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聯會一直係商界既一隻Dog,一面自稱代表工人,但組織既工會都係同有錢佬服務,搵盡money和政治著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