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搵略帶文靜,偶然會看吓書的女仔聊聊天,是否太渺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