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Lunch有個同事講黃色古仔, 整到我成個下午都做唔到野, 攪到連對絲襪都濕埋, 有無女仔都有咁既經驗呢?





  • hi ivy, 妳咁易就濕.......嘻嘻



  • 咁緊要.. 係咪佢講中左一D 你既 fantasy 呢?!?




  • hi ivy





    你在邊個區返工, 等我幫下你



  • 一定濕喇ivy點解只為d幾日都潮濕



  • 我有wor, 喂, 不如msn傾下丫



  • 係呢度講下先啦...



  • 咁你睇呢度d thread有冇wet到?



  • 聽下鹹故咋喎


    你都好敏感



  • ivy





    你好耐冇ml?



  • 你好易撻著....正喎!


    係咩鹹故?



  • ivy


    仲以為你會分享下, 話咁快就閃!



  • 呢樣古仔得唔得呀?



  • 小女子今年二十八歲, 獨身, 是雙性戀者, 在一間中型機構當Programmer. 我的外貌雖平凡, 但我水汪汪的眼睛, 長長的秀髮, 魔鬼的身材, 也可成為東方女性的典範. 不過, 可能我5'7"的高度, 以及對公司電腦的熟悉程度, 令男仕們卻步, 女仕們產生妒忌.





    公司的同事從來都只是說我能幹(指工作, 不是性方面), 很少稱讚過我靚女; 加上公司文化較保守, 上司喜歡職員衣著有Executive Look, 衣裙薄一點便會和妳「訓話」, 裙腳短一些又不高興, 使我的魔鬼身段(36C-24-34)無法在平日向人展示.





    今年的復活節, 我有一段奇異或甚至荒唐的經歷, 使我沉睡了多時的性慾恢復起來.





    我的一位姊妹出嫁, 在尖東海旁一間五星級酒店擺酒, 酒店送了一晚海景套房給新人作賀禮, 本來新人打算在酒店渡過一晚, 第二天才到歐洲渡密月, 不過他們遲了訂機票, 只能在擺酒當晚趕夜機. 因為不想浪費, 所以便將那一晚的房間送了給姊妹團, 還用了我的名Check In, 怎知其他的姊妹在當晚都先後向我請辭, 我只好一個人上房.





    房間在低層的十樓, 通過落地玻璃窗台, 我可以看見整個燈火點點的維多利亞港, 及尖東海旁那個情侶性地的全景, 而窗台的兩側是可看見隔鄰兩間房的窗台的, 如果把窗簾左右完全地打開, 是可與隔鄰的住客打個招呼. 我由於當日早上出門時太匆忙, 所以沒有帶備任何的衣服替換.





    後來, 我便將電動窗簾完全打開, 觀看香港的夜景, 那時已差不多是半夜十二點, 但街上的行人仍很多, 其中有些遊人偶然抬頭望上來, 無論是男的或是女的, 其焦點都通通落到我的身上, 我那晚身穿的粉紅色吊帶貼身長裙, 實可迷倒不少人. 我的心跳正加速, 我的內心擁出一度熱力, 駒使我將身上的長裙脫下, 身上只剩下淺粉色的、無吊帶的乳罩及比堅尼內褲, 不少遊人立刻停下來觀賞; 有一個男人在看見我後, 還叫身邊的女伴停下來一起觀賞, 兩人在笑過不停, 女的拉著男的要走, 男的卻邊行邊望著我, 依依不捨, 差點與其他途人相撞, 真令我啼笑皆非.



  • 接著, 有三個年青人看見了我後, 在大叫大嚷, 他們好像叫我把剩餘的內衣都脫去, 好讓他們觀賞一番, 在他們的鼓勵下, 我慢慢的解開乳罩後面的扣子,一對大大的「蜜桃」立刻程現, 他們更加失控, 差不多令十數個途人都一起望了上來, 我立刻退回房的內室, 在鏡子內窺看自己那個狼狽的樣子, 和那對使人瘋狂的乳房. 我站在鏡子前, 雙手按在那對豐滿的乳房上, 「乳頭」已開始變硬, 我雙手繼續按著、轉著, 使乳頭不斷受到刺激充血而完全硬化起來.














    突然, 房內的電話聲把我從沉醉中換醒, 我戰競地拿起聽筒, 聽筒內轉來一把性感的女人聲, 她是住在我隔鄰房間的住客, 她表示她和她的男友通過窗台的落地玻璃, 欣賞了我剛才的「演出」 , 問可否和我交個朋友? 我一口便答應了, 我叫他們過來我的房間, 我立刻穿回裙子應門. 門打開後, 我看見一個驕俏可人的女人, 她的三圍約只有33-24-35, 在他身旁的是一個略肥胖的男人, 女的叫Rose, 中日混血兒, 懂廣東話, 男的叫Roy, 日本人, 不懂廣東話.





    Rose和我不斷談論我剛才大膽的「演出」, Roy就盯著我那對「車頭燈」上的那兩點凸點, 她又問我在被偷窺後會否覺得興奮? 有沒有性方面的需要? 我坦然地說是. Rose聽了後便行到我面前, 坐在我身旁, 輕輕吻我的粉臉, 粉頸, 肩頭, 背部, 那時, 我漸漸開始感受到女性的溫柔, 她拉低我裙的吊帶, 咀唇向著乳頭狂吻, 接著舌頭在乳頭上打轉.





    我開始興奮地叫了出來: 「唔好啦!唔好啦!好痕呀!好痕呀!」Rose聽見我那樣, 非但沒有停止, 雙手還伸入我裙底內, 撫摸我的雙腿, 她非常溫柔地由小腿慢慢向上撫摸, 當她的手到達我的內褲時, 她便把它拉了下來. 另一方面, Roy則靜靜地坐在沙發上觀賞我倆在床邊所作的一切, 他似乎沒有打算加入.





    Rose的頭接著鑽入了我的裙底內, 狂吻我「芳草」一帶, 吻了一會又伸出舌頭撩弄我的「小妹妹」, 我又忍不住地叫了出來: 「唔好啦!唔好啦!好舒服呀!好舒服呀!」過了一會「小妹妹」裡的汁液便流出, 汁液加上Rose的津液, 發出一種醉人的香味, 香味又滲回入了「芳草」內, 令我那裡有一異常的快感, 那快感便將我帶進了仙境, 我用雙手按在我那對豪乳上, 不久, 我便達到了高潮. 為了答謝Rose, 我用同樣的方法為她服務.





    我們一直激戰到零晨, 當陽光射進房內時, 我們才結束戰事, 全裸地倚在窗台旁曬太陽, 我們都大方地讓途人觀賞我們那美麗的胴體呢!





    我和Rose協定有時間的話我們都會再到這裡「演出」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