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也真的過份,將我當作是性愛機器,每一天也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