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毓民示範香港立法會史上最高水平既演說



  • 情理兼備,莊諧並重.



    曾俊華,你是一個大貪官!

    立法會議員 黃毓民

       

          主席,在日本,參議院在3月曾否決今年度的預算案。在香港,港大民調顯示只有百分之21受訪者表示滿意預算案,6成認為不會令經濟復原。但是,這個不得人心的財政預算案,卻篤定在立法會得以通過。在這個不民主的議會,保皇黨當道,否決預算案的民意被打壓,這是什麼議會?這就是踐踏民權的議會!這就是暴力制度化的議會!

          預算案所顯示的理財觀念含糊不清,甚至誤導公眾。財政司司長強調採取所謂「反經濟週期」開支政策,「反經濟週期」財政政策是凱恩斯學派的主張:在經濟不景時,以赤字預算,大幅增加公共開支,刺激經濟活動。市民因此以為特區政府會以新思維面對新挑戰,但預算案的內容,卻竟然是收縮開支,繼續做其守財奴,死抱「新自由主義」,仍然宣稱要審慎理財,量入為出,令特區巨額儲備變成一個「黑洞」。財政司司長假借「反經濟週期」之名,收縮開支為實,弄虛作假、蠱惑人心,施政手段如此不誠實,市民是否應該報警抓人,控告你詐騙罪?

           

          全球各國負責任的政府,才是真正採取「反經濟週期」財政政策,大幅增加公共開支,以紓民困。祖國到如今投放四萬億、日本的預算則是破紀錄的7萬億港元(88.5萬億日元)。同樣推崇「大市場、小政府」的新加坡,推出高達205億新元預算案,為建國44年來最巨額的預算、赤字高達40%(85億新元),更破天荒動用國家儲備金中的49億新元。

          

          當全球大部份國家及地區,以歷史新高的開支或赤字預算,抵禦金融海嘯的時候,我們的特區政府在做什麼?

    我們的特區政府,竟然收縮實質公共開支超過150億(7.6%)!

          當香港市民亟待開倉派米的時候,我們的特區政府在做什麼?他竟然大幅削減社區及對外事務實質開支百分之57(補篇22頁),大削經濟實質開支百分之25.3,縮減教育實質開支百分之23.1。

          當新加坡破天荒動用國家儲備金的時候,我們的特區政府在干什麼?我們的特區政府坐擁1萬5千億鉅額儲備,卻無視百萬窮人死活!

         

    主席,我要指出預算案九宗罪。

        

    第一宗罪,偏袒罪

          請司長不要忘記,你去年在經濟好景時,削減了利得稅1%,令庫房收益減少54億元;今年經濟不景氣,為何不將利得稅調回去年水平?政府這一種劫貧濟富的卑劣行為,正是在小圈子選舉的制度之下的專權政府才敢如此的幹!

          今年度各項收益都在減少,政府若否認官商勾結的事實,應該追加利得稅和薪俸稅標準稅率1%,將有關收入用於社會福利開支,改善弱勢社群的生活。

         

    第二宗罪,縱容罪

          中信泰富事件爆發之後,政府拖拖拉拉,到現在亦沒有任何回購東西隧道的方案。財政預算案亦看不到政府有任何在這方面的承諾。領滙欺壓屋邨小商戶數年,在經濟困局中,更令很多小商戶瀕臨結業邊緣。特區政府為何繼續縱容領滙作惡?

    第三宗罪,欺騙罪

        

          預算案揚言以保就業為首要目標。撥款16億,說要創造6萬2千個就業機會,實情卻是當中4萬4千個是來自政府各種原有就業或實習計劃,並非新創造的職位;另外4千個,則是踐踏大學生尊嚴的實習計劃名額。6萬2千減去4萬8千,只有1萬4千個新創職位,相對17萬的失業大軍,無疑是杯水車薪。更加令人憤慨的是,這些工作及實習機會,並非即時到位,需分3年才落實。

          更加不堪的是,曾俊華漠視女性的失業問題。面對當前難關,請問司長可知道,有多少家庭主婦需要重投勞動市場?這份預算案,卻沒有片言隻字,考慮勞工婦女的就業需要。所謂保就業,根本就是說謊!

         

    第四宗罪、壓迫罪

          實習計劃最大的問題,是將大學生工資壓低至4000元,不但踐踏大學生的尊嚴,更進一步產生骨牌效應,令到就業市場中,具副學士、高級文憑、中七、中五學歷的青年人,處於一個極不利的位置,政府推波助瀾,壓低工資水平,可謂荒謬之極!

          實習計劃也玩弄尚未制定的最低工資水平,如果4000元就可聘請大學生,那麼,最低工資立法進行諮詢時,豈不是進一步降低工資水平?政府此舉真是用心可誅!

          如果政府真的體恤大學生及各階層的就業人士,就不應將實習計劃的工資壓低,同時也應暫緩各種學生貸款的還款期,並取消免入息審查貸款的風險利率。

    第五宗罪、歧視罪

          政府瘋狂加煙稅百份之50,立即造成階級歧視,藉打造「紅酒中心」為名,去年預算案全面豁免紅酒稅,令富豪高官可以肆意「品紅」。抽煙和喝酒同樣有害身心,政府卻「厚酒薄煙」。醉酒駕駛殺人,政府卻又不會說為了愛惜市民生命,而去加酒稅。雙重標準,何等不堪。

         

    第六宗罪、虐待罪

          長者院舍宿位嚴重不足,過去五年,已經有7,638人在輪候護養院宿位期間死亡。現時共有18000及6400位長者,分別輪候「護理安老院」及「護養院」宿位,輪候時間分別為三年到四年不等。

        可憐的香港老人,等到死也輪不到一個安身之地,講到老人等死,令我想起1983年的日本電影《猶山節考》,說的是貧窮農村的老人,要被兒女背上荒山,然後留在山上餓死或者冷死,想不到電影的悲情,原來在香港天天上演!

          長者為香港貢獻一生,不但未能分享繁榮的成果,更因政策的僵化保守,高官的麻木不仁,未能有尊嚴地安享晚年,7千多位長者未輪到宿位已身故,這是特區政府之恥,更是香港之恥!

    第七宗罪、吝嗇罪

          政府去年在交通支援的政策,是讓屯門、元朗、北區及離島四區受惠。在當前經濟困局下,拒絕將之擴展至十八區。另外,在網上學習已變成必不可少的情況下,政府仍然拒絕資助貧困學童的上網費,低收入家庭的小孩子受阻於數碼鴻溝,學習機會不平等,階級流動不再可能,形成世襲貧窮。

    第八宗罪、冷血罪

          在金融海嘯的衝擊下,香港的失業率已攀升至最近的百分之5,失業人數增至17萬。單在2008年內就有4萬3千家公司倒閉,比2007年上升百分之14。社民連早在2月3日與曾俊華會面,要求政府設立失業援助金,政府卻當耳邊風。政府睜大眼睛看到大量失業人士陷入困境,竟然袖手旁觀。究竟是想迫死失業人士,還是想引火自焚,叫失業人士上街暴動?

    第九宗罪、守財罪

          社民連要求政府向香港居民發放港幣5000元現金,總額約300億港元。這筆款項僅佔政府總儲備百份之二,但已可達至多種效果:1. 社會最底層者的生活立時獲得改善;2. 促進中下階層消費,增強市面對經濟前景之信心;3. 服務零售等行業將直接受惠,減輕行業裁員壓力,繼而緩減經濟衰退對市民的壓力;及4. 民間理財及消費所形成的乘數效應,比政府更有效地增值。付出相對較小的經濟誘因,換來社會更大幅度的財富增長。 

        

         澳門兩度派現金,台灣也發消費劵,泰國、日本也有類似救人救市措施。只有香港特區政府,死抱豐厚儲備不放,但知聚斂而不知濟民於水火,此行徑直如孟子雲:庖有肥肉,廄有肥馬,民有飢色,野有餓莩,此率獸而食人也!曾俊華必須向全港市民交代:政府搜聚民脂民膏,成就龐大儲備,百年一遇災難降臨之際不用,更待何時?

         財政司長在預算案末段引用一位德國神學家的話,以示要為下一代人負責。德國的神學家,不論是曾組織暗殺希特拉的潘霍華(D. Bonhoffer)、反對教會向國家投誠的巴特(Karl Barth)、批判納粹德國的田立克(Paul Tillich)、站在工人一邊的尼布爾(Reinhold Neihbur)、反對信仰私人化道德化的默茨(J-B Metz),及以「希望神學」聞名於世的莫特曼(Jurgen Moltmann),皆誠實面對人民的處境,不會因為僵化的道德教條及虛假的說詞散佈假希望。明明是無視百萬窮人死活的財政預算案,反而砌詞狡辯說為年青人著想,這是假先知的作為!請曾俊華不要濫用神學家之名,為垃圾政策粉飾,侮辱神學家。

          現在已經是危急存亡之秋,你們這一群高薪厚祿的庸官,你們真的很「不該」啊!你們對我們幹了「不該」的事,讓我們變成了“poor guy”! 曾蔭權,你不該;曾俊華,你不該,特區政府,你們都很不該!都說香港高薪養廉,事實擺在眼前,這是高薪養庸!納稅人花了一大筆冤枉錢,竟然養了一大批庸官!

          所謂不賢者而居高位,是播其惡於眾也。香港人何辜,要受這種惡罪!

          曾俊華,你不但是庸官,你還是一個大貪官!曾俊華你是一個大貪官!你貪的不是錢,你貪的是身在權位的安逸!你貪圖安逸,不肯在這危急關頭,對香港人作出應有的承擔!你真的太不該啦!

         

    主席,我謹此陳詞。

    財政預算案二讀辯論講辭

    2009年4月2日



  • 言之有理,支持!





    政府坐擁大筆財政儲備,至今世道艱難之時不用,要等到幾時至用?


    仲有,唔該唔好再用納稅人 D 錢買美債,


    幫不善理財的美國佬「督手指印銀紙」,否則我地遲早同美國佬攬住死!



  • 說得好!



  • He made some good points.



  • 佢真係一位真正o既才子



  • 唉......唔做唔錯、少做少錯.....然後o的下屬個個根住咁做......有乜辦法唔死o丫....



  • 佢呢篇o野係用普通話讀出o黎, 佢特登將「不該」o既普通話讀音讀成廣東話o既「xx」~



  • 但係佢讀呢篇o野o個陣,曾俊華唔在場,佢 o左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