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頭當女奴的感覺.........





  • 女奴





    係咩感覺?同埋會做d咩架?



  • 開頭當女奴的感覺.........其實有點虛幻、不真實的感覺,可能因為這個原因,就較容易放下自己。而主人開頭對我不算嚴例,只會一步一步讓我習慣,所以比較好一點。



  • 因咩嘢促成妳願意當女奴?


    妳主人又點對妳?



  • 受痛的訓練





    以下是給為奴的:


    痛,是三樣為奴最需要特破的東西的其中一樣,另外兩樣是「羞辱」和「類似吃屎的服從」。不過今次我只想分享有關受痛的經驗。我從前是個很怕痛的女孩子,今天也是,有人說被虐得多就會冇噤痛,但我的經驗不是這樣的。痛仍是痛的,只是忍得就是了。而忍得幾多就視符你想為主人附出幾多啦。




  • 受痛的訓練





    以下是給為奴的:


    痛,是三樣為奴最需要特破的東西的其中一樣,另外兩樣是「羞辱」和「類似吃屎的服從」。不過今次我只想分享有關受痛的經驗。我從前是個很怕痛的女孩子,今天也是,有人說被虐得多就會冇噤痛,但我的經驗不是這樣的。痛仍是痛的,只是忍得就是了。而忍得幾多就視符你想為主人附出幾多啦。



  • 先前也提過我主人是個直接了當的人,所以其中一樣他最愛的刑具當然是籐篠啦。籐條和鞭有很大的分別,用法很簡單,痛的感覺也不複習,就是很痛。從第三個月的為奴生涯開始,苔刑沒有離開過我。由開頭用文具店那總比較幼和輕的籐篠,到主人在買gay sm toy的商店訂來的1.6cm粗的籐條,還有在owk買的heavy leather cane,都代表就我的成長和我對主人的愛。但這確實是令我死去活來的刑具。



  • 中間的轉變對我來說單靠一個字——「忍」。由第一次苔刑的頭十籐,已令我痛到眼淚都哭出來,主人擦乾我的眼淚時,我對主人說放心打吧,你開心我開心。當然主人會打得放心,我就更痛到入心啦,但感受到主那份喜越時,就是我忍下去的動力。





    過了不夠一年,我對主人的愛已到流血的地步!即是在苔刑裡被主人打到皮破肉裂,但我是甘心的。





    你準備為你的主人承受更多嗎?




  • 通常受苔刑的第一個部份就是patpat,但其實還有幾個更可怕的地方。有些說話想跟為主人的說:





    各位主人,請要錫住你們的奴啊!不要一次就玩殘它,受痛的能力人人不同,應逐個地方去訓練。我有個提議,是每次受痛訓練時都加上震蛋和按摩棒幫幫手,這才是性虐嘛,奴會爽很多的,也會愛上受痛。





    其他幾個我主人愛打的地方就是「大腿前」、「大腿後」、「小腿」、「腹部」和「腳板」。這些地方全都令痛苦升級多培,初奴不適大力打,試下還可以。在夏天時主人不想打花我的美腿(我愛穿熱褲的),我有時又會穿露臍的,所以會打腳板多。





    打腳板是極痛苦的事,因為痛一半的力度打已經有一培的痛楚,之後還要行路。



  • 大部份的刑罰其實都不是完了調教就完的,因為痛楚和傷口不會立刻痊癒的。





    苔刑對OL來說麼該是十分難受的,因為可能受一晚的刑罰,還有幾天的痛苦。因為我不用上班的原固,主人喜歡為我提供一些刑罰之後的享受。





    其中一樣非常痛苦和尷介的就是狠狠的打完一頓腳板之後,主人帶我行石椿路。其實不只是行,主人還會要我跳!那痛的感覺就像是由腳傳到心,再痛到上腦。我冇一次能禁住眼淚。之後還要穿釘鞋回家,是裡面有膠釘仔那種,每次我都想避過大廈管理員的目光。



  • 主人的手技和口技都相當了得,每次都是弄到我快要高潮的時候訓練我。開頭的訓練很簡單,只是吮下腳指(乾淨的)、一些服從訓練和受痛的訓練。主人喜歡叫我合埋眼,之後開始弄痛我的乳頭,不準我出聲,要我在靜默中享受那痛的感覺。一日一日過去,痛和性我都分不開了。沒有痛的感覺我根本得不到高潮,我知到主人的調校開始生效了。





    主人上班時我也有工作要做,我每天要健身,睇下sm dvd之類,有時幫主人拿西裝去洗etc.





    過了一個月,受痛方面我已經接受到木夾和滴臘,也習慣了吞精。對於主人的指示一般都會自然服從。那時主人開始羞辱的調校。主人要我在家時帶狗帶,調校時帶口球,主人回來時全裸的等他。





    可能在家比較得閒,我發覺我越來越婬蕩,主人上班時我常常自慰,而滿腦子是被虐的情境。



  • 我在網上的留言板常常見到一些為主的不滿女奴的服侍,又或者是主人想不著如何訓練才好。希望我的分享會幫到你啦。





    口交


    口舌的服侍是女奴最基本的服侍,技巧和耐力都是的訓練的。可用假陽具練習舌頭的力度和如何刺激主人的龜頭。也要練習深喉,減少嘔吐的感覺,練得好的話應該可用喉的收縮來服侍主人。男的說是吧?這樣爽嗎?我過住每天會為我的主人口交,並吞下所有精,有時會唅在口中玩一會給主人看才吞。





    吮腳


    我明白開頭是很難接受男人的腳氣味,但一定會習慣的。主人尤喜歡女奴吮最髒的腳。一個好的女奴不但會為主人吮腳指,並用口為主人的腳按摩。



  • 講到飲尿,就不容易了。第一次主看著主人尿在透明杯內,就開始想嘔了,因為尿遏味很攻鼻。這次主人頗嚴例的說,可以慢慢喝,但一定要喝完,還放了一個大盆,溜出來的也要再飲。我飲左一細口,即刻反胃,有點鹹、又有點苦、又有點甜。還記得主人溫柔的掃掃我的頭,我再試一口,但又反胃。記不起反了幾多次胃了,我哭了,和對主人說我做不來。主人拿出膠衣夾來說幫幫我,一陣痛感令我震起來,之後再慢慢喝下去。最後都完成了。





    有些小說裡的奴說尿喝多了就會愛上,甚至話好好味,對我來說就不是了。到現在為止我仍然覺得它超難喝,唯一是我控制反胃的能力好了..........



  • 飲尿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奇怪的東西,就是主人看見奴飲尿會很興奮的。或許這就是權力的像徵吧!





    我覺得這是每一個女奴都應該要做到的,一方面是順服你的主人,更是對自我價直的反影。開頭飲尿是有一定難度的,一兩口好像不大問題,再喝下去就會有點反渭。我的經驗是趁熱飲比較容易一些。不過主人見你喝得容易了,又會要你喝多一點,又會吃多D熱氣野添啊。有時都幾得意





    再進一步就會尿在你的飯裡要你吃,這個蠻慘啊!



  • you are great



  • master 你又係點對你既女奴?



  • I don't have one, how long did he train you?



  • 8 年



  • i see, it takes a lot of time





    so do you have feeling for normal sex?



  • hi, i never trued this be4 n u wanna give me a chance to try?ad me kennethchan615@hotmail.com



  • ken6969 我只會忠於我既主人



  • I respect tha, he trained you loyalty as well?





  • =.=真係咩人都有...好變態



  • that's very nice, I respect that





    so how often does he give you order?



  • 好奇問下


    佢係點搵到你


    定你又點搵到佢?



  • yes, I want to know too



  • 女奴 :





    想問你, 飲尿有哪幾種方式?


    你會用口含著陽具讓他直接小便進你的嘴內, 你一路一口一口地飲下他射進嘴裡的尿液?



  • 你好勁呀女奴


    我都有sm傾向,不過我就接受唔到痛同埋飲尿呢個方式



  • 女女





    飲尿唔係一下可以接受到, 有時要一步步黎架



  • 或者啦




  • 女女





    最初女仔要嘗試用個嘴接住男人射出黎d 尿....



  • 我都未聽過女奴要飲尿同俾人真打





    俾我遇到個咁既master就幣啦



  • 女女





    咁你有無口爆, 食精.... 甚至舐佢地 c 眼?



  • 有嘗試過,唔係好多次



  • 我都唔接受飲尿, 我諗亦唔係每個主人都鍾意呢樣野既









  • 係囉


    你有當人女奴嗎?



  • 女女,





    有呀, 曾經先後有過兩個主人



  • 而家都有?


    你係邊度搵?


    佢點對你呀?





    我就一個都未試過



  • 第一個係以前其中一個男友...





    第二個係網上識, 識左好耐再見多幾次先係既.......不過都已經係好耐以前既事咯





    好多樣野喎....不過都係視乎大家既溝通, 佢地都係鍾意綁, 鞭, 拘束, 等等啦



  • 係你要求你男友咁做定係佢?


    我唔敢同我男友講呀





    我覺得你呢type好玩d



  • 我以前都做過一個主人的女奴... 後尾結束左之後,好長的一段時間我完全係無曬高潮... 普通的性愛比唔到果種感覺我..





    一個月前我偶然遇番主人... 好難抗拒地同佢發生番關係,而家都唔知點算.. 因為我本身有男朋友了



  • yu,





    咁佢有冇再揾妳?? 妳同主人做係咪high過同男友做?



  • 佢有再搵我...





    係,同主人做high 好多好多... 完全唔同



  • yu,





    妳有再去俾佢調教?



  • 我無... 但同佢做果陣.. 好自然佢命令番我做以前既野... 我心入面其實好抗拒,但唔知點解後尾都照做左



  • yu,





    主人叫妳做乜?



  • 其中一樣係佢要我跪起度同佢含。



  • yu,





    佢最過份會點對妳?



  • 佢試過起我口度小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