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週刊 - 929 - 新聞耳目 自力更生蛇王計劃



  • 社 署 的 自 力 更 生 支 援 計 劃 , 要 求 綜 援 人 士 必 須 參 加 義 務 勞 動 , 才 有 資 格 領 取 綜 援 金 , 此 舉 無 非 希 望 他 們 不 要 喪 失 工 作 能 力 , 並 避 免 「 養 懶 人 」 。
    勞 動 範 圍 包 括 清 潔 郊 野 公 園 , 但 據 記 者 數 星 期 觀 察 , 這 些 人 真 正 工 作 不 到 十 分 鐘 , 其 他 大 部 分 時 間 則 吹 水 煲 煙 刨 馬 經 。
    清 潔 完 畢 後 , 地 上 遺 留 的 垃 圾 比 之 前 更 多 。
    政 府 以 專 車 接 送 這 些 綜 援 人 士 參 加 勞 動 , 更 決 定 明 年 提 高 綜 援 金 額 , 結 果 卻 是 浪 費 資 源 兼 全 無 作 用 。
    本 刊 直 擊 這 些 綜 援 人 士 如 何 「 吞 pop 蛇 王 」 , 以 及 社 署 人 員 愛 理 不 理 的 態 度 。


    一 班 綜 援 人 士 將 「 自 力 更 生 」 計 劃 變 成 郊 遊 , 手 持 掃 帚 談 笑 風 生 , 煙 癮 起 的 就 蹲 地 煲 煙 充 電 , 將 原 本 寧 靜 的 郊 野 公 園 變 得 烏 煙 瘴 氣 。


    一 些 喜 歡 郊 遊 的 市 民 告 訴 記 者 , 最 近 在 城 門 水 塘 郊 野 公 園 出 現 一 班 怪 人 , 由 旅 遊 巴 士 一 車 送 來 , 然 後 幾 十 人 呆 坐 至 下 午 , 既 不 燒 烤 又 不 遠 足 , 卻 遺 下 大 堆 垃 圾 , 疑 是 職 業 垃 圾 蟲 。
    記 者 向 附 近 的 漁 護 署 職 員 查 詢 , 才 得 知 這 班 怪 人 是 領 取 綜 援 人 士 , 根 據 社 署 的 「 自 力 更 生 計 劃 」 , 每 星 期 要 來 此 處 義 務 勞 動 兩 至 三 日 , 才 有 資 格 領 取 綜 援 金 。


    百 無 聊 賴 等 候 期 間 , 馬 迷 急 不 及 待 研 究 馬 經 打 發 時 間 。
    煲 完 煙 後 遺 留 下 來 的 大 堆 煙 頭 , 比 槍 戰 後 的 彈 殼 更 狼 藉 。
    「 自 力 更 生 」 製 造 垃 圾
    本 刊 連 續 數 星 期 觀 察 , 赫 然 發 現 這 班 「 自 力 更 生 」 的 綜 援 人 士 , 竟 然 全 無 勞 動 之 意 , 被 派 來 此 處 只 是 當 郊 野 旅 行 , 負 責 監 察 的 社 署 職 員 也 「 懶 懶 閒 」 , 躲 在 一 邊 煲 電 話 粥 或 吹 水 , 大 家 各 有 各 「 蛇 」 等 收 工 。
    不 過 他 們 也 相 當 「 識 做 」 , 但 凡 有 其 他 市 民 經 過 , 即 群 起 作 狀 打 掃 �� 生 , 人 一 行 開 , 即 又 回 復 原 狀 。


    10:00AM

    十 二 月 十 日 早 上 十 時 , 城 門 水 塘 遊 人 稀 少 , 一 輛 在 車 頭 掛 有 社 會 福 利 署 牌 子 的 旅 遊 巴 駛 至 , 尾 隨 還 有 一 輛 AM 車 牌 的 政 府 車 , 車 上 是 負 責 監 察 的 社 署 職 員 。


    10:10AM

    卅 多 人 相 繼 由 旅 遊 巴 下 車 , 當 中 有 八 名 師 奶 , 這 班 人 驟 眼 看 去 , 年 齡 約 在 卅 至 五 十 歲 之 間 。 他 們 看 上 去 皆 精 神 奕 奕 , 談 笑 風 生 地 沿 斜 路 步 行 至 小 食 亭 , 然 後 集 合 等 候 社 署 職 員 點 名 。

    煲 煙 刨 馬 好 過 癮
    10:45AM

    確 定 所 有 人 到 齊 後 , 社 署 職 員 再 帶 領 眾 人 走 向 水 塘 旁 的 一 間 平 房 辦 公 室 。 社 署 職 員 以 鎖 匙 開 門 後 , 一 眾 綜 援 人 士 即 魚 貫 進 內 , 拿 出 掃 帚 、 鐵 鏟 、 手 套 。 其 間 大 家 又 推 讓 或 互 相 取 笑 一 番 , 拖 了 近 半 小 時 , 才 總 算 各 有 工 具 在 手 , 折 返 城 門 林 道 的 郊 野 公 園 範 圍 , 準 備 進 行 打 掃 。
    經 過 週 日 遊 人 來 燒 烤 後 , 現 場 地 下 已 遍 布 垃 圾 、 樹 葉 和 牛 糞 , 一 眾 人 等 漫 不 經 心 地 環 顧 一 番 後 , 各 自 選 了 個 區 域 開 始 打 掃 。
    全 程 只 用 了 五 分 鐘 , 眾 人 以 掃 帚 在 地 上 胡 亂 舞 動 , 稍 為 勤 力 點 的 , 會 把 垃 圾 掃 進 附 近 的 草 叢 或 者 坑 渠 , 甚 至 有 人 把 樹 葉 蓋 過 垃 圾 就 算 , 打 掃 工 作 此 刻 已 然 完 成 。
    小 食 亭 集 合 期 間 , 各 人 呆 坐 或 吹 水 消 磨 時 間 。
    社 署 職 員 ( 左 一 及 二 ) 校 準 時 間 極 速 收 工 , 對 綜 援 人 士 也 愛 理 不 理 。

    11:30AM
    然 後 大 家 就 開 始 各 自 各 精 彩 , 一 幫 男 的 掏 出 香 煙 蹲 在 地 上 , 聽 鳥 語 風 聲 , 大 口 大 口 吞 雲 吐 霧 非 常 陶 醉 。 一 支 香 煙 燒 完 緊 接 就 駁 第 二 支 , 煙 頭 當 然 就 地 拋 棄 , 且 散 布 整 個 郊 野 公 園 , 比 戰 場 遺 留 的 彈 殼 還 狼 藉 。
    沒 有 煙 癮 的 也 有 「 正 經 事 」 幹 , 就 是 從 褲 袋 拿 出 早 準 備 好 的 馬 經 , 蹲 在 一 邊 仔 細 研 究 起 來 。 其 他 幾 名 馬 迷 自 然 心 癢 難 捺 , 也 上 前 圍 攏 馬 經 , 初 時 大 家 還 眼 看 不 動 口 , 後 來 卻 面 紅 耳 赤 爭 論 起 來 , 「 都 話 第 二 場 三 串 七 」 , 「 唔 得 , 呢 隻 冇 力 … … 」
    人 際 關 係 不 好 的 , 就 自 顧 自 站 或 坐 , 其 中 一 男 子 扶 掃 帚 支 撐 身 體 , 抬 頭 望 天 發 白 日 夢 出 了 神 , 時 不 時 還 含 笑 搖 搖 晃 晃 舒 展 筋 骨 , 以 免 站 久 了 身 子 麻 痺 。
    幾 名 師 奶 就 聚 在 一 邊 , 以 帶 鄉 音 的 口 吻 , 興 奮 討 論 最 近 菜 價 貴 了 , 或 是 小 兒 讀 書 的 話 題 , 說 到 高 興 處 , 大 家 還 捧 腹 大 笑 , 並 以 掃 帚 拍 打 地 下 加 強 笑 話 氣 氛 。
    三 名 社 署 職 員 則 躲 在 車 上 , 或 拿 出 手 機 與 外 界 聯 絡 , 最 多 走 過 去 懶 洋 洋 地 望 望 眾 人 , 然 後 幾 名 職 員 則 自 行 找 話 題 吹 水 解 悶 。

    專 車 接 送 更 輕 鬆
    12:00PM
    一 個 小 時 不 到 的 清 潔 時 間 很 快 結 束 , 各 人 突 然 回 魂 排 隊 登 上 旅 遊 巴 , 準 備 到 荃 灣 吃 午 飯 。 眾 人 以 相 熟 程 度 各 自 分 堆 , 到 不 同 的 茶 餐 廳 午 飯 , 一 些 「 慳 家 」 的 師 奶 , 則 拿 出 自 行 準 備 的 麵 包 三 文 治 開 餐 。
    他 們 的 午 餐 時 間 相 當 充 裕 , 直 至 下 午 二 點 才 完 結 , 旅 遊 巴 會 回 來 接 他 們 開 工 , 其 間 為 消 磨 時 間 , 大 家 就 天 南 地 北 地 吹 水 閒 聊 , 甚 至 就 普 選 問 題 各 自 發 表 己 見 。
    24/12 整 個 上 午 就 在 此 燒 烤 場 又 談 天 說 地 度 過 , 甚 至 研 究 地 下 青 蛙 消 磨 時 間 。
    師 奶 則 圍 在 一 起 傾 家 事 , 不 時 還 捧 腹 大 笑 。
    2:15PM
    下 午 二 點 十 五 分 回 到 郊 野 公 園 後 , 又 再 重 複 上 午 的 步 驟 , 先 在 小 食 亭 集 合 等 點 名 , 然 後 排 隊 去 辦 公 室 拿 工 具 , 拖 拖 拉 拉 的 直 到 三 點 , 才 又 開 始 所 謂 的 清 潔 工 作 。 當 然 , 大 家 還 是 繼 續 煲 煙 、 刨 馬 經 、 吹 水 開 玩 笑 。
    下 午 四 點 夠 鐘 收 工 , 旅 遊 巴 逐 一 將 綜 援 人 士 送 回 大 窩 口 、 葵 芳 等 屋 , 最 後 一 站 是 葵 芳 , 供 三 名 社 署 職 員 落 車 。
    如 是 , 包 接 包 送 , 每 星 期 兩 至 三 次 的 「 自 力 更 生 」 勞 動 計 劃 , 便 在 吹 水 和 遊 魂 中 完 成 。 最 令 人 摸 不 頭 腦 的 是 , 郊 野 公 園 還 多 了 堆 垃 圾 和 煙 頭 , 需 要 漁 護 署 職 員 再 行 清 理 。
    收 工 後 , 社 署 包 車 管 接 管 送 各 人 回 家 , 大 家 都 很 輕 鬆 。
    穿 藍 衫 社 署 職 員 黃 先 生 ( 左 一 ) 還 力 撐 因 路 面 濕 , 所 以 沒 有 為 綜 援 人 仕 安 排 工 作 。
    早 知 不 如 BBQ

    十 二 月 二 十 四 日 天 陰 , 旅 遊 巴 照 舊 把 這 班 綜 援 人 士 送 來 城 門 水 塘 , 這 次 在 小 食 亭 逗 留 的 時 間 更 長 , 職 員 甚 至 沒 有 帶 他 們 去 取 工 具 。
    於 是 大 家 更 樂 得 自 由 自 在 , 幾 個 男 人 蹲 在 地 上 開 始 「 自 然 教 育 課 」 , 指 地 上 又 開 始 爭 論 起 來 , 「 呢 隻 係 青 蛙 ! 」 「 唔 係 , 呢 隻 係 蛤 蚧 。 」 其 他 人 則 坐 在 石 上 笑 彎 了 腰 , 更 有 人 說 , 早 知 今 天 來 BBQ 更 好 。
    等 他 們 下 班 後 , 記 者 向 社 署 職 員 踢 爆 , 其 中 一 人 卻 理 直 氣 壯 強 辯 : 「 由 於 落 過 雨 嘛 , 路 面 濕 滑 , 我 要 顧 及 佢 安 危 , 所 以 今 日 停 止 工 作 。 」
    記 者 其 後 向 其 他 綜 援 人 士 查 詢 , 其 中 阿 明 坦 言 「 自 力 更 生 」 工 作 確 是 輕 鬆 : 「 我 一 家 大 細 每 個 月 成 萬 蚊 綜 援 , 出 去 打 份 工 得 六 千 , 又 辛 苦 又 受 氣 , 計 過 條 數 綜 援 好 過 。 依 家 不 過 做 清 潔 , 求 求 其 其 , 又 有 專 車 接 送 , 交 通 費 都 慳 番 , 俾 你 都 情 願 綜 援 啦 。 」
    另 一 名 綜 援 人 士 更 大 嘆 不 公 平 , 說 社 署 「 大 細 超 」 , 「 有 乜 理 由 我 千 幾 蚊 單 身 綜 援 , 要 我 出 來 義 務 勞 動 , 佢 成 家 人 過 萬 蚊 綜 援 , 又 係 派 一 個 人 出 來 勞 動 , 咁 咪 好 唔 公 平 ! 」

    撰 文 : 童 盈
    攝 影 : 韋 平 、 胡 堅 、 郭 榮





  • 取消公援, 交呢班人比消潔承判商, 咪有份工俾佢地, 做到佢地有氣冇得抖



  • 炒 左 班 社 署 職 員 先!



  • 香港五十年不變,應該學下港英年代的宗主國︰



    英國佬領綜援,首先派張福利卡佢先,搭車買食物可以當信用卡付費,

    當然是有限額喇,大數額現款唔到佢手,租金政府代交,但人人都知道佢係領綜援0既!而且由福利卡付費,有曬記錄知道佢用左幾多錢添。



    香港政府不妨派張福利卡給這些綜援家庭,做一個開支記錄,包香港政府2008年慳番十幾億。



  • 三山五獄乜人都有,

    社工點會搵命同你博呀



  • 抗 議 歧 視

    【 本 報 訊 】 20 多 名 新 來 港 單 親 媽 媽 及 其 子 女 趁 昨 日 大 除 夕 , 拿 腐 爛 瓜 菜 、 紙 皮 和 汽 水 罐 到 政 府 總 部 請 願 ( 圖 ) , 要 求 當 局 撤 銷 規 定 新 來 港 成 年 人 必 須 居 港 七 年 才 可 申 領 綜 援 , 指 政 策 帶 歧 視 性 , 並 即 場 撕 毀 一 份 人 口 政 策 報 告 。

    舉 辦 請 願 行 動 的 社 區 組 織 協 會 社 區 組 織 幹 事 施 麗 珊 表 示 , 雖 然 當 局 會 酌 情 處 理 貧 困 新 移 民 的 申 請 , 但 每 年 約 三 千 宗 申 請 , 僅 一 成 成 功 ; 獲 得 酌 情 發 放 援 助 金 的 新 移 民 , 不 論 是 否 有 年 幼 子 女 需 要 照 顧 , 每 月 都 必 須 工 作 逾 120 小 時 , 過 份 嚴 苛 , 不 少 單 親 媽 媽 寧 願 靠 子 女 的 那 份 綜 援 金 度 日 , 都 不 尋 求 當 局 酌 情 處 理 個 案 。





    要攪到攪掂哩班先啦,

    從未交過稅就想攞著數,

    班自力更生人士都起碼會有少部份人交過稅丫



  • 自稱"christian" 和 "基督徒" 條友自知理虧, 隱形消失, 你慌條友唔係攞緊公援, 利用"christian" 和 "基督徒"個名.



    ------------------------------------



    香港政府一於學英國政府,派張﹝有限額﹞的福利卡給這些綜援家庭購物,讓人人知道他們是領綜援的,既可記錄綜援家庭的日常開支,又可防止大量現金,落入這些綜援家庭的不良父母手上,用於不良嗜好,而使孩子們吃不飽‵穿不暖。



    by baler - 01/02/08 02:50



    你咁樣會被人話標籤該些人,

    該些人會話感到自卑、被歧視,

    到時反得仲激烈



    又要政府救濟,又要政府維護他們面子???



    在US都係,接受政府救濟的人,每月有一個限額,都係拿著一張如信用卡般大小的白卡,到超市換取食物,名為「糧食券」





    ========================>>>>>>>>> 李柱明班人講民主, 年年去美國取經, 點解唔學US派福利卡比班公援人仕???? 難道怕得罪班公授人仕, 冇左呢個階層0既選票????? 如果邊個肯企出來選舉, 目標 "取消公援 又或者 制定一系列可以抵制懶人0既對策" 公援係用來應急, 幫助遇到有困難人仕渡過難關,唔係一世幫呢班人應急, 呢個先至係真真正正為香港好0既人, 相信80%香港人都會選佢, 問題邊個肯企出來.



    福利卡係一個很好的做法, 班人食住都唔係好差, 成日話自己食"爛菜" 用福利卡可以知佢地食d咩, 唔使講大話. 我亞媽日日去公園散步, 見好多獨居長者攞緊公援, 問佢地公援夠唔夠食??? 呢班長者, 話食得幾好夠食, 佢地話好滿足, 呢班長者好有良心, 反而班後生0既好人好姐, 好唔滿足, 成日嘈嘈閉, 好似人地欠左佢地咁, 靠公援仲要食燕窩, 成日去飲茶咩,冇可能掛!!! 講真我地靠自己0既,都係好慳儉, 成個月先去飲一餐茶, 平日都係自己係屋企煮, 又健康又慳錢又食得好, 下下出來食飯, 儲唔到錢架.



    福利卡標籤呢班人, 岐視????? 咁職業和工種分好多, 文員,經理, 老細,包裝工,咕喱,外賣等......職位有高有低, 一聽個名, 已經知佢係高層還是低層, 唔通又標籤左某類人, 岐視某類人咩???????????????? 用福利卡有好多好處, 公援呢班人現在到手, 唔使話比人呃左, 又唔使話係街跌左, 又唔使話比人打劫, 又方便政府做數字統計知道班公援人仕食得飽唔飽, 有咁多好處, 點解唔用呢?????????? 除非班公授人仕想出古惑, 個長者話隔離公援家庭, 佢地d小朋友配眼鏡, 有津貼, 話唔見d錢3次, 竟然足足比左佢地3次, 又有d話唔見d錢冇錢去交租, 比幾次, 都係唔見, 又要比幾次.......如果咁都係岐視, 唔該政府比份工佢地, 指定某些政府外判承建商撥一部分職位出來作為佢地投標0既條件, 一定要請呢班公援人仕, 等出面機構訓練下佢地似返個人, 自己教唔掂呢班人咪比出面0既人教囉.



    好多新來港公援長者, 話佢地新來港都唔識點攞公援, 係某d社工教唆佢地去攞, 叫佢地詐病, 成功取得公援, 好多社工為左有份工," 吃內扖外,慷他人之慨" 呢個都係大問題, 最主要政府公援制度問題, 有好0既制度, 懶人和無良社工冇得出術.


Log in to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