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主管也不可大石砸死蟹



  • alt text

    「如果我們要做這個小項目,你認為誰人較適合呢?」我問部門主管小林。當時我在國內一間出版社工作。

    在她想著的時候,我笑著說:「我不會叫 Sandy 做的。」

    她立即說:「當然不行啦!」

    Sandy 是她的左右手,我知道小林是不會把她調來幫我的,但我這樣說是讓她安心。那時我是她的上司,正準備開發一個全新概念的項目,理應找最有創意、最有紀律亦最有能力的人來做,而 Sandy 正符合所有條件,所以她應該把 Sandy 調來跟我的。

    我讓小林放心,是希望她支持公司做這個新項目。她說:「按理阿 Lam 和 Apple 最適合,阿 Lam 的點子多,能力亦好。」

    「聽來阿 Lam 很好,但把他調給我,會否影響你現在的工作進度呢?」

    「當然有影響了,不過,你不是說這項目細,需時不長嗎?」她問我。

    我跟她是這樣說的,但我沒有說的是,這個小項目只是超大計劃的第一步,我亦沒有說整個超大計劃要三年時間,我更沒有說我心目中已有適合的人選。

    不想說太多是因為計劃龐大,投資多,故要保密。我沒有正面回應她對項目的規模和時間,問:「Apple 又怎樣?」她說:「Apple 是可以的,紀律好,能力亦不錯。」

    「她真的調過來,對你影響最小吧!」

    小林有點為難的說:「Apple 負責的產品正進入投產階段……」

    我接著說:「Macy 呢?」Macy 正是我心中的人選,我耍了一點「小計謀」,讓小林跌入我的圈套內。不直接要求她放人,是希望由她去決定調哪一個同事給我,這樣會令她感到公司和我均尊重她作為部門主管的決定。

    「Macy 很靜,點子少,跟阿 Lam 和 Apple 比較,能力肯定不足。」小林說。

    「我做的是小項目。」我說:「如果把她調來會影響你的工作嗎?」

    她想也不想便說:「不會!」

    她可能也感到這樣說好像有點不好,略加補充的說:「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她現在做甚麼?」

    「她正在幫 Sandy,調走她也不會有大問題,Sandy 應付得了。」她堅定地說。

    「那麼就調 Macy 給我吧。」我不置可否的說。

    「可是,她能力好像不夠。」小林關心的說。

    聽她這麼說,知道她真是替公司的利益著想,我感到有點欣慰。

    「我們做的項目不大,況且還要先做可行性研究。」我說:「她應該做得來的。」

    就這樣,我讓小林把 Macy 調給我。

    Macy 在小林眼中是個平庸的下屬,既不起眼,亦沒有過人之處。但我認為 Macy 的能力比小林還要高,兩人的紀律性不相伯仲,但小林是個情緒化的人,不能獨挑大樑,反而 Macy 底蘊深,是個可造之才。

    管理人看的是全局,Macy 在小林的部門內沒有發揮機會,並不是小林刻意打壓她,而是因為工作性質不同,小林要的員工是技術官僚,我挑 Macy 是看重她的管理能力..............繼續閱讀全文

    轉自 etnet 經 濟 通 生活副刊 辦公室政治


login to reply
 

looks like your connection to she.com messageboard was lost, please wait while we try to reconn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