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ing news





  • 蕭若元先生就特首講粗口事件的公開信全文


    香港特區政府行政長官蔭權先生足下,草民蕭若元頓首





    � 自從先生「唔想狗 」之後,草民魂牽夢縈,輾轉反側,百思不得其解,既有不明,唯有求諸其本,不辭冒眛,撰此公開信,向先生討教「狗 」之義,昐望先生指點迷津,一釋草民疑團,亦七百萬港人心願也。 一曰「狗 」乃係「鬥 」之誤。草民與百數十夥伴反覆傾聽該段錄音百數十遍,自問聽力正常,卻均清楚聽出「狗 」兩字。除非先生發音有誤,又或是懶音之禍,否則難以易「狗」為「鬥」。若然真屬音誤,則先生之中文程度亦低矣,廣東話發音更等而下之,身為香港特首者,宜為港人表率,如此程度,未免太丟港人之臉,亦間接助長錯音懶音之風氣,急需立雪程門於何文匯博士,痛改前非,為港人有錯必糾,正音之表率,亦可繼周處除三害之後留一佳話! 一曰「狗 」乃係「狗之說話」,實則狗只狺而不語,而廣東話用語中,向無「狗 」之用法。查「狗 」者,實「鳩 」之音轉也。 廣東話向有「卵樣」之言,意即罵人樣子像男人性器。「鳩」者,處於興奮狀態之「卵」也。所謂「狗 」者,一個處於興奮狀態的卵樣在說話也。「狗 」與「鳩 」之別,是平音與上音之別,好比「昨晚我掉了一塊豬扒」與「昨晚我x了一塊豬扒」,一音之轉,其別天壤! 特首先生一句「狗 」,既有辱斯文,教壞學生,而以此話語對湯家驊議員,亦有失體統,有違立法會之語言指引,此風一長,他日難免有無知議員效尤,或以「xx」喻特首夫人,或以「粉腸」指謫林瑞麟,議事堂中,「六七與岸九齊飛,含能共賴西一色」,為青年樹立極壞之榜樣! 因恐事件越鬧越大,昐曾先生正視此事,澄情市面疑團,以正視聽。 蕭若元 敬上







  • 條友係咪得閒無野做 ?



  • 我得閒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