俾人影左sex相



  • sis, 俾人影左sex相,你地會點算?



    走出暴力陰霾﹕男友偷拍照威脅

    2009105

    【明報專訊】從小到大,宗教信仰給我一顆祥和的心,令我在成長歷程中面對每件事情,都心存感恩和讚美。我尊重生命,愛惜身邊所有人,甚至連罵人的說話也不會說。雖然生活不算一帆風順,但我從不怨天尤人,因為我相信,上天總是給我最好的禮物,無論是苦是甜,我也嘗試在生活經歷中好好學習。

    直至四年前,我遇上那噩夢,令我一度對自己,甚至對信仰產生懷疑。

    那年,我在工作的地方認識了他,由於日夕相對的關係,大家很快相熟起來,及後更發展成情侶。雖然他沒有宗教信仰,但基於我的信仰關係,我一直與他保持貞潔,表明與他婚後才可以有進一步的親密行為。

    難以置信的威脅

    初時他也好像很尊重我的意願,拍拖活動也是發乎情止乎禮。直到拍拖後半年,他開始有一些很異常的舉動,例如在我面前有意無意說很多猥褻的話,開始對我毛手毛腳,甚至在我多番拒絕之下,仍多次要求跟我發生性關係。我對每次都要花盡氣力拒絕他,感到極為厭倦,但我絕不會違背我的信仰。在拍拖九個月的時候,我決定分手。

    就在這時候,他竟跟我透露一個我不能置信的事情﹕原來他曾在公司的女廁安裝偷拍器,並聲言已偷拍了我的私密照片。他威脅我若不跟他發生性行為,就會將相片向全公司同事發放。當時我除了震驚及混亂之外,真的不知道可以怎樣處理。雖然我多次要求取回相片,但他不但沒有交出,還對我苦苦相逼,要我以後依隨他的「指示」滿足其性需要。性暴力事件在我身上,狠狠記下永不磨滅的傷痕,但這事又關乎我的名節,所以我根本不敢告訴任何人,就連最好的朋友也不敢說。

    我該如何走下去?

    一次又一次被要脅,一次又一次的啞忍承受,我就像一隻破了洞泄了氣的皮球,經歷多次的蹂躪後,無論如何為自己打氣,卻再也回彈不了起來。

    其實自發生性暴力的那一天開始,我很痛恨自己竟然會交上這樣的一個人,更糟的是,我開始懷疑自己生存的價值。這些日子,我裝作一切正常,上班下班,接受上司給我的新任務,「行屍走肉」四個字,確實是我這段日子最貼切的形容詞。每天上班下班的路途上,我獨站在人潮之中,感到迷失與惘然,有時甚至會希望上天早日完結我痛苦的人生,一死了之。

    「生命的意義」與我的距離愈來愈遠,我感到我的餘生,將會在黑暗的邊緣掙扎,也許直到我承受不了這種痛,我就會從夢魘的高塔中崩塌下來。

    直至現在,「我該如何走下去」這條問題,一直縈迴在我心中久久不散。有人可以把答案告訴我嗎?我可以走出這個窘局嗎?(待續)

    ■「芷若園」危機介入及支援中心

    24小時熱線﹕18281

    電郵﹕ceasecrisis@tungwahcsd.org

    文﹕東華三院「芷若園」危機介入及支援服務

    噩夢中掙扎


  • xxx咩


    相都無寫個咁既title做乜能


Log in to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