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女揭露迪士尼中國血汗工廠內幕





  • 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SACOM)呼籲更多人關心工人的命運





    2002年的一天,在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讀書的丘梓蕙從一場講座中得知,1993年深圳一家名為“致麗”的港資玩具廠發生火災,致使80多名女工死亡,100多名女工受傷。這家工廠代理生產的是義大利某著名品牌的兒童玩具,香港老闆並不富有,賠了100多萬元就破產了。由於義大利企業不願擔負責任,受傷女孩命運悲慘。





      這樁往事讓丘梓蕙十分憤怒。丘梓蕙從此注意到一個事實:為了降低生產成本,許多發達國家的著名企業紛紛把代工廠轉向中國等發展中國家,卻對代工廠的勞工權益視若無睹,不願承擔相應的責任。





    丘梓蕙和她的同學在那年暑假組織了一場“乾淨衫”行動,期望用實際行動來改善工人的待遇。每年開學,香港各大學學生會都會組織迎新營活動,參加的學生都穿上印有學校標誌的T恤,每年學生會都會定制不少T恤。丘梓蕙與香港幾所大學的學生會交涉,遊說他們參加“乾淨衫”行動,最後有5家大學參與了這項活動,它們一共要定制1萬多件T恤。





      丘梓蕙和學生會幹部到廣東中山的一家制衣廠直接下訂單,把銷售商對工廠盤剝的那部分利潤直接交給工廠,同時提前40天下訂單,不讓工人加班,每件T恤還多付2元錢用於提高工人待遇。





      40天後,1萬多件T恤加工完成,丘梓蕙和同學們來工廠提貨,同時給工人“派錢”。“儘管每件衣服我們只是多付了2元錢,但是每個工人可以多拿100多元錢。”那一天,丘梓蕙看到了工人們燦爛的笑容,“乾淨衫”行動成功地體現了一種力量——消費者在購買過程中所能擁有的善的力量。





      2005年大學畢業後,丘梓蕙決定把喚醒中國消費者力量當作一項事業來做。她與一班志同道合者共同創立了“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以下使用簡稱SACOM)。SACOM還有100多名顧問,他們都是世界各地的大學教授,運行一年多來,正是這些顧問的捐款維持了這個組織的運轉,解決了丘梓蕙和兩個同事的生計。當然,丘梓蕙還拿著調查計畫向一些慈善基金會申請財力支持,也拿到了“一點點的錢”。





      “企業對供應廠商的查核報告往往是不公開的,這樣,即使有工資過低、工時過長、招聘童工等違法情況,消費者無從知曉,更遑論敦促企業及其供應廠商改善這些問題。”丘梓蕙和她的同事決定改變這種現狀。





      丘梓蕙的做法是,組織香港大學師生志願者到跨國公司在內地的代工廠進行獨立調查,並把調查結果向公眾公佈,以喚醒消費者對企業不良行為的關注,從而形成一股壓力,迫使企業改善現狀。





      2005年暑假,丘梓蕙首先把槍口對準迪士尼,帶著大學生志願者到珠三角4家迪士尼代工廠調查。歷時3個月,調查了120名工人,結果觸目驚心,調查報告“找回米奇的良心”於香港迪士尼樂園開業前夕公之於眾。





      丘梓蕙作為新聞發言人,親自在新聞發佈會上介紹調查結果。據她稱,迪士尼以不足最低工資的條件雇傭珠三角的工人。4家工廠中,3家不符合當地最低工資要求,平均時薪只有2.7元人民幣。迪士尼公司雖然巡查工廠,但工廠大多做假應對……





      “‘有良心的消費’是消費文化的新趨勢。全世界的消費者都開始要求他們所購買的品牌產品不是由血汗工廠生產的。尤其是熱愛米奇老鼠及小熊維尼的消費者,更不希望他們購買的玩具、衣服及圖書是以非法剝削勞工換來的。”




  • SACOM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以及他們精心挑定的這個特殊時間,使這份調查報導產生了轟動效應。結果,迪士尼被迫和SACOM談判。丘梓蕙幾次到迪士尼香港辦公室和對方交涉。遺憾的是,他們提出要迪士尼公佈所有供應商的名址,以及提供資金讓SACOM派人到代工廠進行工人培訓的要求都被拒絕,雙方不歡而散。





      2006年暑假,丘梓蕙再次帶大學生進入珠三角,針對另3家為迪士尼供貨的外資廠商進行調查。調查發現,3家工廠平均時薪只有2.04元至3.41元,比當地最低工資標準少了15%至50%,而且3家工廠都沒有支付工人法定加班費。淡季時,老闆強迫工人“調休”(無薪假期);旺季時,每天工作11至14小時,每月共工作332至360小時,比法定最高工時高出71%;工廠宿舍一層住180名工人,只有一個浴室及廁所……這種做法也違反了中國頒佈的《勞動法》。





      2006年9月10,香港迪士尼樂園開業一周年前夕,SACOM的第二份報告“繼續尋找米奇的良心”出爐了。這一次,丘梓蕙選定了在香港迪士尼樂園門口發佈這份報告,並印刷了1000多份傳單發給前來遊樂的消費者,結果傳單被一搶而空,“消費者很支持我們”。





      9月12日,周年慶典酬賓,香港迪士尼樂園給香港很多民間團體贈送了門票。有些團體自己用不完,轉贈了10張給SACOM。丘梓蕙和大學生志願者在迪士尼樂園痛痛快快地玩了一天,下午,大巡遊開始前,遊客們都聚集在主幹道兩旁,等待目睹白雪公主、米奇老鼠、唐老鴨等童話人物的出現。這時,丘梓蕙和志願者們掏出了藏在口袋�堛漸炳齱A戴到身上,拉出橫幅,抗議迪士尼對中國工人的不負責任行為。





      “10多個保安馬上跑過來,圍成一圈,把我們圍在�堶情C”儘管如此,丘梓蕙還是覺得在迪士尼樂園�塈傸部妨雃n玩”,而且達到了向迪士尼公司施加壓力的效果。





      一個多月後,迪士尼停止向這次SACOM披露的一家深圳代工廠下訂單。這是一個令丘梓蕙始料不及的後果。從10月到現在,SACOM不斷和迪士尼交涉,要求恢復訂單,並努力改善工人的工作條件。這一次,迪士尼不再像上次一樣把丘梓蕙請到辦公室喝茶,而是關上了對話之門,“他們就是不管,不回應”。





      不會永遠幫倒忙





      這家工廠名叫龍崗煌星輕工製品廠,是一家日資企業,為迪士尼加工鎖匙扣,工廠80%的訂單來自迪士尼。迪士尼停單後,煌星廠立即陷入困境,近1000名工人沒活幹了。





      最近,一些代工企業工人給丘梓蕙傳來消息,工廠2月1日將辭退所有保安。“連保安都全部辭退,這家工廠要倒閉了。”聽到這個消息,丘梓蕙揪心不已。她創立的SACOM以幫助企業找回良心,進而遵守內地法律,改善內地工人權益為己任,“沒有料到會發生這種結果”。





      如今,春節快到了,不少丟掉工作的工人已經提前返鄉。最令丘梓蕙欣慰的是,由於珠三角鬧“民工荒”,不少工人又重新找到工作。她慶倖自己少了一些難以承受的自責。







  • 然而,這依然是令人難以置信的事實:三個24歲上下的香港女孩,帶著一群大學生志願者做了一個調查,發表了一份報告,結果令1000個工人丟掉了飯碗。





      這是不是SACOM的責任?丘梓蕙告訴記者,她的內心有深深的不安,但此事責任不在SACOM,而在迪士尼。她說,迪士尼“停單事件”是一種逃避責任的行為,把全部責任推給了代工廠。如果這是一家迪士尼在歐美的代工廠,這家公司未必敢這麼做,因為歐美的消費者運動已經成熟和強大,“歐美消費者不會答應,他們會發動反對活動,包括不消費運動,讓迪士尼得不償失”。





      丘梓蕙介紹說,在歐美,如果代工廠被消費者團體調查出有環保問題或勞工問題,品牌企業必須必須與代工廠一同合作��實踐改善計畫,當中包括採購制度、工人培訓及工人投訴及監察的機制。如果代工廠改過自新,品牌企業必須繼續下單;只有代工廠不願合作,拒不改進,品牌企業才可停掉訂單。總之,品牌企業必須給代工廠一年的緩衝期。





      正是基於對歐美消費者運動的瞭解,丘梓蕙起初認為迪士尼在中國也會遵守這一原則。但是,丘梓蕙錯了。究其原因,是中國消費者力量尚未崛起,消費者向迪士尼施加壓力的力度尚不能跟歐美消費者相提並論。丘梓蕙發現,SACOM的兩次調查不僅沒有“找回米奇的良心”,反而激怒了迪士尼,讓迪士尼做出了報復性的行為。





      然而,中國消費者力量的崛起,不會是“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丘梓蕙覺得這個過程可能需要10年。





      “我們暫時還不會發動罷買行動,但是我們會繼續調查迪士尼代工廠,告訴公眾迪士尼的利潤是建立在剝削內地工人的基礎之上。”根據計畫,2007年暑假,丘梓蕙還會帶大學生志願者到珠三角調查迪士尼代工廠。





      丘梓蕙的夢想是讓迪士尼成為中國的耐克,願意增加企業社會責任的透明度,公開廠商的名稱與地址,接受消費者的調查和監督,同時提高訂單價格,延長交貨時限,以反映合理的勞動成本。





      “如果越來越多的中國消費者寫信給香港迪士尼樂園,或者發電子郵件告訴迪士尼,他們不買產自血汗工廠迪士尼紀念品,迪士尼就會感到越來越大的壓力……”丘梓蕙說她期待這一天的來臨。丘梓蕙說,如果消費者施加的壓力足夠大,SACOM就不會幫倒忙。





      丘梓蕙非常樂觀,她相信歐美消費者運動的路徑可以在中國複製,終有一天迪士尼會作出合理的姿態。然而,眼下的困局是明顯的,面對這些處於利益鏈上游跨國大公司,SACOM的聲音,中國消費者的聲音,依然那樣微弱。




  • 港女生「推倒」深工廠招怨


    (星島) 02月 14日 星期三 03:30AM


    (綜合報道)





    (星島日報報道)中大女生丘梓蕙去年調查指深圳 多家生產迪士尼 產品工廠,嚴重剝削工人利益,惟報告卻惹起軒然大波,其中一家被點名批評的深圳煌星廠,疑遭迪士尼取消定單,上月底執笠,八百工人臨近春節前失業,廠方與工人皆指責丘為工廠結業的「罪魁禍首」。丘表示理解工人心情,並強調永不言悔,但對於迪士尼的做法感到無奈。





      據內地《南方都市報》報道,本港「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簡稱SACOM」於去年暑假,到珠三角 進行調查,了解迪士尼物品生產商的員工工資收入、加班情況、社會福利等問題。





      同年九月,SACOM成員丘梓蕙,向傳媒發布三家迪士尼物品產廠剝削工人的調查報告,其中一家為深圳煌星廠。





      丘當時手捏米老鼠表示,調查發現,迪士尼不定期赴內地簽約廠商的查廠行為,並未能遏止生產商侵犯工人權益,也未能減少工傷事故發生,當全世界讚歎中國商品物美價廉時,卻不知許多內地工人,正遭遇跨國企業剝削。





      被點名指剝削工人的煌星廠,位於深圳龍崗街,擁有十八年歷史和八百多名員工,八成定單來自迪士尼,主要生產日本迪士尼紀念品。至上月三十一日突宣布結業,翌日,近百名工人堵路抗議,工人們恨的不僅是老闆,遷怒丘梓蕙,「是她的調查導致我們失業。」許多工人憤慨地說。





      迪士尼亞太區總部表示,煌星廠違反勞工準則的情況已經引起了迪士尼的注意,因煌星廠在審計中出現了問題,並不接受再次調解,且聲稱迪士尼的勞工標準要求太嚴苛,故終結了與迪士尼合作關係。



  • on9 懲戒男, 扮咩能野ar, 改alias唔敢用nickname ar? 邊個夠你咁有heart咁鐘意收集同post潮文? 講野態度, 措詞, 連思維都一能樣, 當人白痴ga? 你唔只一次ga la, 上次俾人踢爆左無聲出la, 你條雞蟲一直有睇呢度, 轉個頭張d post post過去高登度俾人發現左....正一過街老鼠, haha 以上既係我寫既, 出一個post, 心虛既"某人"即現身, wakak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