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半夜整篇長文先~有興趣既可以花一兩晚睇哂佢架^^



  • 那天,我在風衣�娷瓣F把刀,因為我要殺掉一個仇人。



    我非常恨她,但又不敢罵她,所以我只好選擇謀殺。



    她的個子不高,卻是武校的高才生,我估計空手打不過她,所以得藏把刀。



    她很漂亮,但從來都不看我一眼,所以我非常恨她,所以我要謀殺了她。



    我不能在她的學校謀殺她,因為武校�堛澈臚l們都很能打,殺過人以後我擔心



    不能全身而退;



    我也不能在她家�媬拲�她,因為她跟我不熟,所以肯定不會為我開門;



    我不能在白天謀殺她,被人家看見的話我會被公安局抓去槍斃。



    所以,夜�堙A我頂著嚴寒埋伏在她回家的路上。



    為了壯膽,我喝了整整一瓶的二鍋頭(二兩裝)。



    但我不太能喝白酒,埋伏了一會兒我就睡著了,結果第二天醒來就感冒了。



    現在,我在醫院�堨朝I滴,不過,我一定不會放棄。



    醫生說我還要住兩天才能出院,所以我還得等兩天才能繼續我的計劃。



    “咦,護士!我風衣�堥漣滮M呢?”



    “哦,借用用?”



    “幹嘛?”



    “削蘋果嘍~ ”







    年輕的護士就是小護士。



    她的臉蛋很白,可能是白大褂給襯出來的;



    她的眼睛很大,可能是大眼鏡給襯出來的。



    小護士不如我的仇人漂亮,但也算美人。



    但就算美人,她也不可以把我殺人用的刀子哪去削蘋果呀?



    於是我有點生氣,我說:“你怎麼能用那刀子削蘋果呀?”



    小護士瞪著大眼睛看我,她說:“這本來就是蘋果刀嘛。”



    我從有點生氣變成非常生氣,我說:“不是不是,反正我用它幹別的事!”



    小護士拿起我的刀端詳起來,她說:“我怎麼看不出它還能幹什麼,難道用來



    殺人嗎?”



    我大吃一驚,我的犯罪企圖竟然被一個小護士看穿了,這下可麻煩了……



    不行,我要先殺了她滅口!



    於是我急忙起身想把刀子從她手中搶過來,她卻一把將我按回床上:“別動呀



    你!點滴還沒打完呢!”



    我問還要多久小護士說還要一個小時。



    也罷,等一個小時後再殺人滅口不遲。



    唉……不但好事多磨,壞事也一樣多磨……



    為了消磨時間,我只好跟這個“活口”先聊會兒天:“你把刀還給我好嗎?”



    小護士說我怎麼傻傻的還說嘻嘻。



    說完嘻嘻又問:“你打算用它去殺誰呀?”然後又說嘻嘻。



    我想反正一個小時以後她就要死了,告訴她也無妨。



    我說:“我要殺的是我的仇人。”



    小護士嘻嘻嘻嘻,說:“人家得罪你了嗎?”



    我說:“當然得罪了!她……她很漂亮,卻不看我一眼!”



    小護士嘻嘻變成哈哈,又說:“那也不至於殺人呀?”



    我說我跟你沒話說,我還說哼。生病好像很容易犯困,我沒等點滴打完就睡著了。



    醒來的時候小護士已經不見了。



    屋�堿鴷掑j褂的是另一個護士,臉上有皺紋,是個不小的護士。



    她的皮膚不白,眼睛也不大,所以我不想殺她,況且那把刀不見了。



    我猜是小護士拿去玩了。



    我樂意這麼猜是因為我擔心她去報案。



    當然,也不排除這種可能。



    小護士一定正在趕往公安局的途中,這個“不小”的護士一定是派來監視我的。







    我開始盤算著逃出這個醫院,在小護士把我供出去之前殺了她。



    我說我要喝水,不小的護士就倒水去了。



    我一骨碌爬了起來,奔到窗戶邊,爬上窗沿……很遺憾,我忘了我的病房是七



    樓……



    只好灰溜溜地回到床上,另尋良策。



    爬窗戶的時候,我只穿了一條紅色三角內悖�u緙�艘絞g�荅②妒a兔痛芰斯 礎?







    回到被窩的時候,我一個勁地打噴嚏。



    不小的護士怕我把感冒傳染給她,趕緊把口罩戴上,後來還是不放心,就走了。







    我想這是個好機會。



    吸取了第一次逃跑失敗的經驗,我先把衣架上的衣服穿好,然後奪門而出,狂



    奔而去。



    跑了幾個彎,我還是沒找到出口在哪,卻意外地碰上了小護士。



    她瞪著大眼睛看著我,說:“廁所在前面的那個拐角處。”



    我喘著粗氣:“誰誰誰上廁所,我找你呢!!!”



    小護士一愣。



    我說:“把我的刀還給我!”



    小護士嘻嘻,然後說:“你真逗。”



    我左顧右盼,見四下沒人,就面露兇光。



    我想……掐死這個小護士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我作勢欲撲,小護士卻從兜�堭ルX了那把刀。



    猶豫了一下,只好暫時不敢輕舉妄動──她手�埵釭Z器。



    小護士問:“是這個嗎?”



    我答:“是,是,還給我!”



    她好像對我的刀產生了興趣,因為她竟然問:“送給我好嗎?”



    我別無選擇,很沮喪:“刀在你手�堙A你說什麼就什麼吧。”



    然後,小護士把我押回了病房。



    用“押回”是因為她手�媞罊繯今菪�器。



    坐在病床上,我盯著小護士不放,我琢磨著怎麼把這個活口幹掉。



    小護士偷瞄了我一眼,說:“看什麼?討厭!”



    我就知道她討厭我,因為我是個預備的殺人犯,而且我還要殺了她滅口。



    當然,她不知道我的這個企圖,也不能叫她知道。我必須出其不意地幹掉她,



    殺人就得出其不意。



    小護士看了看床頭上的牌子,念著我的名字,我不示弱,看了看她胸口上的牌



    子,念著她的名字。



    小護士哼了一聲,然後衝我做了個鬼臉。



    小護士作的鬼臉一點都不嚇人,倒是很可愛,於是我又衝動著想殺了她。



    在以後的兩天�堙A我們一直朝夕相對。



    她給了我很多機會可惜我一次也沒把握住,看來殺人還真是一門學問…



    在辦理出院手續的時候,我只好向她要聯係辦法,她很爽快地把手機號碼寫在



    一張小紙片上遞給了我。



    也好,來日方長,她一定會死在我的手�塈皕Q。



    出院後第二天中午,我就埋伏在醫院門口的大樹下等她出現。



    因為,一個手機號碼是遠遠不夠的。



    我還得搞清楚她回家的路線。



    我在那棵樹後面躲了十分鍾,沒發現小護士,卻被她先發現了我。



    她在我後面拍拍我的肩膀,問:“幹嘛呢你?”



    我當時不知道是她,其實就算真不是她我也不能如實交代,那只是一種可惡的



    條件反射。



    人家突然一問我就答了:“我要跟蹤一個漂亮的戴眼鏡小護士……”



    說完我當然後悔了,於是轉身一看,我要跟蹤的人就在在我身後笑。



    她的笑很好看,但一定是取笑的那種笑,因此她對我笑我一點都不領情,我還



    是要殺了她。



    雖然我決心殺了她,但企圖跟蹤人家的這個小陰謀被拆穿的時候,我還是覺得



    非常尷尬。



    因為尷尬,我的臉就紅了,我臉紅的時候總是說不出話來。



    小護士胸前抱著個講義夾,假裝東張西望。不時瞄我一眼,然後偷笑。



    笑完就說:“戴眼鏡的小護士是有一個,不過不漂亮。”



    我的臉像著了火,真是糟糕,世界上恐怕沒有比我更怕羞的殺人犯了…



    “你為什麼要跟蹤人家呀?”小護士顯然是在審問我。



    哼!我必須拿出民族精神,寧死不招!



    我說我不說我就是不說。她說你說嘛你說嘛別不好意思。我說我還是不說不管



    你怎麼問總之我就是不說。



    她像不倒翁似的一俯一仰,張嘴作大笑狀,然後又說:“你真逗。”



    我不太明白她這話的意思,可能是繞著彎子罵我,就算不是罵我我也不能饒了



    她。



    小護士忽然對我說:“我家就在前面一百米那個紅磚樓房,要不要去喝茶。”



    這真是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我正蓄意殺人滅口的這個小護士竟然問我去不去她



    家喝茶?



    這�堣@定有陰謀……啊!對了,她想在茶�堜韘揤姻藹漰甯r死!



    她這叫先發制人,正所謂“量小非女子,無毒不老婆”!!!



    想清楚了這層,我倒有點心虛了。



    小護士連哄帶騙:“沒事,我家人中午不回來,走吧。”



    廢話,回來還能由得你對我這大好青年下毒手?想著想著,我還是被她帶進了



    她家。



    這是個大房子,有錢人才住這樣的大房子,我必須看清楚來路,否則會困在這



    �塈鉹ㄗ鴠X口。



    小護士家�堛G然沒人,我想我應該在她毒死我之前把她幹掉,但我忘記把兇器



    帶在身上了。



    我想我有足夠的力氣把這小丫頭掐死,但不能在客廳,最合適的殺人場所應該



    是浴室和臥室。



    這麼想著,我就說:“我想去你的臥室,你去嗎?”



    小護士說:“咦?你想打我的壞主意呀?”



    天啊!她竟然能看穿我的心思!?



    我一驚之下,結結巴巴:“不不不不是,我我我我沒有,你你你你胡說……”



    小護士歪著頭走到我的跟前,臉上似笑非笑,盯著我看,看得我直擦汗,不明



    白她要幹什麼。



    卻聽她說:“有時我真的覺得你好奇怪,你是天生就這麼逗?還是因為想泡我



    故意裝出來的?”



    這話我就不明白了,罵我“逗”倒還罷了,怎麼會以為我“想泡我”還“故意



    裝出來”???



    她見我發著呆不吭氣,就使勁皺起眉頭(雖然使勁皺,但一點不像生氣的樣子)。

    她“生氣”地說:“快說快說,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完蛋了,這個小護士太可怕了!



    我只好老實告訴她:“你知道我有殺人動機,所以我想把你殺了滅口…”



    小護士愣愣地看了我半晌,忽然“哈哈”大笑,笑得幾乎站不住,一只手抓住



    我的左肩。



    她肯定是在嘲笑我,說我不自量力…。



    也許她也是武校出身的,說不定比我的仇人還能打,不然她明知道我要殺她為



    何還笑得那麼開心呢?



    鑒於這點,我只好放棄了行兇的企圖。



    下一步該作些什麼?我的頭腦一片空白…

    小護士笑個不停,我知道她一點不把我的威脅看在眼�堙C



    既然如此,我也只好站著發呆,看她能把我怎麼樣!反正我沒帶兇器,她不能



    對我這樣手無寸鐵的男人動手。



    小護士好不容易笑完了,拉著我的手:“好吧,我帶你看我的臥室去。”



    她的手軟軟的,不像是個會家子的,再看她這身架,輕飄飄的…看來…也許…



    是我多慮了……



    小護士的臥室像個幼兒園小娃娃的房間,有很多毛狨狨的狗啊熊啊的,這玩意



    使勁砸人頭上也出不了事。



    小護士笑嘻嘻地說:“隨便坐。”



    這�堨u有一把椅子,已經被一頭毛毛熊給佔了,能坐的地方就剩那張花花綠綠



    的床了。



    我謹慎地摸索了一下,小護士問怎麼啦,我說看看有沒有什麼機關,小護士又



    笑個不停。



    我想她屬於那種天生愛笑的女孩子。不過,我得確認一下自己先前的那個猜想。



    我問:“你…你能告訴我你為什麼不害怕我嗎?”



    小護士說:“害怕你???你有什麼可怕的?”



    這話可真有點傷人自尊,如果屬實的話,我可真是個不合格的殺人兇手。



    當然,我還得把話題繼續下去,我又問:“我說過我要殺你滅口呀?”



    小護士勉強把笑忍住,說:“原來你到我臥室�堥荋N為這事呀!”



    我使勁點了點頭,繃著臉說:“現在你怕了嗎?”



    小護士推了我一把,說:“得了吧你!”



    然後提了個莫名其妙的建議:“走吧,我肚子餓了,請我吃飯!”



    我吃驚地問:“為什麼?”



    小護士的回答是:“我懶得下廚,做出來你又不一定愛吃,畢竟我們才剛開始



    嘛。”



    什麼叫“剛開始”?開始什麼呀?我糊塗了…



    稀�婼k塗的,我們就到街上,找到了家飯店,點起了菜來。



    小護士的胃口好像很大,點個不停。



    而我則憂心忡忡,因為我口袋�堨u有十六塊五毛錢……



    也許小護士知道我口袋�堥S什麼錢,想把我困在這個飯店�堥篣J筷…



    我不能上她的當,所以我就厚著臉皮問她:“你帶錢了嗎?”



    “幹嘛!”小護士白了我一眼,“說好你請的嘛!”



    我把口袋�堛漕漕XK巴巴的紙幣全堆到桌子上,可憐巴巴地說:“就剩這些了



    …”



    小護士張著嘴看著我,喃喃道:“你…你不會吧…”



    然後打開小提包掏東西,說:“男孩子出門怎麼可以不帶錢呢?”



    她拿了兩張大票塞到我手�堙A說:“我先借你兩百塊錢,反正第一次吃飯得你



    請我。”



    我抓了抓頭,這真是件尷尬的事,看來這個人情是欠定了。



    也許,小護士算計到,我不會對一個欠過人情的人下毒手。這丫頭可真不簡單



    呀!



    算了,反正我也餓了,先填飽肚子再做打算。



    這頓飯吃了八十塊錢,足夠我一個星期的快餐費,我想把剩下的一百二十塊錢



    還給她她卻不要。



    她說:“要還一起還,我又不是按揭房地產。”



    沒辦法,我只好灰溜溜地跟在她後面誰讓我欠了她的錢。



    小護士問:“對了,你是幹什麼工作的?”



    我如實回答:“還沒找到工作,整天就街上瞎逛。”



    小護士跳了起來,攬住我的手臂,歡呼似的:“太棒了,我還擔心你下午沒空



    呢!”



    我問:“幹嘛?”



    小護士臉貼得很近,說:“我下午沒班,你陪我去瞎逛好嗎?嘻嘻~ ”



    我想我現在的頭一個有兩個大,怎麼殺個人殺出這般光景來了?真叫人百思不



    得其解…



    (何況,這還不是正主。)



    之後,我們就瞎逛了一個下午。



    小護士盡挑大商場逛,買了很多狗熊貓咪,都讓我給捧著。



    末了,又非要我買個東西送給她,我買了個五毛錢的口香糖送她她又不樂意。



    最後被逼著買了條叮當作響的手鏈,──剛好136 塊,把我身上原本剩的都掏



    空了…

    小護士好像傻傻的,應該不會對我的計劃有什麼影響,因此我盡可以將“滅口”這件事擱下。



    由於前兩天的一時疏忽讓我的仇人又多活了好幾天,真令人惱火。



    但隨後我一直找不到那把兇器,不知是不是讓小護士給偷走了。



    口袋�堣@分錢也沒有…這是件叫人頭疼的事…



    沒辦法,我不得不在成為殺人犯之前幹一回搶劫勾當。



    為了安全起見,我選擇學齡兒童作為作案目標,他們有錢而且脆弱。



    這麼幹除了有點不要臉,應該沒什麼別的難度。



    這念頭剛萌生,就有個背著大書包的小子從我面前跑過。



    時機說來就來,我搓了搓手就撲了上去。



    耳邊卻響起一個女人的尖叫聲。



    我正納悶,背心被什麼撞了一下…然後我想我就暈倒了…



    醒來的時候,我又在醫院�堣F。



    身邊坐著一個漂亮的女孩,仔細一看,天啊!竟然是我的仇人!!!



    漂亮仇人見我醒了,就和我說話:“醒啦~ 覺得怎麼樣?”



    我早傻了眼,吞吞吐吐:“你說…怎麼樣就…就怎麼樣,反正落到你手��…算



    我…”



    漂亮仇人愣了一下,嘴�堣p聲念叨著:“不會是頭給撞壞了吧…”



    然後,叫喚道:“小子,你的救命恩人醒了,還不快過來說謝謝。”



    病房�堣S多了個小孩,正是我剛才企圖打劫的那個。



    在我那漂亮仇人的講解下,我才知道我原來是個“舍己救人”的“英雄”…



    當時,那小家夥橫穿馬路,一輛摩托車剎車不及,眼看就要撞上,然後我撲了



    上去,被撞了但沒死…



    劫匪沒當成倒先成了“英雄”…顯然這老天在跟老子作對…不然也不會湊巧那



    小孩就是我那漂亮仇人的弟弟。



    拍過片後醫生說我沒事不用住院,漂亮仇人問“他都暈倒了怎麼還說沒事?”



    那天殺的醫生竟然說“大概是嚇暈了吧”…真他媽沒面子…



    於是漂亮仇人就高興了“既然沒事,我可要先好好謝謝你了,走吧,請你吃飯!”

    “又吃飯!!!”我大驚失色。“你…你請哦…”



    漂亮仇人笑著看著我:“沒問題,走吧。



    換好了衣服,我跟著漂亮仇人走。



    在病房門口,醫生向我招手:“有空常來~ ”



    在醫院門口,我碰見了小護士…



    小護士看見我就喜形於色,像歡呼似的喊道:“呀!你又住院來了!”好像巴



    不得我天天來住院似的…



    我正不知怎麼回答,小護士又叫起來了:“呀!她是誰呀?”



    小護士問的是我的漂亮仇人,這時我才發現原來我還不知道這個仇人的名字。



    我支支吾吾,小護士臉上的笑容沒了,撅起了小嘴。



    我把頭皮屑抓得滿天飛。



    漂亮仇人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小護士,微笑著對小護士說:



    “別誤會,他是我弟弟的救命恩人,我是道謝來的。”



    “哦?”



    “我們正打算去吃飯,一起去吧!”



    小護士毫不猶豫地答應了:“等著,我請假去!”



    ……



    真是的,我今年難道又犯太歲了?兩個最頭疼的人物竟湊在一起,而我卻被夾



    在中間………



    漂亮仇人選擇的餐廳比上次小護士去的那家要高檔。



    於是小護士偷偷對我說:“你別告訴我你身上又沒帶錢。”



    我說“我就是沒帶”,我想她是向我討債,反正要錢沒有要命一條。



    “你你你…唉…”小護士又要掏提包。



    我趕緊抓住她的手制止:“別忙,人家說好要請客的!”──我可不能讓這筆債務升級。



    小護士使勁跺腳,我抓著她的手就是不放。



    小護士沒轍,就轉移話題:“這個女人到底是誰呀?”



    我神秘兮兮地對小護士說:“她就是我要殺的人!”



    “啊!!!她就是你的…”小護士“啊”了好大一聲,把我嚇得差點沒背過氣



    去。



    “噓~~~~ 我的天,你不能小聲點…”



    小護士吊著大眼睛想了想,臉上忽然又露出不高興的表情。



    她說:“你這個壞蛋!怎麼每個漂亮女孩你都想殺呀?”



    我辯解道:“她是我的仇人呀?!”



    小護士問:“那我呢?”



    “你?”我愣了一下“你什麼?”



    小護士說:“你昨天不是也說要殺我嗎?那我算什麼?”



    我回答:“你是個活口…”



    小護士又問:“什麼叫活口?”



    我又回答:“殺人滅口的滅口的過去式!”



    小護士呆呆地看著我,然後哈哈大笑。笑完突然板起臉,使勁“哼”了一聲。



    她說:“原來她才是主角呀? ……不行不行!!!氣死我了!!!”



    這時,漂亮仇人忽然冒了出來,紅著臉輕聲問:“可以到�堶掙鉿Y邊談嗎?”



    我環視四周,不知道什麼時候圍了十幾個人在聽我們對話,漂亮仇人和她弟弟



    顯然也是其中之二…



    這頓飯吃得很不自在,兩個女人都臉紅紅的不吭聲。倒是漂亮仇人的弟弟在一



    歪歪沒完沒了。



    那小子一會兒取笑我“哈哈,嚇暈的”,一會兒又逼問我“你和我姐姐真的有



    仇嗎?”



    末了,還提醒我:“我姐姐很厲害的,你一定打不過她。”



    漂亮仇人的臉紅得厲害,一個勁地衝那小子使眼色,卻又不好意思吭聲。



    小護士忍著不笑,忍到最後忍不住了,把飯噴了我一臉…



    吃完飯後,漂亮仇人抄了個手機號碼給我,什麼話也沒說紅著臉跑掉了。



    我急了,我以為她還沒買單,小護士拉著我不讓我追,還好後來服務生說已經



    買過了。



    離開餐館後,小護士盯了我一整天,她似乎還是不放心怕我又琢磨著去謀殺我



    的漂亮仇人。



    其實,我已經基本上打消了這個念頭。



    漂亮仇人是個很害羞的女孩,所以以前才會看都不看我一眼。既然這樣,我把



    她當成仇人也純屬誤會。



    至於身邊這個所謂的“活口”只怕也不能成立了,唯一頭疼的是…我欠了人家



    的錢。



    在這以後,我身邊就多了這樣兩個女孩子,時間一久我就發現自己負債累累,



    為了還清這筆債,我得找份工作。



    於是,我去應聘當了中學老師。



    那天去應聘的大致情況是這樣的,我拿了應聘表格後先去尿尿。



    正尿一半,一個胖老頭風風火火奔了進來,擠到我身邊放聲大尿,卻把我夾在胳肢窩�堛漕漕鱆礄皜I到尿槽�堨h了。



    嘩啦啦之餘,那張表格成了深黃色。



    如果拿深黃色的表格去應聘,肯定黃!於是我扯著胖老頭要他賠。



    胖老頭說他有個緊急會議我說我不管你不賠我不放你走。



    最後,胖老頭掏出筆紙,急走龍蛇寫了幾個字塞到我手�堙A氣呼呼地說:“拿去!比表格管用!”



     我沒看懂紙上都寫了些什麼,但就憑著這張紙,我得到了中學老師這份工作。







     包括校長在內的學校領導都對我禮數有加,後來我才知道一起尿尿的那個是



    教育部的高官。



    校方大概以為我是那高官的親戚吧。



    很快我就得到了工作安排,成了高中部文科班的德育老師。



    我把這件事跟小護士說了,她哈哈大笑,硬是說打死也不相信;



    我又把這件事跟漂亮仇人說,她也哈哈大笑,但沒說打死也不信。



     不管她們倆相信不相信,第二天我都準時去學校報到了,因為我欠她們錢只能從這�媯蛝芋C



    以前我只當過學生沒當過老師,於是有點迫不及待,上課鈴還沒想我就跑到教室�堙C�媄銣n吵鬧鬧的,感覺很親切,這讓我回憶起多年前揪女同學辮子的美好時光。







    可惜現在的女學生都不留辮子了,不然我肯定還是抑制不了揪揪的衝動。



    我在教室�娷鈺y了一陣,然後湊到一圈小男生當中,看他們打撲克。



     後來不知什麼時候我也加入了,這幫學生姦得很,只打了幾盤,我就輸了八毛錢…



     大家知道,我身上根本一毛錢都沒有。



     正想開溜,上課鈴就響了,贏錢的那兩個小子拉著我不放:“快給錢快給錢,老師快來了。”



     我掙脫他們的糾纏,撒腿就逃:“下回給你,今天沒帶。”



     小男生們跑不過我,況且上課了他們也不敢追出來要債,只好在背後大聲叫罵。







     這讓我好一陣子得意,以為撿了個大便宜。



     後來,我發現事情原來沒那麼簡單,我還得回去……



     因為,我是這個班的德育老師,這節就是我的課……



    真夠倒霉的,課還沒上就欠了學生的錢…



     沒法子,我只能硬著頭皮走回教室。



     在門口,我偷偷探頭瞧了瞧,發現四十幾雙眼睛全向我瞄過來,其中自然有贏我錢的那兩雙…



     一驚之下,我又把頭縮了回去,教室�媔ヮ茈s人發窘的笑聲。



     唉…為了月底的薪水,龍潭虎穴也得闖!於是我豁出去了,大踏步走上了講臺。







     可能鑒於我的威嚴,學生們當場發起呆來,整個教室安靜得像太平間。



     哈哈,這就是當老師的樂趣吧,我洋洋自得,但很快我又發現我再次陷入窘境。







     我該說些什麼呢?我記得以前當學生的時候老師總是口若懸河,而我卻從沒記住都說過些什麼…



     四十幾個學生和我對看了半天,我還是沒能想出話來說。



     臺下開始嘰嘰喳喳起來,一個女學生忍不住站起來問我:“請問,你…你是老師嗎?”



     有人打開話匣子,這再好不過了,我趕緊回答:“廢話,不是老師我來這幹嘛?







     接著我就開始有點口若懸河了:“大家夥聽好了,我是你們的德育老師,今天天氣有點涼,誰要沒多穿衣服趕緊回家添去!”



     課堂活躍起來,小女生們開始色迷迷地盯著我看,而剛才贏我錢的那兩個小子早嚇得面如土色,在座位上發著抖。



     雖然現在我的階層要比他們高一個級別,但我畢竟不是無賴,於是我指了指那兩個男生,問他們的名字。



     然後很懇切地對他們說:“剛才打牌輸了你們八毛錢,等我發工資了一定還!”







     兩個小男生臉紅紅的,其中一個說:“老師對不起,以後我們不打牌就是了…賭博不好…”



     我並不覺得打牌有什麼不好,我說:“大家賭的運氣,拼的是才智,我怎麼看不出哪不好啦?”



     小男生臉更紅了,支支吾吾:“老師,我知道錯了…”



     學生們似乎存心要把我這個老師擺到一個受尊敬的位置,我也不再爭辯。



     我問他們都喜歡談什麼話題,沒人回答。於是我就說一些我喜歡的話題。



     我告訴他們我在讀書的時候非常喜歡揪女同學的辮子,還跟他們探討要怎麼揪才好玩。



     我還告訴他們我在高中時追女孩子的事…



     一堂課上完,學生們都說“老師我們愛死你了!”



     放學的時候,有一大群女生爭著要請我吃冰淇淋,我來者不拒,一口氣幹掉了一打。



     結果回家後鬧肚子,上吐下瀉,苦不堪言…



     原來,當老師還真不是件輕松的事。



     小護士打電話來聽說我病了,樂得跟什麼似的,大叫:“好啊好啊!!快來住院吧!!!”











    過去了半個月,當老師於我還?是件輕松的工作。



     無外乎每天花一兩個四十五分鐘和一大幫學生打
    聊天。



     雖然我從不帶教科書,但由於學生們的反映不錯,校領導對我還是非常“賞識”的。  



    還說:“上面派來的人果然非同凡響!”這無疑應該歸功於一起尿尿的那個胖子。







     這天,閒著無聊,和班�奡X個男孩子湊在一起打牌,小護士就來找我了。



     小護士揪著一個學生質問:“這家夥真的是你們的老師嗎?” 她始終不相信我當了老師。



     學生的回答令我很得意,他說:“他是我們最好的老師了!”



     小護士有點不死心,繼續逼問:“是不是他逼你們這麼說的?”



     我怕把學生們嚇著,拉著她就往外跑,學生們在後面 鄖運接 “老師的女朋友好好玩哦”。



     雖然確認了我沒撒謊,小護士似乎還是不放心一件事:“你不會再犯老毛病吧?”



     “什麼老毛病?”



     “比如,我看這個班�埵陷X個小丫頭長得挺標志的,你不會想謀殺她們吧?”







     “她們既跟我沒仇,又不是活口,我殺那幹嘛?”



     說著說著,我們就走到了校門口。小護士忽然又問:“你的漂亮仇人常來找你嗎?”  



    我趕緊搖頭:“才沒有,她找我幹嘛?”



     “那前面那個是誰呀?”



     我順著她的手指看過去,漂亮仇人正朝這邊走過來。



     以前她從來沒正眼看我,氣得我直想殺人,而現在她卻跑來學校找我,真是造化!



     忘形之下,我揮手大叫,卻被小護士狠狠地撞了一下肋骨,半天沒喘過氣來。







     漂亮仇人聽到我的聲音,便興衝衝地跑過來。



     小護士沒等她開口,堅持逼問的口氣:“你來找他幹嘛?”



     漂亮仇人一愣一窘,臉就紅了:“什麼呀?我…我碰巧經過這。”



     然後瞄了我一眼,說:“你…你真的當老師了呀?”



     小護士在一旁嘀咕“裝蒜”,我不理她,趕緊應道:“當然當然,再過半個月就有工資發了。”



     我得讓她倆知道這點,免得今天的中午飯又要去搶學生的飯盒。



     不過話說回來了,學生們還是很樂意我去搶他們的飯盒,尤其是那幾個女學生。







     正說著,她們就來了,每人手�堻ㄣ6菢荈熔高F張西望。



     “奇怪,今天老師不餓嗎?”



     “聽說,老師的女朋友來找他了。”



     “老師有女朋友了?”



     “聽那些臭男生說的也。”



     “嗚~~~ ”







    這個中午是小護士請客,沒讓我的債務升級。我們就在學校門口的快餐店開飯。







     那幾個女學生躲在餐廳的角落�� 鄖運接 ,很不甘 牡 瞧著小護士和 仇人。



     小護士認為自己就是我的女朋友,我不能反對,因為我欠了她不少錢。



     漂亮仇人的態度就不明確了,她總是不太說話,但好像很喜歡打電話到我家,而且我也經常能偶然碰見她。



     學生們既然認為她們倆都是我的女朋友,那就暫時當那麼一回事吧,至少目前為止我還沒虧了什麼。



     我告訴她們下午沒我的課,漂亮仇人就說:“那…你們一起到我家玩吧。”



     小護士急了:“我下午有班,不能去,你也不許去!”



     我支支吾吾說看看吧也許不去…後來小護士的手機響了,匆匆忙忙走了,臨走前叮嚀 “一定不許去”。



     其實我是很想去的,漂亮仇人在我心目中還很神秘,我太想多知道點她的事情了。



    於是小護士一走我就說,我想去。



     漂亮仇人衝著我微笑,我很喜歡她的微笑,也更堅定了去她家的決心。



     這時一個女學生忽然出現在我身邊,悄悄說:“老師,你要把持住自己哦~”



     我不明白,也悄悄說:“什麼叫做‘把持住自己’?”



     女學生神秘兮兮地說:“這個女人一定是對你不懷好意,你要小心別失身了。”







     我吃了一驚,大聲問道:“這是高中女學生該說的話嗎???”



     我的聲音很大,把女學生們嚇得一溜煙全不見了蹤影。然後周圍只剩下漂亮仇人羞澀的眼睛正盯著我看…



     我有點懷疑女學生的話也許不能全部不當回事。不過,失身好像也算不得什麼大事。



    這麼一想,我就很舒坦地跟著漂亮仇人走在了去她家的路上。



     “我們認識了半個多月了吧?”漂亮仇人問的是一句廢話。



     “是的,我們半個多月前認識的。”我回答的也是一句廢話。



     “可是,你好像很久以前就認識我了?”漂亮仇人似乎下決心好好利用這段路來盤問我。



     “很久了…也不是很久…”這個問題我確實不太懂得回答。



     “其實,我一直想弄明白,你和小護士談的那個…那個‘謀殺’什麼的….是啥意思…”



     啊!她果然是在盤問我…



     “我…我當時…”我抓著頭,這事還真不好解釋,算了,直接了當,“我當時想謀殺你!”



     本以為漂亮仇人一定勃然大怒,卻想不到她竟臉紅了,稍微撅起了小嘴,眼睛骨碌骨碌直轉。



     我有點害怕,不知道她會怎麼對付我…











     我在去漂亮仇人家的路上坦白了自己半個月前的犯罪企圖,餘下的時間只有聽天由命了。



     “能告訴我原因嗎?”漂亮仇人的語氣怪怪的,但我可以肯定,這絕不是一種質問。



     既然不是質問,我回答起來就輕松多了,我很坦白:“因為你長得漂亮,可是卻不看我一眼。”



     漂亮仇人不再說話了,一路上都在偷笑,我只好老老實實地跟在她後面,也不敢放一個。



     正走著,忽然闖來一個劫匪,對我們嚷嚷:“我要搶你們的錢!”



     我聳了聳肩:“我身上可沒錢,你搶她看看。”



     雖然很早以前我就知道漂亮仇人很能打,但從來沒見識過,我想這時剛好是個機會。



     漂亮仇人好像沒有教訓對方的衝動,只是問:“你要多少?”



     “五…五十塊!”劫匪的胃口還真不小,不過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搶劫,倒也勇氣可嘉。



     漂亮仇人打開提包,掏出一張百元鈔票,說:“沒有零的了,有得找嗎?”



     劫匪不客氣地把錢拿了就走,說:“那就當被我搶了兩回好了,走了。”







    漂亮仇人原來這麼膽小,後來她又補充,“再說,在大街上和男



    人打架會被人笑話的。”



     我有點懷疑以前是錯覺,也許漂亮仇人並不會什麼功夫,但還不能確定。



     這麼想著,我就非常想證實一下,當然,在大街上是不行的,等到了她家再說。







     “你會功夫嗎?”一到她家,我就忍不住心�堛漲n奇。



     “會呀,我爸爸開武校的,已經學很久了。”漂亮仇人點了點頭。



     “我不太相信。”我說。



     “嘻嘻,那你要不要試試看,反正家�堥S人。”漂亮仇人用開玩笑的語氣說的但我卻真的很想試試。



     雖然有點擔心,我還是試了。一試我就後悔了,才剛出手,就被她勾了一腳,當場摔了個半死。



     但我還是不服氣,爬起來又往她身上撲,漂亮仇人看我摔的狼狽樣就直笑,一笑就被我撲倒在她家的長沙發上。



     漂亮仇人個子不大,一被我壓住就沒轍了。我說“嘿嘿我贏了”她說“哼不算”。



     她的身體軟軟的,第一次這麼壓在女孩的身上,我感到很衝動,於是騰出一只手摸她的臉。



     漂亮仇人臉紅得像蘋果一樣,慌張地說:“快起來,這像什麼話?”



     她害羞的樣子好可愛,我忍不住吻了她的嘴。



     原來,我是可以打贏漂亮仇人,還好當初那個謀殺計劃沒有兌現,否則真不知現在會怎樣。



     忽聽身後傳來開門的聲音,然後一個男低音大叫:“我的天,你們在幹什麼!?”



     男低音就是漂亮仇人的老爸,我以為他會把我給宰了,卻聽他念念有詞:“哦,女兒長大了…” 然後就走了。



     這真是件尷尬的事,我想我的臉一定和漂亮仇人一樣紅。



     我趕緊從沙發上爬了起來,漂亮仇人也慌忙坐了起來,低著頭整理衣服,不看我。



     我想她一定很生氣,我以為她會放聲大哭,但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沉默了好半天,漂亮仇人忽然站了起來,走到我跟前,然後一膝蓋撞在我的肚子上。  



    這下來得太過突然,我疼得差點昏過去,好久都沒喘過氣來。



     卻聽她說:“以後不許你去找小護士。”



     我雖然有點笨,但這話我還是能聽懂的,可是,即使這樣,也不能打人呀?



     不過既然現在已經確定了我們的關係,以後有的是機會揍還給她。



     “本來想留你吃晚飯的,可是剛才被爸爸看見了那個樣子,還是以後吧。”漂亮仇人說。



     那個下午我們就沒再打架了,和她談了不少當老師的趣事,快黃昏的時候,就把我打發走了。



     現在,擺在我面前有一個很大的難題,那就是小護士該怎麼辦。



     後來我想,漂亮仇人只是規定我“不許去找小護士”,可沒有規定“不許小護士找你”。



     所以我也大可不必擔心那麼多,今天雖然有點越軌,卻還沒到女學生說的“失身”那個地步。



     既然彼此還沒“失身”,那就是還沒簽定什麼契約。因此和小護士繼續交往也不能算是過分的事。



     回家的路上,我心�埵悁b這個問題上做鬥爭,看來,我還是非常在乎小護士的。



     我有點擔心見到小護士的時候該怎麼跟她解釋今天下午的事。



    想啊想啊我就到家了,一進門我才發現原來我到的不是自己的家,而是小護士家…



     “你今天下午是不是和你的漂亮仇人去她家了?”小護士一見我來就這麼問,連讓我緩口氣的機會都沒有。



     小護士是個聰明的女孩,我不敢隱瞞,就老實回答:“是的。”



     “你和她有沒有做出什麼壞事?”



     我猜她所說的“壞事”應該是指“失身”,於是趕緊搖頭:“沒有,就是打了會兒架。”



     小護士的臉色很不好看,我不能讓她知道我吻了漂亮仇人這個細節。



     “那你們誰打贏了?”



     “哈哈,當然是我贏了。”一說這事我就得意,“她被我壓在沙發上動都不能動。”



     話一出口我就知道大事不好。



     



     小護士哭了。



     我知道剛才說了那句話一定不會有好下場,卻沒想到這麼嚴重。



     女孩子的眼淚有時是世界上最具殺傷力的東西,至少現在的我像熱鍋�堛瑪藏ヾA急得連安慰的話也說不出來。



     



    究竟後來我是怎麼把這個 限尉面扭轉過來我?經不記得了,或許根本就沒扭轉過來,反正我現在正傻傻地站在夜晚的大街上,一個人,發呆。



     直到這個時候,我才發現自己已經學會戀愛了,可是我究竟更喜歡哪一個呢?







     這樣的難題本不應該困擾我這樣的人,在大街上,我站了一夜,也順便備好了第二天的課。











     “同學們好!”



     “老師好!”



     “老師不好!”我垂頭喪氣地說。



     一個聰明伶俐的女學生站起來:“老師失戀了嗎?”



     “不是,我…我想和大家討論件事。”我不得不把這個私人問題搬出來和學生們探討,因為我只有

    他們這四十幾個朋友。  我把我和小護士和漂亮仇人的故事說個同學們聽,然後出了個題目:“老師該怎麼辦?”  學生們在班幹部的組織下開始分組討論,不少人都發了言,但是他們的意見很不統一。  有的建議我甩了小護士專心追漂亮仇人,有的建議我甩了漂亮仇人追小護士。

      更多的女學生認為把她們兩個都甩了才是上策,我知道第三個建議�媄鉿雪P情用事的成分,不可取。  而前兩個建議顯然也不可取,贏我錢的那兩個男生則認為,兩個一起追。

      因為大家的意見彼此針鋒相對,男生們和女生們吵得不可開交,課堂秩序一度失控。   我覺得好煩。於是就離開了教室。當然,煩我的是心事,不是學生們的錯。  臨走時我叫他們每人就這件事寫一篇八百字的議論文,明天交。  這是我第一次給學生留作業,而學生們也史無前例地對老師留的作業充滿了熱情,齊聲叫“好!”

      離開教室的時候我碰見了校長,他拍著我的肩膀說:“你可真有一套!”  我目光呆滯,像一頭死魚。  校長還說:“你的剛才的課我在外面聽了,非常有新意。像你這樣的人才不多見呀!”

      我目光呆滯,像一頭死魚。

      校長還說:“我從教三十多年,還從沒聽過如此生動的一課,剛才,你不僅給學生們上了精彩的人生一課,也給我上了一課。”

      我目光呆滯,像一頭死魚。

      校長還說:“過些時候市�堶n評個‘先進園丁獎’,我一定把你報上去。好好幹,小夥子!”

      校長說著就走了,我還是目光呆滯,像一頭死魚,順著人流,漂呀漂呀,哪怕是三年沒釣上一條魚的釣者,也不會對我這條死得發臭的魚感興趣。







    大街上人來人往,我的頭有點痛,可能我這個人不適合思考太復雜的問題。在這個時候最好的辦法就是趕緊忘掉這些,找點什麼事做。



    正走著,一個女孩跑過來盯著我看。我也看了看她,覺得有點面熟,我等著她說話。



    "今天你看起來好像很帥!"女孩說。



    我有點高興,受恭維本來就是件開心的事,只是我不能把這種開心表現出來,不然會顯得很虛榮。我假裝客氣:"不會吧?怎麼會呀?"



    "啊!對不起,看錯了。"女孩說完就跑了。



    我有些失望,原來我今天很帥是因為看錯了…也就是說,如果沒看錯的話,我今天還是很不帥。不過,話又說回來,如果今天我很不帥,那昨天我一定很帥,前天也是。



    要是這樣的話,我倒寧可今天不帥一些。因為,如果一個女孩對你說"今天你看起來很不帥",那一定表示平常你"一直是帥的"。



    那麼,女孩到底是說我今天"很帥"還是"很不帥"呢?



    為了搞清楚這個問題,我追了上去,抓住那個女孩,問:"今天我看起來到底是很帥還是很不帥?"



    女孩衝著我笑,用肩膀撞了一下我的胸口,我有些茫然,她卻說:"人家今天忘記帶眼鏡啦~"



    原來女孩是因為忘記了戴眼鏡,所以才說我今天看起來很帥,也就是說,今天的我看起來比較模糊。真是的…



    搞清楚問題後,正想離開,女孩卻拉著我的手,說:"走吧,玩去!"



    "走哪?玩啥?"我問。



    "該走哪走哪,該玩啥玩啥唄~"這時,我發現女孩和
    *得非常近,還攬著我的手臂。



    "你是誰呀?"我終於忍不住問。



    "去你的,又來這套!"女孩撅起了小嘴,然後我就認出來了,她是小護士,沒戴眼鏡的小護士。



    沒戴眼鏡的小護士像個小孩子,不過很可愛的樣子。



    "我想清楚了。"小護士說。



    我不支聲,她就問我為什麼不問她想清楚了什麼,我說我知道你會說的她說我真沒勁。



    雖然我不支聲,她就問我為什麼不問她想清楚了什麼,我說我知道你會說的她說我真沒勁。



    雖然'沒勁',她還是把下文說給我聽了?quot;我不能退縮,我要打敗你的漂亮仇人。"



    "你打得過她嗎?"我抓著頭,迷惑地看著她。



    "人家說的不是打架啦~~ 哎呀!你怎麼老這樣呀?真是的!"小護士皺著眉頭又用肩膀撞我的胸口。



    不是打架是什麼?我老是怎麼樣了?真是什麼呀?



    看來人們常說的女人難懂就是這麼一回事,好在我已經習慣了。



    現在我不必支聲,任由她拉著我到處亂走,雖然有些事情讓我陷入困境,現實中卻依舊可以用輕松的心態去面對。



    如果在生活中找不到方向,那我就像現在這樣,任著別人的手拉著四處亂走,終點在哪總有明朗的一刻。



    "同學們好!"



    "老師好!!!"



    "同學們辛苦了!"



    "為人民服務!!!"



    顯然,今天我的心情比昨天要好得多了,同學們看我精神抖擻的樣子,也情緒高漲。



    班長把大家的作業整整齊齊地盛了上來,這可有點頭疼,四十幾個人,每人八百字,三萬多個字呀…



    對了,我可以給小護士和漂亮仇人每人安排一萬字,這麼一琢磨,我就輕松多了。



    於是我說:"今天我們來點什麼呢?"



    一個學生起立發言:"開個記者招待會吧!"



    "我當記者,你們當領導人!"



    "不行,我們當記者,你當領導人!"學生們齊聲說,看來他們早商量好了。



    "好吧好吧,誰讓你們人多呢。"我只好妥協。"發言之前請舉手。"



    四十幾個人舉起了五十幾只手,好像還有人把腳也舉起來了,這表示我是個問題人物,大家都有很多問題要問。



    "第三排穿白色裙子的女同志,你先來!"



    "請問首長同志,你是處男嗎?"



    今天的課上得尤其辛苦,還好明天要過個國際什麼什麼節,可以休息一天。學生們當然也知道我今天很辛苦,所以決定明天請我一起去郊遊,用他們的話說是:為了報答老師的對我們不辭勞苦的殷殷教誨。



    因為過節,學校提前發了獎金,我作為教師隊伍的"新銳",獎金據說比別人的豐厚得多。



    校長笑咪咪地看著我,我怕他又來拍我的肩膀,拿了錢趕緊就跑。



    有了錢,第一步就是還債,我該先找誰呢?正琢磨,漂亮仇人來了。



    "嘻嘻,你又碰巧經過我們學校了呀?"我趕緊打招呼。



    漂亮仇人咬著嘴唇,笑著給了我一拳,不是很疼。



    她說:"下午有空嗎?"



    漂亮仇人說她下午要參加個武術大賽,問我去不去看,這我肯定不會拒絕的。看熱鬧本來就是件很好玩的事。



    在比賽場館的看臺上,我碰上了班�堛漱@幫學生,於是我帶有炫耀意味地指著漂亮仇人說:"你們瞧,那就是我的漂亮仇人。"



    這引起了學生們不小的騷動,漂亮仇人穿上紅色的綢制練功服看起來就像另一個人,但她就是漂亮,所有參賽的選手她是最醒目的一個。





    漂亮仇人很有觀眾緣,也很有評委緣。這次比賽給她帶了榮譽,於是,我剛發的獎金沒能花出去,晚餐仍舊是她請客,用她的說法是:慶祝一下。



    去餐廳的路上,我發現我那些學生偷偷在後面跟蹤。小孩子就是好奇,也許上午的記者癮還沒過夠,作為問題多多的領導人,我自然是不欣賞狗仔隊的作風。



    我向他們惡狠狠地揮了揮手,漂亮仇人問我在幹嘛我說趕蒼蠅。其實我還是很愛我的學生的,我從不把他們當成蒼蠅,我這麼說只是不想讓漂亮仇人以為我在向人炫耀什麼哪怕我真的有點這個意思。



    從這點心態來看,我不是一個做事光明磊落的人,至少我還不想讓小護士知道我現在正跟漂亮仇人在一起。



    但是,可怕的事還是發生了,當我轉頭看看那幫學生的時候,我發現小護士竟然也混在其中…



    如果不是因為昨天我已經看見過小護士不戴眼鏡的模樣,我絕對認不出來。



    昨天我告訴她不戴眼鏡比較好看,她就去買了隱型眼鏡。照最壞的可能推算,她一定戴上了,也就是說,她可以很清楚地看見我正和漂亮仇人手拉著手。我的心跳呀跳的,和漂亮仇人找了個餐桌,剛坐下,小護士風一樣地奔了過來,坐在了我的旁邊-----這張餐桌有四個座位。





    漂亮仇人愣了愣,然後假笑一下,說:"你好呀~ 這麼巧。"



    "哼!"小護士衝著她使勁哼了一聲,卻不說話,場面顯得異常的尷尬。這時我明白了,小護士昨天說的"我要打敗她"原來就是衝著漂亮仇人哼哼讓她很尷尬…



    其實我也很尷尬,不但我尷尬,站在一邊的服務生也很尷尬,他一定在琢磨著該問哪一個點菜,後來看氣勢,他就把目光轉向了小護士。



    小護士鼓著腮幫子對服務生說:"兩瓶人頭馬XO!"



    從服務生有點誇張的表情上看,這兩頭馬絕對不是啤酒那麼簡單…



    我還是不敢開口,雖然我酒量差得很,但這當口發表什麼意見一定不合時宜。



    後來我想了想,不如發呆吧,於是我就開始發呆了,這個發呆的過程維持了一個多小時,然後我發現,兩個女孩已經把兩瓶酒喝得差不多了。



    女人要麼滴酒不沾,要麼酒量驚人,但畢竟是兩瓶,在這當口我無論如何得擔起送兩位回家的責任。



    可是問題在這時候出來了,兩個醉薰薰的女人都不願意回家,唉,其實就算她們都想回家,我也拿不定主意先送誰,誰先了令一個肯定不樂意。





    也罷,送回我家得了。



    當我扶著這兩個吵吵鬧鬧的女友回到我巷子�堥滲}單間的時候,忽聽身後 當一聲。轉頭看見一群學生竊笑著一哄而散。



    那一定是我的學生,他們的竊笑一定是一種取笑,是呀,我這個老師可真是倒霉,沒由來的惹了這麼兩個冤大頭。這些學生一點同情心都沒有,看我這麼慘還取笑我,真是世態炎涼。



    我可憐巴巴地把小護士和漂亮仇人扶進小屋,正琢磨著下一步該幹什麼,卻看見兩個女人看著我的眼神好像有點不對勁。



    那眼神,好像,好像什麼…



    啊!對了,有點像前天電視��'動物世界'的那頭正準備吃兔子的狼的眼神…天啊,還是兩頭!!!



    --------------------------



    末章





    這個晚上發生了一些事,我不能告訴你,你別多問總之就是不告訴你們,因為早上的時候,漂亮仇人和小護士惡狠狠地對我說了同樣一句話:"別把昨晚的事到處說去!"



    我答應了兩次,所以我一定不能說。不過,想起昨晚的事情,我的臉就紅紅的,我很擔心我的學生又要開記者招待會。因為他們一定會問這個晚上發生了什麼。



    他們雖然是我的好朋友,但他們都還是學生,昨晚發生的事情說出來會把他們教壞的。



    之後,漂亮仇人和小護士常常就陪在了我的身邊,兩人雖然時常吵嘴,但漸漸的好像也就習慣了。



    對此我是沒什麼意見,總之現在我不必為欠她們的錢而煩惱,因為她們倆都說"你跟我誰跟誰呀",也就是說,她們倆現在都是我的女朋友了,如果我想還錢就是見外。



    end



  • 好的. ^^



  • 小麻~~=]



  • haha, i like love story



  • 好長, 點解每次都要我地睇成粒鐘先睇完, 但又唔想停下, 唉~~



  • haa haa... funny story!!



  • cut it



  • c嫂~我對你唔住~~~但好唔好睇先~哈哈



  • 邊個叫 c 嫂?



  • 唔係你咩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