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你,看不起。(上)



  • 一位畢業生,回港後進入大企業成為見習生。但他的感情世界仍是一片空白,處男身的他決定下海。

    一晚在蘭桂芳結識位女孩,整晚情投意合,大約零晨三時送她回家。

    坐進車裡,問:「你住那?」她:「火炭」「我也是,火炭那裡?」「九肚山」.... 呆了會,沒有說下去。明白在同一天空下,永恆有著豪宅與屋邨之分。

    送到門口,迎面是一度對等的大門,約高十尺闊十二尺。進屋內是往上下層的樓梯,心裡數著樓梯的數目,大約是二十多級。進到睡房,有獨立洗手間,床的一旁擺放著閃爍的玻璃飾櫃。打開窗簾,居高臨下腳踏河山。

    我無意的走進了社會金字塔頂層的家庭生活,面對未知的各種虛偽與白眼。

    是某次親友聚會,相約在美麗華商場門口等。遠處慢步一位中年女性,頭髮蓬鬆,臉上露出肉毒桿菌的硬膠,身穿綠色小襯衣,前來打招呼「Hi How are you?」從小我的英文成績都不好,但這句英文我還是讀得懂的「Hi,我是西人,你好嗎。」

    整晚沒有與她多交談,她看我的眼神是斜斜的,臉上略帶並不在意的表情。這畫面,這冷酷的神態,腦海中浮現出《射鵰英雄傳》梅超風將要對我行使九陰白骨爪,而我,天性敦厚的郭靖,手上並沒有打狗捧。

    聖誕節她爸會把全公司的人邀到家中聚會,抽抽獎。限於經濟,在文具店選份小禮物。抽獎時,某中年男士抽中我的,第一反應是大叫「誰買的便宜貨!」

    那刻我沒站出來,殭硬地站在原位。當搜出是我,他們爭相前來逐一合照。我沒有反抗,也沒有掙扎。他們的笑容,是可猙的,是岳敏君式的。聖誕聯歡會,我被歡了。

    轉瞬間拍拖大半年。一天送她回家,說「爸準備送我到美國讀碩士課程」.... 片刻沉寂,我「沒關係,每年聖誕及暑期可以回來,相見的時間短了,但有視像,沒大分別」途中沒再多說,最後她忍不住「讀完後爸想我在那邊分公司打點,應該不再回來」說罷不回頭的進入屋裡。

    她要出國,我沒能力阻止,可用什麼來換取她的未來?這也是她爸的心意,捧打鴛鴦。不對,是捧打鵪春,鵪春是我。

    待續。

    FB:浪逃俊


login to reply
 

looks like your connection to she.com messageboard was lost, please wait while we try to reconn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