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女特權在香港內部的差異



  • 有人認為香港的年輕女性在社交及工作上均具有很多特權,而這些特權則往往是靠犧牲「麻甩仔」的權益及尊嚴來維繫的。對於這種情況,互聯網上及其他媒體已有大量文章作出了解釋,一般認為是香港的獨特文化環境使香港的年輕女性可以很巧妙地穿梭穿於中西之間及古今之間的價值觀,並只享受其中的權益,而毋須承擔其中的義務;又或者認為是港男之間比較不團結所引致。這些觀點主要是用於分析香港與其他國家或地區之間的不同,但對於香港不同行業或圈子之間,年輕女性所享有的特權的差異(或根本有沒有特權),以及不同行業之間的基層男性員工受到女性同事的尊重(或羞辱)程度的不同,卻很少有文章談及。



    香港的年輕基層港男(「麻甩仔」)受到女性尊重的程度不及鄰近國家及地區的基層男性已是一個毋須討論的問題,再為此撰寫道德文章意圖挽狂瀾於既倒,已有點思想落後於形勢,就好像指出為甚麼美國人民有權選出自己的領袖,而我們卻不能,是很幼稚的。對於身處「災區」的基層港男而言,讓他們知道日本的女性是如何溫柔,西方的女性是如何大方,是毫無意義的。反而讓他們知道在香港那種性質的圈子或行業能夠容許基層港男擁有尊嚴(相對地),更為實際。當然還有另一種獲得尊重的方法,就是基層港男設法使自己成為高層港男,這亦是港女一向以來最鼓勵的一種方法。



    在香港,到底怎樣的工種或建制能夠容許基層男性員工擁有尊嚴,亦即年輕女性的特權會受到某種程度的壓抑。答案就是官僚體制,這並不一定是指政府工,公營機構或一些大集團(尤其是英資)的「舊制」員工亦屬此列。雖然官僚一詞在民間有點負面的意思,但無奈的是,在香港真的只有官僚這種僵化、無效率、程序先決,且事事強調政治正確的體制才能在某個程度上壓抑了年輕女性的特權(男女「被迫」平等)。例如在這種體制中,高級職員受到制度上的「綁手綁腳」,很難給予異性(包括男女)任何特別優惠,這就從制度上保証了男女平等,並確保了基層男性員工的尊嚴。任由人性「自然」發展,年輕女性獲得特權及基層男性員工被(港女)define為「騎呢怪」是物理之必然,此事與道德無關。



    至於怎樣的工種或建制的基層男性員工會處於毫無尊嚴可言的狀態,這應該會是一些高度競爭,在資源調度上毫無Buffer可言,並且經常需要「執生」及應變,以「森林定律」運作的體制(自然狀態)。在這種體制中所謂的道德、Honest system或社會契約無從談起,而在激烈的競爭中只會有少數人跑出。女性員工在這種高度競爭的體制中,通常不是處於「壓力線」或「問責線」之上,她們多數是以後勤的形式存在,例如文員或會計等,她們雖然不是這些基層男性員工的「上莊」,但卻能以旁觀者的身份觀察這群處於「問責線」上(但權力不足)「麻甩仔」的廝殺、畀「老屎忽」玩及被照肺的過程,她們則繼續保持公主的身份,並且準時收工,漸漸地成為這群「麻甩仔」形式上的「上莊」,她們雖然有責任在工作上為這些「麻甩仔」作出支援,但很有機會以極其赤裸的雙重標準演繹出來,對高級男性職工的order當然立即跟進,而對少數有「當扎」跡像「麻甩仔」的要求亦會予以follow,至於對大部份毫無上位跡像的「騎呢怪」的要求,她們有可能採取令其感到頗為難堪的方式來回應。



    這種雙重標準或許有其實際需要,因為在這種高度競爭及在資源調度上毫無Buffer可言的體制內,即使是作為後勤的女性職員其工作量也是不輕的,如果能夠選擇性地減少一部份來自最沒有議價能力的「麻甩仔」的要求,工作量也自然減輕。這種技倆港女並沒有申請專利,她們也沒有資格申請專利,這種技倆在不同體制中的「老屎忽」天天也在應用,這些「麻甩仔」最終也可能成為「老屎忽」(要是他們不能成為高級職員的話)。分析「港女問題」並不是靠道德的,港男由「男丁」淪為「麻甩仔」的過程也不是用道德就能解釋的,這是一系列複雜的博弈過程。上述推論及假設不過是在「森林定律」下基層男性被「賤化」的可能模式之一,各行各業有其獨特性不能一概而論,但總原則是愈接近「自然狀態」,愈沒有規矩,就愈弱肉強食,基層男性的所謂尊嚴亦無從談起;港女在這個時候就扮演著「天擇」或「性擇」的角色,只會對少數港男給予禮貌及尊重。而事實上,在自然界中通常只有六分之一左右的雄性享有交配的機會。



    在這種高度競爭及在資源調度上毫無Buffer可言的建制中,維持體制內一定程度的不公義,或許更能符合一部份高層港男的利益。港女的所謂「上莊」不過是一個泡沫,真正「渣莊」始終是極少數的港男,「港女問題」對他們來說非但不是問題,甚至是契機,使本來應該指向自己的箭頭指向了港女,階級鬥爭變成了性別鬥爭,高層港男躲在背後笑過不停。沒有具真正意義的工會,沒有完善的勞工保障法例,沒有具尊嚴的社福制度,奢言基層男性的尊嚴,是浪費時間的。



    為什麼諸多規舉的官僚體制能夠保衛「麻甩仔」的尊嚴呢?首先要承認一個殘酷的現實,就是在「自然狀態」下「麻甩仔」是沒有尊嚴的。而香港與其他發達城市相比的確以更接近「自然狀態」的模式來運作,官僚體制正好是一道小小的防火牆,用以抵擋「自然狀態」。法律、規則、道德或社會契約都有共通之處,就是某種影響與改善人類行為的機制,讓人類的行為不那麼「自然」,因為一旦少了外在的行為規範,大多數人都將自私自利。規則可以避免人們在面對特定的情況下基於自私的成本效益分析而做出只為個人著想的決定。規則要求個人在思考時應更一般、更共同體及更道德一點。規則的功能在於改善自然狀態,將人們從恐怖的自然狀態提升到文明狀態,這是場永無休止的挑戰。康德認為,人類的第一個政治責任就是離開自然狀態。



    所謂的港女問題,其實是她們的行為十分「自然」而已。



  • "港女的所謂「上莊」不過是一個泡沫,真正「渣莊」始終是極少數的港男,「港女問題」對他們來說非但不是問題,甚至是契機,使本來應該指向自己的箭頭指向了港女,階級鬥爭變成了性別鬥爭,高層港男躲在背後笑過不停。"


    有見地!!


Log in to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