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渣樓



  • 做建築的老行尊對馬頭圍道唐樓倒塌有話說,指出唐樓以排屋形式興建,塌樓那一幢是最後一排,旁邊是一幢新落成有窗台的高層住宅,高樓肯定是從唐樓重建而來,拆樓起樓時,卻沒有替身邊這排老傢伙做外牆承撐工程,光是新樓打樁期間,極有可能已經把旁邊唐樓的地基震鬆,再加上僭建物與地下裝修改造工程失當,那麼只消一鑽,唐樓就會像紙摺品,頃刻毀於一旦。

    老行尊的意見是,塌樓責任,絕非如專家所講,乃裝修工人誤拆主力牆柱,而係今天安然無恙目擊塌樓的高樓住宅,當年沒替老鄰居做好鞏固工程。沒做這種工程,有兩個可能,一係建築商走法律隙應承做但沒有做,一係負責審批重建項目的部門沒把好關,沒跟進,沒理會。第三個可能,當然是貪污與玩弄職守瞞天過海典型的官商勾結了!

    塌樓後政府強勢硬推舊樓驗身計劃,對像是全港三千三百多幢五十高齡的舊樓,做法無可厚非。可是同一時間,有無監管好舊區重建中,大地產商的安全責任?高官退休最大的出路是委身地產商擔任高薪閒職,地產商治港是不必諱言的公開秘密了。這末,像這樣百年不遇的塌樓事件,肯定陸續有來。有豆腐渣的政府,就有豆腐渣樓。



  • 唐樓倒塌,不止是一場災難,還是一場所謂「深層次矛盾」。

    不是沒有預警,建築工人早就知道要塌樓了,先行衝離現場。有整整十五分鐘,一幢五層高的房子,最多只十伙人家,完全有時間趕快逃生。

    有一位「鳳姐」,已經驚覺,探頭慌問,發生了什麼事?另一個女住客就在「鳳姐」面前溜掉,沒有通知她跑。

    為什麼,因為這位「鳳姐」的敏感職業,一幢房子的住客是知道的。逃生的人,會不會鄙視她,根本不予答理,就此多送一條人命呢?

    香港早就有了「平機會」,也出現了「性工作者」這個類西方的名詞,都是一層包裝紙,證明社會對這個行業還是很歧視。

    一個城市對人命的價值不重視,就有這種災難了。籠屋蝸居,一個窮人住在碌架床的下格,平時上班,把床位的鐵絲網鎖起來,這是把自己當雞鴨畜牲看待。地產商的殘酷剝削,把人的尊嚴也刨挖掉了。一個真正的公民社會,你自己住進豪宅,有那麼多不幸的人像牲畜一樣活着,自己也不安樂的。公民社會,就是不能「分享」這種羞恥。

    平時不是高喊「天下為公」嗎?這就是儒家思想,大家最喜歡以「同胞」稱呼,自己的同胞,活得如此卑微,裝作看不見就是了,替這些不幸的人群出頭爭取什麼,隨時會當作「起義」的。

    中國人社會從來標榜「人情味」,外國人比較講「私隱」,人際關係很冷漠。但如果紐約的公寓有這種危機,互不相識的住客,逃走的時候,多半一面跑,一面敲鄰居的大門高喊叫逃生。一個人生下來的喧嘩大嗓門,不是叫你在飲茶、看戲、出席城市論壇時全天候開動,是用在這等生死關頭的骨節眼上的。

    在關鍵的時候,選擇沉默,在不適當的時候,偏偏最八卦而愛管閒事,會不會是一個群體走向墮落的根源?

    留下的懊悔,纏繞終生,對於一個有良心的生還者,還是很痛苦的,怎樣「吸收教訓」?記住,一張嘴巴,該叫喊時叫喊,該閉上時閉上,樓還是會繼續塌下去的,生命會省回許多,雖然,一個妓女,不,性工作者的生命價值很卑微,這,就是另一卷悲劇了。



  • 二十歲的好學生葬身土瓜灣的塌樓災難,好教師聖誕前夕在秀茂坪給醉駕的司機撞死,葬身火海的消防員,在這個世界,該死的人,坐擁權貴,還貪得無厭的,沒有死;不該死的,忠厚善長,在艱辛的前線,在不見天日的底層,本來只求一份卑微的生存,卻在一個卑視人命價值的社會死了,才是最大的不公不義。

    當然,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公平。富有的人,也有好心腸的善長,窮人也有可惡的渣滓。但是,在馬頭圍道的塌樓災難�堙A明明有充裕的十五分鐘,一個來自大陸的「鳳姐」,已經跑出來了,逃亡的人,只冷冷看了她一眼,沒有人告訴她危在旦夕,就此葬身瓦礫。

    當一幫尊貴的議員,因為外面的「八十後」示威,「困」在立法會,可以一個電話就召來警務處長,喝令「你不給我搞定外面的示威者,我炒你的魷魚」時,妓女和窮學生困在真正的危城�堙A無可呼援,這樣的社會不可能不出事。

    當尊貴的議員和高官,在「八十後」圍城之際,可以坐在舒適的休息廳�堻頇鶧s談笑風生,享受着警員在外面替他們「清場」,但妓女和窮學生在危樓將崩的十五分鐘�堙A沒有人叫他們為了攸關的性命趕快撤走而成為悲慘的亡魂時,這樣的「國際都市」,不可能不出事。

    當建一座高鐵動用六七百億,許多危樓舊廈沒有錢維修,為了追求「經濟繁榮」,七百億的地鐵可以貫穿無數窮學生、小販、失業者、一鳳樓脆弱的地基,只因為會帶來「長遠效益」之際,這樣的「發展」,也不可能不發生災難。

    當香港的「主流媒體」,死者姓名齊全,只有那個來自中國內地的「鳳姐」,連名字也沒有的時候,這就不止是香港一地的「深層矛盾」──她或許來自四川、湖南,在遙遠的鄉間,她的父母在默默等她帶着一筆錢回家過年,她已經年近四十,也許,她還有一個等着母愛的小兒子。天崩地坼,她葬身異鄉,蝸居化為塵土,只留下殘牆上一張一對洋男女裸戲的海報在風中飛揚。

    她生前最後得到的是一閃冷漠而沉默的臉孔。她與「恩客」共赴黃泉。告別了一座公義和良心塌陷了的活地獄,願她無痛地遠去,在天國俯瞰瓦礫的蒼生,她告訴自己,現在,我解脫了,我比你們都快樂。



  • 呢個時候, 大家都會互相推卸責任, 因為賠償數字一定驚人. 



  • 老行尊的意見是,塌樓責任,絕非如專家所講,乃裝修工人誤拆主力牆柱,而係今天安然無恙目擊塌樓的高樓住宅,當年沒替老鄰居做好鞏固工程。沒做這種工程,有兩個可能,一係建築商走法律隙應承做但沒有做,一係負責審批重建項目的部門沒把好關,沒跟進,沒理會。第三個可能,當然是貪污與玩弄職守瞞天過海典型的官商勾結

    ================



    好想知道所講��旁邊��高層樓是那一個發展商咁冇陰功!!!!!


Log in to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