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來港婦女 遭夫鎖屋內做性奴



  • 小妹見識少,唔知原來現今有咁可怕的虐待妻兒家庭性暴力事件! 大家有何意見 ?



    article from apple daily:



    現年47歲,正申請與 50歲的丈夫辦理離婚手續。在福建時,她只讀過兩個月書,前夫於工商銀行任文職,因虧空公款潛逃,一去不返。後來有回鄉客提親,她心想:「有兩餐飯食、有個歸宿就好了。」結果 03年她跟任地盤工的香港男人再婚。

     

    硬拔恥毛阻妻子偷漢

     

    幾年前,她定期持雙程證來港,住在丈夫荃灣一人公屋單位。性慾旺盛的丈夫,操控慾強,鎖她在屋�堙A不許外出,又不理她意願、身體狀況,每天行房最少一次,有時三次,「睇四仔後就要做,仲話我鄉下人,唔知香港愛集體性交。我月經嚟,佢坐喺我頭上,逼我用嘴(口交)。我唔肯,佢竟然趕我去門口瞓!」被逼得緊了,她試過發怒咬了他那話兒一口,弄得報警收場。

    來港多時,丈夫只帶陳美到麥當勞兩次,其餘時間她像是四壁內被狎玩的性奴。「唔當我係人,開冷氣要我唔着衫走來走去。我煮飯,就話要喺後面做。」魚水之歡建基於尊重,丈夫視妻子如玩具,「佢要扮醫生用電筒照我下體,又硬將我下體嘅毛拔掉,說等我唔可以勾佬。」



    有次丈夫帶了個男人回家喝酒,竟要妻子陪人上床,還說:「我睇住,唔會話你勾佬。」陳美不肯就範,「我惟有拎張圓凳入廚房瞓到天光。」之後,丈夫還罵她害自己虧欠了朋友一個人情。





    躁夫社署辦事處喊打

    一間公屋三個成年人,陳美的丈夫半夜蓋着被硬要性交,睡地鋪的繼女只好別過頭不看。 5月氣溫上升,他牽開被子逼妻子赤條條在女兒面前做愛,陳美反抗,女兒避到廁所,「佢發惡話:『我有老婆似冇老婆,你兩個走!』」兩人爭執動手,又再報警。



    男人想逼走母女,不許女兒用熱水冲凉,又用滾水潑她們,有時粗暴拍打牆身的巨響,連鄰居都替陳美擔心,「佢用報紙包着一把呎幾長嘅刀,放喺枕頭底。」枕邊利刃令妻子惶恐,但在港無親無故,內地戶籍取消,陌生大都會�堙A陳美只好繼續與敵同眠。

    去年 5月 22日,躁夫膽敢走上葵湧區社署辦事處對社工說:「我買咗三支香,廚房一支,神枱一支,大門一支,香點完,佢哋(母女)仲唔走,我就劏咗佢哋!」社工怕真會釀成血案,急召陳美面談:「你唔離開屋企,我哋整層辦公室嘅人今晚都唔可以放工。」從那個傍晚開始,陳美與女兒過着身無分文、「無家可歸」的生活。

     

    「喺大陸都冇窮成咁」

    說起兩件事,她就心酸。「庇護中心淨係得罐頭同米,食到腸胃唔好便秘,個女面上生滿暗瘡,又冇精神,我硬着頭皮傍晚去菜檔執人哋唔要嘅菜返嚟食,個女都唔知。」吃好吃壞有選擇,女性用衞生巾的錢卻省不來,「姑娘(社工)最初畀我哋兩包,兩個月後用完,再問姑娘,佢畀咗三片,話要還 o架,我就緊張起嚟……」說到這�堙A她眼淚大顆大顆滾下來,「我邊有得還,就唔敢再借!後來問同房借咗一包,唔敢話冇錢買,怕人歧視我。我喺大陸都冇試過窮成咁樣!」最私隱的需要也要公開求助,合法居民,生活無助、沒有尊嚴,陳美看政府精神科醫生,有抑鬱病徵。









  • 不知所謂的男人!希望呢兩母女可以勇敢D,展開新生活!都希望個男人新相識的女子保重自己,唔好出事!



  • 其實大陸生活可能仲好啲, 不如回流返去啦! 唔駛咁辛苦!



  • 不過好多內地人都唔太了解香港都有窮人有壞人


    以為嫁左香港人就可改善生活





    唔知佢個女幾大呢?


    睇住阿媽俾人搞都幾慘


    希望佢老豆無搞佢啦




  • 睇左蘋果同一單新聞,話個女已有二十幾,兩母女亦已拎左單程証,即係大陸無左戶籍,回去也是很慘!



  • 有次丈夫帶了個男人回家喝酒,竟要妻子陪人上床,還說:「我睇住,唔會話你勾佬。」











    個男人根本無當佢係老婆, 講得難聽d, 只當佢係"雞".



  • 跟本那地盤工人只是想娶個女人返來當性奴, 又有人洗衫煮飯, 在佢心中, 平平地在大陸娶來HK, 總比每月出去比錢叫雞便宜得多. 呢D咁既男人, 一早要走啦.



  • 早走早著.


    一陣個賤佬獸性大發起上黎, 分分鐘連個女都攪埋



  • 庇護中心係咪可以做得好d呢? 除左提供生活基本所需,仲要協助兩母女就業呀~



  • 有次丈夫帶了個男人回家喝酒,竟要妻子陪人上床,還說:「我睇住,唔會話你勾佬。」陳美不肯就範,「我惟有拎張圓凳入廚房瞓到天光。」之後,丈夫還罵她害自己虧欠了朋友一個人情。








    福建地盤佬真好客, 果真做到"老婆如衣服" =.=



  • 比我我寧願走....都唔做性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