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一年, 我發現很多國內大都會的女性, 無論是氣質,樣貌或者身材經已遠遠拋離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