭,手就向她陰戶進攻了....手在陰戶不斷磨著,周姐己歪著頸、「呀呀呀....」的叫,淫水都不停流出來了!





    我再猛力一點,她就受不住拉,整個人就倒在我大腿上~她不等我吩咐,就拉下我的內褲,一口便吞下雞巴了!我弟也不吃虧,馬上拉高了她屁股,立即就插進去~





    我弟捉住小腰,立即就開始轟炸了!他拼命擺腰,往陰戶的衝,大力的在陰道亂戟~周姐一個人要應付兩支雞巴,看她這麼辛苦,讓我不禁由憐生愛呢....我弟卻不同我,腰像摩達開的,不斷進行活塞運動;花心被瘋狂的插,周姐卻含著我的雞巴,只能「嗚嗚~嗚嗚~」的叫,真是可憐呢~他越幹越使勁,周姐不禁「呀呀~呀呀~」的大聲呻吟....我弟不停轟炸式的進攻下,周姐己兼顧不了我的雞巴拉~





    我弟輕拍她屁股示意,周姐便轉過身來,躺在床上~我弟把她的腿壓上前....啊,不只陰戶盡現眼前,圓潤的肥臀,就更讓人心動呢!這種姿勢讓雞巴插得更深~「咿....」我弟才剛插入,她己經叫起來了....





    周姐被幹也不忙手臂夾起來,奶子哄托很更大,甚至拍到臉上呢~我弟大擺著腰,「啪~啪~啪~」,不斷撞到圓潤的肥臀,雞巴整支整支的撞進去,周姐一定很爽呢!插了五百多下,周姐就受不住了,全身繃緊起來....就在周姐浸沒在高潮中,他快速抽出雞巴,急不及待的射到周姐臉上.一條白色的精液,就掛在周姐的臉蛋上....不知怎樣,總覺得顏射的畫面,美得很呢~





    我弟一離開周姐的身體,我就接力上去~剛剛的高潮還未退燒、還在喘著,又要接受另一支雞巴,周姐也不禁吸了一氣....我不讓她有喘息機會,馬上便狂操起來!





    頭髮都被汗水沾濕、也令她的銅體更加光亮,怪不得都說做愛中的女人,是最美的呢....我扭動著屁股,「啪啪啪啪~」的,不斷把雞巴拍進陰戶;在我抽插下,周姐情不自控的咬著唇、撩著髮,卻更添誘惑呢~隨著我的猛烈抽插,周姐的巨乳、小肚臍、手臂的贅肉,都一一晃動起來,真的美極了!我忍不住伸抓著她的巨乳,讓她更放蕩的叫....在她「嘿嘿嘿....」的美聲下,挨下了身,緊抱著她、吻著她的,拼命頂了幾下,就把精液都灌進她體內了~





    我們兩兄弟,自此就成了她的俘虜,每天下班都趕回來,和她親親(現在也方便了,不用等另一個離開,想幹就可以幹了~)....結果,原本說好的租金,很快就沒這回事了。在是我們每個月的薪金,都上繳她了~不過,她也幫我們打理家務、照顧我起居飲食,而且我們是甘願被她俘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