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耐咗_ 難免知道人,總會慢慢咁將過去淡忘_又會睇住啲嘢,無聲無息咁樣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