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做第三者係咁辛苦,繼續等待還是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