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找麻煩】說老闆壞話的人



  • alt text

    「潘總,不要說是我說的,這個計劃是不行的。」我在國內出版社工作時,公司的容副總和我往見客戶時在車子上跟我說。

    他口中的計劃是公司兩大產品線之一,是我拍檔著力發展的,而他是推動此計劃的兩個副總之一。他負責產品設計,另一副總則跟進銷售和市務。

    我不置可否。他沒理由不知道我的身份,怎可以在我面前批評公司的計劃?他這樣說,不是推卸自己要承擔計劃失敗的責任嗎?他毫不避忌的繼續說計劃的漏洞,以及公司過去兩年,既未能堵塞漏洞,亦解決不了人手不足的問題。

    當年我剛和他去拜訪一個很重要的客戶,客戶非常讚賞我們產品的優點,但對我們為產品提供的售後安排略帶疑問。

    那時我已感到奇怪,公司的產品是市場上最佳的,用過的客戶都強烈推薦,但怎麼我們的銷售卻不升反跌,營業額急劇下挫呢?

    我一面聽他說話,一面分析緣由。

    原來問題出在他和另一副總身上。負責銷售的副總,以及產品設計的容副總先去拜訪客戶,推介產品,當客戶對我們產品表示有興趣時,副總的下屬並沒有即時跟進,致令定單跟不上,人家以為我們沒跟進便訂了其他產品。

    容副總是負責售後服務的,為客戶提供售後服務和培訓,但他和另一副總一樣,對跟進工作毫不著緊。

    我反問他:「你認為計劃不行,你有否跟郭總說過呢?」郭總是我拍檔、他們的老闆。「沒有。」「為甚麼?」「他是老闆嘛!」「那你為甚麼跟我說?」

    「你是香港人嘛!明白甚麼叫做雙贏的道理。」他仍是那副口甜舌滑的樣子,我愈看愈生厭。

    我說:「我是個簡單直接的人,最怕轉彎抹角,你究竟想說甚麼?」

    他說:「我認為這個計劃太有野心了,但公司調撥的資源不夠,所以才遲遲不能在全省內鋪開,我建議......」

    噢!狐狸露出尾巴了。他建議公司把產品設計和售後的培訓外判予他經營,他說:「我要求不高,只是負責廣州、深圳和潮汕三地便可,至於其他地區暫時幫公司做,待你們找到人手後,我才不做。」

    他果然是個有能力的人,亦看通此計劃成敗的關鍵,卻不願意付出心力去促成此事,原因不外乎錢作怪吧。「潘總,我一年才得二十四萬元。說多不多,說少也是事實。」他裝作痛苦不堪的說。

    我不清楚他把公司這計劃拿去一塊會為他帶來多少好處,但肯定不少於二十四萬元,若只是多百分之十至二十,他斷不會提出這個要求。看來他是看準公司的弱點、現時的處境才敢於一擊。

    說完他看著我,以為我會有話說,我笑著說:「你說的是大生意,我沒資格跟你說,你還是跟郭總說吧。」我一招太極推手,把他推向死角。

    人性是很醜陋的,他的貪婪和自私完全掩蓋了他的良知和智慧。人亦是十分愚蠢無知的,竟然會以為找我說一次便能達到目的。

    晚上我和拍檔郭總吃飯時提起此事,郭總氣憤地說:「他來了兩年,一事無成,我就是看穿了他有想法,想自己去做。但想不到他會這麼愚蠢跟你說。」

    我們沒有再分析他為何敢於跟我說,只是很簡單地決定了辭退他,而且是在第二天便辭退他,免留後患。

    「不過,他也做了一件好事。」我笑著說。

    「甚麼好事?」

    「他不是把這個計劃所面對的困境說得清清楚楚嗎?說到底他對公司還是有貢獻的。」我笑著說。

    壞事變好事,他露出尾巴讓我們快刀斬亂麻..............繼續閱讀全文

    轉自 etnet 經 濟 通 生活副刊 辦公室政治


login to reply
 

looks like your connection to she.com messageboard was lost, please wait while we try to reconn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