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次講到好彊,到最後佢都氹番自己 分唔到手,今次,我迫佢講清楚,佢就話唔會再搵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