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色港女 (原文 from 壹周刊 )





  • 香 港 男 女 失 衡 已 是 事 實 , 男 的 無 需 任 何 優 點 , 只 要 識 抖 氣 , 隨 時 有 兩 三 個 女 朋 友 。


    一 眾 適 婚 港 女 , 應 如 何 覓 食 ?


    黑 人 也 能 成 為 美 國 總 統 。 愛 情 , 又 何 必 分 種 族 國 界 ?


    三個 土 生 土 長 的 「 好 色 」 港 女 , 一 個 嫁 了 黑 人 足 球 員 , 像 公 主 般 備 受 照 顧 ; 一 個 選 了巴 基 斯 坦 漢 , 由 他 撐 起 一 頭 家 ; 一 個 跟 菲 律 賓 人 結 婚 十 二 年 , 依 然 恩 愛 如 昔 。


    撕 開 「 有 色 」 的 外 殼 , 個 個 都 是 嫁 得 過 的 好 男 人 。




  • 黑 人 夠 勁


    邱 詠 詩   二 十 七 歲


    三 年 多 前 嫁 給 現 為 和 富 大 埔 足 球 員 的 非 洲 加 納 人 安 基 斯 ( Annan,Christian kwesi ) , 現 育 有 兩 歲 半 女 兒 安 佩 倩 ( Precious ) 。





    「 黑 人 性 能 力 是 否 很 強 ? 」


    嫁 了 黑 人 , 女 性 朋 友 紛 紛 打 探 她 的 性 生 活 。


    「 無 論 尺 碼 、 技 巧 、 時 間 , 無 得 比 。 」 二 十 七 歲 的 邱 詠 詩 說 。


    「 香 港 男 生 多 是 少 爺 兵 , 被 照 顧 慣 , 只 愛 打 機 上 網 , 以 為 幫 女 仔 拎 手 袋 就 叫 風 度 。 他 不 會 幫 我 拎 手 袋 , 卻 會 照 顧 我 , 懂 得 欣 賞 我 。 」


    家族 從 沒 有 「 和 番 」 案 例 , 她 只 是 個 普 通 家 庭 長 大 , 土 生 土 長 的 港 女 , 中 小 學 讀 女 校 — — 九 龍 真 光 書 院 , 再 在 大 坑 真 光 讀 秘 書 文 憑 , 一 畢 業 便 在 成 衣 公 司 當 採 購 員 , 拍過 兩 次 拖 , 都 是 年 齡 相 若 的 香 港 男 仔 , 安 基 斯 是 她 的 第 三 任 男 朋 友 。


    「 遇 上 他 是 我 人 生 最 大 成 就 。 」


    安 是 她 第 一 個 認 識 的 黑 人 , 皮 膚 黝 黑 的 他 , 有 香 港 男 人 沒 有 的 溫 柔 。


    以 前 拍 拖 , 邱 詠 詩 像 湊 仔 , 朝 早 要 打 電 話 叫 醒 對 方 起 身 返 工 , 食 飯 夾 洗 碗 筷 全 由 她 負 責 。


    「非 洲 人 怕 冷 , 但 安 基 斯 就 算 不 夠 暖 , 也 主 動 脫 下 大 衣 給 我 蓋 上 ; 出 外 用 膳 , 我 去 完洗 手 間 回 來 他 已 結 賬 ; 跟 我 和 媽 媽 去 超 級 市 場 , 他 一 個 人 拎 九 袋 東 西 。 」


    婚 前 她 一 百 三 十 磅 , 香 港 男 人 叫 她 肥 婆 , 舊 男 友 常 要 她 減 肥 。


    「 安 基 斯 覺 得 我 才 叫 適 中 。 」


    以 前 的 男 朋 友 拍 拖 三 年 從 未 說 過 「 我 愛 你 」 , 亦 不 願 見 家 長 。


    「 約 會 未 夠 一 個 月 , 安 就 用 廣 東 話 對 我 說 『 我 愛 你 』 ; 拍 拖 兩 星 期 還 主 動 提 出 跟 我 父 母 見 面 。 」


    丈 夫 差 不 多 每 星 期 也 有 比 賽 , 採 訪 當 日 她 患 了 大 感 冒 , 依 然 風 雨 不 改 拖 女 兒 來 捧 場



  • 街 頭 情 緣


    他 們 於 ○ 五 年 中 在 街 上 認 識 , 過 程 像 拍 戲 。


    「 有 日 我 一 個 人 在 尖 沙 咀 海 港 城 行 街 , 他 迎 面 過 來 跟 我 say hello 。 當 時 我 有 點 驚 , 還 行 快 兩 步 。 」


    安 基 斯 回 頭 拍 一 拍 她 , 說 自 己 不 是 壞 人 , 只 想 跟 她 交 朋 友 , 談 了 數 句 交 換 了 電 話 。 怎 料 同 一 晚 , 她 跟 朋 友 在 中 環 食 飯 , 又 在 餐 廳 碰 上 他 。


    「 我 想 這 就 是 緣 分 。 翌 日 , 他 打 電 話 邀 請 我 週 末 看 他 練 波 。 」


    安 基 斯 在 非 洲 的 法 律 學 校 讀 書 , 父 母 想 他 當 律 師 , 他 卻 愛 足 球 , ○ 五 年 隻 身 來 香 港 找 機 會 , 二 十 七 歲 當 上 足 球 員 。


    家 人 只 知 她 跟 外 國 人 拍 拖 , 她 一 直 不 敢 告 訴 男 友 是 個 黑 人 。


    道 出 真 相 , 母 親 質 疑 : 「 係 咪 真 係 要 揀 個 黑 的 ? 」


    第 一 次 見 家 長 , 吃 自 助 餐 。


    「 他 見 我 媽 媽 有 幾 聲 咳 , 二 話 不 說 就 拿 了 杯 熱 水 給 她 。 」


    以 前 的 男 朋 友 都 是 蒲 精 , 她 也 跟 夜 蒲 , 連 父 母 也 管 不 到 。


    「 但 安 基 斯 不 愛 夜 生 活 , 跟 他 拍 拖 後 我 健 康 多 了 。 」


    常 常 去 足 球 場 睇 波 , 父 母 見 女 兒 變 乖 , 也 認 為 這 個 男 人 可 付 託 終 身 。


    家 人 接 受 , 但 一 黑 一 黃 走 在 一 起 , 免 不 了 途 人 目 光 , 有 時 更 出 言 歧 視 。





    「眼 神 總 是 怪 怪 的 。 有 次 行 街 拍 拖 , 有 個 小 朋 友 問 他 媽 媽 為 何 這 個 人 咁 黑 , 那 母 親 說, 一 個 人 做 得 壞 事 多 就 會 咁 。 搭 地 鐵 , 永 遠 無 人 敢 坐 他 身 旁 ; 人 多 車 廂 臭 , 就 賴 他一 身 臭 味 。 為 免 被 歧 視 , 他 出 街 一 定 噴 Hugo Boss 香 水 。 」


    她 亦 成 為 朋 友 間 的 話 題 。


    「 朋 友 的 朋 友 說 我 , 條 件 一 定 是 賤 過 地 底 泥 , 才 沒 香 港 男 仔 要 , 被 迫 揀 黑 人 。 」


    不 理 世 俗 眼 光 , 拍 拖 半 年 結 婚 。


    婚 後 發 現 , 非 洲 人 跟 香 港 人 最 大 的 差 異 , 原 來 是 時 間 觀 念 。


    「 非 洲 人 慣 了 他 他 條 條 , 試 過 約 會 他 遲 到 了 一 小 時 , 原 來 是 因 為 要 跟 朋 友 傾 偈 , 嬲 到 我 死 ; 香 港 人 一 食 完 飯 就 要 立 即 執 清 理 , 但 他 們 要 抖 夠 先 郁 , 懶 理 渣 堆 在 面 上 。 」


    ○ 六 年 女 兒 Precious 出 世 , 皮 膚 黑 黑 頭 髮 鬈 鬈 , 跟 安 基 斯 像 個 餅 印 。


    結 果 連 女 兒 也 被 歧 視 。


    「 帶 她 去 屋 苑 會 所 玩 , 有 個 阿 婆 叫 她 雜 種 。 」


    香 港 男 人 大 多 愛 白 , 怕 不 怕 女 兒 長 大 難 在 香 港 有 市 場 ?


    「 怕 什 麼 ? 女 兒 將 來 可 以 做 娜 奧 美 金 寶 ( 黑 人 名 模 ) , 使 怕 無 男 仔 鍾 意 ? 」










  • 巴 漢 顧 家


    丘 嬿 鈴   二 十 三 歲


    四 年 前 嫁 當 保 安 員 的 巴 基 斯 坦 人 沙 志 輝 ( Shahkamal ) , 育 有 一 四 歲 男 孩 沙 志 風 。





    「 如 果 你 每 個 月 俾 五 千 蚊 生 活 費 給 我 , 就 准 你 娶 我 個 女 。 」


    丘 嬿 鈴 憶 述 母 親 在 提 親 日 那 天 , 對 未 來 女 婿 開 出 條 件 。


    「 他 當 時 搵 得 一 萬 幾 千 , 都 拍 心 口 答 應 。 試 問 邊 有 香 港 男 仔 咁 有 勇 氣 ? 」


    他 們 同 在 一 間 貿 易 公 司 工 作 , 她 是 文 員 , 沙 志 輝 是 保 安 隊 長 , 相 識 時 她 只 得 十 九 歲 , 才 中 學 畢 業 、 工 作 兩 年 。


    「 識 無 耐 他 就 問 我 有 無 男 朋 友 , 可 唔 可 以 做 我 男 朋 友 ? 港 男 追 我 , 隱 隱 晦 晦 , 怕 被 拒 絕 , 怎 會 像 他 這 樣 直 接 ? 」


    沙志 輝 的 父 親 在 香 港 生 活 四 十 年 , 九 六 年 , 十 七 歲 的 沙 志 輝 , 在 巴 基 斯 坦 唸 完 預 科 ,以 為 來 旅 行 小 住 , 卻 愛 上 這 地 方 熱 鬧 , 找 到 工 作 便 留 下 來 , 留 港 三 年 , 學 會 廣 東 話, 偶 爾 詞 不 達 意 , 逗 得 女 友 心 花 怒 放 。


    「 他 說 巴 基 斯 坦 的 男 人 要 行 割 禮 才 算真 男 人 , 我 當 時 不 知 什 麼 叫 割 禮 , 他 竟 說 將 男 人 那 東 西 的 頭 部 割 去 就 是 了 , 嚇 了 我一 跳 , 其 實 是 割 包 皮 罷 了 。 」


    拍 拖 兩 個 月 , 沙 志 輝 向 她 求 婚 。


    「 他 說 巴 基 斯 坦 人 大 多 都 是 盲 婚 啞 嫁 , 就 算 拍 拖 都 是 見 兩 次 就 結 婚 。 」


    丈 夫 不 喜 廣 東 菜 淡 而 無 味 , 很 多 時 也 會 下 廚 煮 咖 喱 , 「 他 煮 得 好 味 過 我 。 」





    父 母 在 她 中 學 時 已 離 異 , 她 跟 母 親 與 後 父 和 同 母 異 父 的 弟 弟 一 起 生 活 , 跟 父 母 的 感 情 淡 薄 , 感 覺 寄 人 籬 下 。


    「 所 以 我 好 想 有 個 屬 於 自 己 的 家 。 」


    巴 基 斯 坦 男 尊 女 卑 , 婚 後 所 有 家 務 都 是 女 人 負 責 , 但 沙 志 輝 卻 例 外 。


    「他 說 在 巴 基 斯 坦 , 男 人 做 家 務 等 於 犯 法 , 整 條 村 的 人 都 無 面 , 一 係 死 , 一 係 走 。 但我 返 朝 九 晚 五 , 他 做 保 安 輪 更 制 , 時 間 比 我 彈 性 , 主 動 幫 手 洗 衫 拖 地 煮 飯 湊 仔 放 學, 還 笑 言 , 偷 偷 做 , 不 讓 鄉 裡 知 就 是 了 ! 」


    丈 夫 是 回 教 徒 , 她 是 基 督 徒 。


    「 而 家 我 都 無 返 教 會 喇 ! 他 雖 然 沒 要 我 跟 隨 他 信 教 , 但 嫁 雞 隨 雞 , 我 也 戒 食 豬 , 煲 湯 也 不 加 豬 肉 , 當 減 肥 。 」


    回 教 徒 每 日 要 五 次 朝 拜 , 吃 的 肉 都 必 須 在 宰 殺 前 誦 經 。


    「 就 算 去 超 市 也 要 買 誦 經 的 巴 西 雞 翼 。 但 我 們 住 東 湧 , 沒 有 回 教 肉 檔 , 要 食 新 鮮 的 就 要 去 尖 沙 咀 或 荃 灣 買 , 所 以 差 不 多 天 天 都 食 素 。 」





    巴 基 斯 坦 人 無 咖 喱 不 歡 。


    「 他 嫌 我 煮 的 廣 東 菜 太 清 淡 , 來 來 去 去 只 識 煮 雞 翼 和 冬 菇 , 所 以 他 煮 飯 多 過 我 , 煮 什 麼 都 要 加 咖 喱 , 好 彩 他 的 家 鄉 咖 喱 只 有 香 唔 辣 , 我 才 食 到 。 」


    婚 後 沙 志 輝 一 直 遵 守 承 諾 , 每 月 給 外 母 五 千 元 生 活 費 。


    「 他 平 日 帶 飯 上 班 , 不 煙 不 酒 , 出 街 連 女 人 也 不 看 一 眼 。 」


    生 父 離 婚 後 有 另 一 頭 家 , 對 丘 嬿 鈴 和 母 親 等 人 也 沒 有 再 照 顧 , 現 在 丈 夫 卻 將 每 月 九 成 人 工 給 她 做 家 用 — —


    「 咁 有 責 任 心 的 男 人 , 香 港 邊 度 搵 ? 」













  • 賓 佬 懂 愛


    車 慧 蘭   四 十 歲


    九 六 年 跟 當 建 築 繪 圖 員 的 菲 律 賓 人 Cabug 結 婚 , 女 兒 今 年 十 一 歲 , 讀 蘇 浙 小 學 六 年 級 。





    「 嫁 菲 律 賓 人 有 咩 好 ? 起 碼 跟 菲 傭 溝 通 到 , 唔 使 成 日 換 工 人 。 」


    她 家 中 有 兩 個 菲 律 賓 人 , 一 個 是 她 老 公 , 另 一 個 是 菲 傭 。


    在 香 港 的 菲 律 賓 人 , 女 的 多 是 女 傭 , 男 的 不 是 在 酒 吧 表 演 , 就 是 當 富 豪 司 機 。 Cabug 在 菲 律 賓 大 學 畢 業 , 主 修 建 築 工 程 。


    金 融 海 嘯 , 香 港 人 人 驚 失 業 。


    「 他 公 司 接 的 都 是 政 府 基 建 項 目 , 金 鐘 對 出 的 填 海 工 程 也 是 由 他 們 負 責 。


    「 他 比 香 港 人 生 活 更 安 定 。 」


    菲 律 賓 人 家 庭 觀 念 重 , 妻 子 掌 握 財 政 大 權 。


    「 他 的 錢 就 是 我 的 錢 , 我 的 錢 就 是 我 的 錢 。 」


    菲 律 賓 男 人 協 助 太 太 承 擔 照 顧 子 女 的 責 任 。


    「 所 以 他 會 跟 我 一 起 陪 女 兒 上 playgroup , 幫 女 兒 找 學 校 , 對 女 兒 的 功 課 成 績 比 我 更 緊 。 」


    「 結 婚 十 二 年 , 我 們 上 街 依 然 手 拖 手 , 每 日 都 會 接 我 放 工 。 」





    她 熱 愛 環 保 , 中 學 畢 業 後 創 辦 悠 學 坊 , 提 倡 有 機 食 品 , 當 綠 色 管 理 顧 問 。


    「 當 年 認 識 環 保 的 人 不 多 , 行 家 、 朋 友 大 部 分 是 女 性 , 有 異 性 都 是 外 籍 人 士 , 也 有 幾 個 追 求 我 , 但 不 合 眼 緣 。 」


    九 四 年 , Cabug 的 表 哥 表 嫂 來 香 港 玩 , 在 生 果 檔 跟 檔 主 言 語 不 通 , 車 慧 蘭 路 過 , 好 心 充 當 翻 譯 。


    「 他 見 我 好 人 , 知 我 未 有 男 朋 友 , 就 說 要 介 紹 他 表 弟 給 我 認 識 。 」


    一 個 月 後 , Cabug 真 的 寄 信 來 問 好 。


    「 他 在 信 中 說 他 的 家 有 前 後 花 園 , 種 的 花 草 都 不 加 農 藥 , 我 講 的 環 保 理 念 他 又 聽 得 明 , 從 未 有 個 異 性 可 以 跟 我 咁 key 。 」


    那 時 , Cabug 正 在 沙 地 阿 拉 伯 幫 王 子 建 王 宮 , 工 程 一 年 後 完 結 , 立 即 飛 來 香 港 會 佳 人 , 隨 後 更 索 性 在 港 找 工 作 , 正 式 跟 她 開 始 , 拍 拖 兩 年 後 結 婚 。


    「 他 說 過 , 我 去 邊 , 他 就 去 邊 。 」


    「 只 要 是 真 愛 , 才 不 在 乎 地 域 種 族 。 」



















  • Oh so sweet.



  • 我較欣賞第一個0個個, 同非洲人結婚0個個.





    至於第三個...「 他 的 錢 就 是 我 的 錢 , 我 的 錢 就 是 我 的 錢 。 」





    呢句恐怕又要成為中矢之的.





  • 咁睇, 白痴同黑鮑爭賓周玩係真既囉!





  • 遲D 連非洲人都怕左港女. ha ha



  • 「 無 論 尺 碼 、 技 巧 、 時 間 , 無 得 比 。 」 二 十 七 歲 的 邱 詠 詩 說 。





    大佬呀,


    你吾諗下對住件豬扒....


    點有心機攪呀.....


    低能既比較等自己易接受D......



  • 「 帶 她 去 屋 苑 會 所 玩 , 有 個 阿 婆 叫 她 雜 種 。 」



  • 你o地唔係有病呀?人o地嫁得好又唔底得,係都要中傷人,都唔知咩心態



  • Perhaps our kinds are the worse Red necks around.



  • 肥妹唔揀黑鬼


    邊有港男吼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