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經慅瘋狂地愛過,別人眼中的瘋狂,在我而言只是對愛情的唯一理智處理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