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徵一個好似咁樣樣既男友 (not SP)



  • 有人響facebook share, 按入去睇下... 有個男仔唱歌 然後有條Link 原來係高登仔好奇咪睇下佢寫乜 點知睇哂.......好睇!!
    依家share俾姊妹睇

    希望可以搵到呢個咁既男人, 睇哂先好話自己得呀下!!! >.<



  • 大家好,小弟姓曹,名子建,土生香港人,今年廿八。


    這夜,很希望跟大家分享一個小故事,


    是小弟跟一位「朋友」的十年故事。





    「朋友……」








    雖然我不喜歡這個稱呼。


    要介紹的話,就叫她 Katrina,


    對,她是陶吉吉的 Katrina,


    也是陳奕迅的 Katrina。





    說到底,我們人生裡頭總有一位 Katrina,


    而她,就是我的 Karina。當下要跟大家分享,


    是因為這個晚上我的心情快要爆標,


    或許在最後一口前把一切寫出來,


    只希望心情能夠好起來。


    或許寫得不好,希望各位體諒,


    也望得有緣人支持。





    http://www.facebook.com/pages/xiao-xing-nu-da-shi-jie/155880857794247#!/video/video.php?v=10151194845640307



    1. 初遇





      Katrina 是我中學同學的前女友,


      第一次見面是中六那年,


      下課後到同學家打Winning,


      在激烈的賽事途中,


      有一位身材高挑,長長秀髮、皮膚嫩白的女生從朋友房間走出來,


      當時她像天使一樣身後氾起一道聖光,漂亮得很。





      「佢係子健,叫人啦!」同學霸氣命令。


      「子健。」天使的聲音甜美,帶有一點爛漫。


      「嗨……妳…妳係………」當時心情十分緊張。


      「Katrina,我條女。」同學以一個錯誤的量詞簡介。


      「家勤,我想飲水呀!」家勤是我的同學。


      「你見唔到我地進行緊國家大事既咩?自己入廚房斟啦!」


      「唔……不過廚房冇水喎……」


      「唉……女人真係……妳響我褲袋拎個銀包落街買啦……」


      「哦……好啦……」Katrina 扁著咀。


      「喂!唔好摷錯呀!依抽係荔枝黎架!」





      第一次跟 Katrina 初遇,


      就是她把右手伸進家勤的左邊褲袋「摷野」


      我心不其然的想,


      除了當我離開以後,


      家勤便立即把 Katrina 拉進房粗暴地大肆搶掠之外,


      這樣漂亮的女生不應該如此疏忽對待……。


    1. 墮落天使





      自那天起,我不時想起她。


      心裡萌生一份情感,


      繪了一幅憧憬圖。


      上堂時看著窗外的白雲,


      不知聖保羅女校那邊的情況?


      穿起格仔校裙的她在做什麼?





      下課後想找家勤一起到網吧打CS,


      豈料他原來一早就逃課走了……





      「喂……你響邊呀?」


      「番左屋企啦!」


      「咁早番去做乜?出黎打機啦!」


      「梗係番黎Happy啦!」


      「Happy?」


      「難得屋企冇人,梗係帶條女番黎砌啦!」


      「呃……唔…咁仲出…出唔出唔出黎打…打機呀…」


      「等佢訓醒再執多劑先啦!」


      「好啦…拜……」





      掛線後,


      想到一條毛茸茸的肉蟲已把我的天使摧毀。


      心裡還不停響起她的聲音「唔…唔…唔唔…冇水喎……」


      我只聽過 Katrina 說過這幾個字,


      然後不停重組和重複的使用在刺痛的幻想裡。


    1. 感冒腸入菌





      家勤跟 Katrina 交往半年,


      間中,Katrina 會來修頓球場看球賽。


      只要她一在場邊,


      我就無法集中精神,


      全程心不在焉,


      本來盯著籃框的焦點,


      眼白會不自控地射到場外,


      本來看守著對手的注意力,


      會被白色恤衫格仔裙的顏色分散。





      「喂!做乜回哂塘架?」家勤喝著佳得樂說。


      「今日…有D唔舒服…」


      「唔舒服就番去訓啦,仲打波!」


      「籃球係我既朋友丫嘛……」





      實情是我是知道今天 Katrina 會來看家勤打球。


      其實除了集中力被分散令表現失準外,


      第二天還請了病假。





      醫生說我感冒腸入菌,


      病情還不輕,


      怎麼還去做劇烈運動?


      他皺著眉給我訓話。


      或許 Katrina 的可愛臉蛋猶如止痛藥,


      看見她,連肚裡的痛楚也忘了。





      對了,


      醫生大概說錯了,


      是感冒菌入腸對吧?


    1. 矛盾





      家勤是我最好的朋友,


      其早熟為他中學時代帶來無限機會。


      對比起,


      條件比我實在優勝得多。





      家境富裕、


      風趣幽默、


      豪邁不覊,


      運動細胞豐富、


      聰明之餘,


      中學時已有一份霸氣。


      男的既欣賞又葡萄,


      女的也受不了他的咀頭,


      聞說學校的女同學,


      稍為漂亮也給他幹了,


      Katrina 是創他職業生涯最長交往時間的女生。





      我問過他為何是次如此長情,


      他爽快直接回了一句:「好砌嘛!」





      家勤是我最好的朋友,


      卻永遠在不知不覺間傷害我的深處,


      他對 Katrina 的輕視如利刀一樣刺我心,


      這種失落漸漸形成了一種矛盾,


      一方面希望他們分手,


      另一方面會自責自己心腸壞,


      再另一方面會給自己借口說,


      Katrina 離開家勤才有真正的幸福……





      然而,Katrina 就是很喜歡家勤。


  • 5.承諾





    「我失戀喇!」一個下午,家勤跟我在小艇釣魚時說。


    「下…你失戀…即係…話你同……」心腸壞的我暗喜。





    「我同 Katrina 玩完喇!」他點起一根煙。


    「點……點解既?」心腸壞的我暗喜,咀邊微微向上彎。





    「響ICQ識左個美國華僑,我要等佢番黎!」


    「幾……幾時返呀咁?」心腸壞的我暗喜。





    「下個月返黎放暑假!」他目光放到最遠,一臉猥瑣。


    「咁 Katrina 佢點…呀?」心腸壞的我開始擔憂。





    「佢以為我講笑……講極都唔明!」


    「下……咁好大獲喎…」





    「最怕佢真係接受左之後會做傻事……」


    「唔會掛?佢咁天真爛漫,冇事既……」





    「佢D Friend一知佢甩拖一定帶佢落老蘭蒲啦!」


    「哇!咁仲有得剩既!?」





    「你知佢幾Kai架啦?一秒就俾D豺狼眈左去!」


    「係……係架……」NO!!!!!!!!!!!!!!!!





    「喂咁啦!一夜夫妻都百二蚊,賣個人情俾我,幫我睇住佢!」


    「下……我……?」





    「係得你信得過架乍!幫我睇住佢,等佢過左關左就完成任務!」


    「哇……呢D苦力野黎個喎……乜…乜咁益我呀?」





    「老兄今日滴水之恩,小弟他日湧泉相報!」


    「聽住先啦……唉。」








    自那天起,


    心裡頭就多了一瓶酒。


    一瓶以感情浸泡的醇酒。


    這段往事記憶猶新,


    今晚,我把這瓶醞釀十年的酒打開,


    獨自坐在沙發上,


    一邊喝一邊按iPad,


    看著她Facebook的照片,流淚。



    1. AA制聯誼





      那天後,


      我開始以個人名義跟 Katrina 聯絡起來,


      她是個沒有多少朋友的人,


      或許女孩子總以愛情為先,


      自跟家勤交往後就斷六親。


      然後勤提出分手以後,


      他刻意迴避還一臉天真的 Katrina ,


      要她獨自過活。


      所以,我的出現得如此順理成章。





      先從聊電話開始,


      得知她的生活狀況、興趣、喜好,


      再不定期約她吃飯,


      陪她看電影。





      她家境不錯,


      家住大型私人屋苑,


      母親是高級公務員,


      還有一個在英倫留學的哥哥。


      她雖然性格單純、天真爛漫,


      會考也有二十分,


      原校直升中六。





      除了會彈一點點鋼琴,


      就是喜歡迪士尼的卡通人物。


      所以十分喜歡閒逛旺角的潮流特區,


      搜羅可愛的文具、貼紙、睡衣。(恤衫長褲那一種。)


      每逢電影院有卡通電影上畫,


      我也會主動提出一同觀賞。


      其實只是陪她觀賞。(我本人最怕迪士尼)


    1. 不能說的秘密





      「我要黎睇你地比賽呀!」Katrina 在我上課時打來。


      「唔好啦…今日決賽…好多人好迫架……」我拿著手提躲在同學身後說。


      「我想黎睇家勤呀!」為什麼永遠不是我?


      「唔好啦!佢今日做後備,唔出場架!」老師好像有所發現。


      「你呃我!佢打波咁叻,點會做後備!」


      「乖啦…第二日先同家勤一齊食飯啦好冇?」老師問誰在後面說話。


      「我要黎呀!點解唔俾我黎姐!?我靜靜雞黎之嘛!」


      「佢女朋友都黎睇呀!!妳係咪要撞到正呀?!」情緒失控,說得很大聲…


      「做乜咁大聲鬧人喎!唔黎咪唔黎囉!」她口震震好像要哭。


      「我…唔係呀…唉唷!乖啦…不如我地今晚去Hello Kitty Land食飯丫?」








      「曹子健,起身!你有冇搞錯,上堂時講電話,仲講到咁大聲,你到底……」








      「我俾先生鬧喇…乖啦,最多比完賽我試下拉家勤過黎一齊食飯好冇?」


      「唔……」


      「答我好啦答我好啦!」


      「好啦……你地加油喇……」


      「嘻嘻……我會加…」








      「曹子健,你企左響身都仲可以講緊電話?」








      「咦?妳o個邊打冷鐘喇,快D去上堂啦!我晏D再打俾你…」


      「好啦,拜拜……。」


      「拜拜。」








      掛線後,


      當然被老師沒收了電話,


      同學們都在笑起來,


      笑我犯校規犯得如此不失霸氣。(把名句套入當年)


      很快便傳遍整層中七走廊。


      都中七了,電話還要家長過來取回,


      校園真是一個永遠純情的地方,


      老師永遠也是一棵棵長不大的植物。


      這部Nokia3210,不打算要了,


      就送給這位地理老師算。





      下課後,


      我跟家勤提著重重的運動包走到西區運動場途中,


      他問我是否交了女友,


      我說沒有,


      他說我撒謊。





      事情是,


      冒犯老師的威嚴也要把電話對話完結,


      為浪漫而挑戰校規和老師尊嚴,


      還給同學們以訛傳訛,


      說我掛線前還來了一個Goodbye Kiss給對方…


      事到如今,


      我又怎開口跟他說,


      電話中的女生,其實就是他的前女友……?





      比賽完結,


      我們不敵對手僅以兩分之差敗陣,


      大家也沮喪地垂著頭,


      唯獨家勤握著女友的手,


      風騷的跟我說一句Happy Friday。(女友已不是美國華僑)


      而我,就揹著重重的ACG運動袋到銅鑼灣受靶。





      「家勤呢?」


      「佢唔舒服,番左屋企……。」


      「佢…佢冇事丫嘛?!」





      「感冒腸入菌姐……」


    1. 衝突





      「你究竟有冇同 Katrina 講清楚架?」


      「講咩姐!都咁耐喇!我仲以為佢已經轉左會添……」


      「你知唔知你一句話想抖下,人地等左你兩年呀!」


      「咁你咪同佢講話我已經唔鐘意佢囉!」


      「呢D野點可以由我呢個第三者講架!」


      「唉……等慢慢丟淡啦!我講到咁清楚,咪仲Hurt佢!」


      「點解你個人可以咁唔負責任架?」


      「情場浪子係咁架啦!女人如衣服,你呢個兄弟都唔明我?」


      「我就係當你兄弟先幫你睇住佢!你唔覺你毀緊佢人生?」


      「你幫佢搵個男朋友啦咁!介紹銘仔佢識囉!Calvin都唔錯,有錢又靚仔!」


      「………你點可以當佢係個波咁傳黎傳去架?」


      「做咩姐!你係咪依家要為條女黎話我呀?」


      「你真係不可理喻!」





      吵得怒火中燒,


      為免有更多衝突,


      我轉身走了。


      離開維多利亞球場,


      獨自走到街上亂逛,


      橫過天橋,


      走到聖保羅中學,


      又想起 Katrina 。


      雖然她快要去英國留學,


      我認識她時,


      是穿聖保羅的白恤衫、格仔裙、白鞋子的校服。





      想一想,


      這是首次確實的肯定,


      在這兩年的照顧裡裡,


      我已不能自拔的愛上了 Katrina 。





      只是,


      一來她是我最好朋友的前女友,


      在道德上始終有著很大的忌諱;


      二來我們的開始就以「姊妹式」相處方式,


      整個關係早已被強力噴髮膠固定了,


      現在才跟她說,其實一直喜歡她?


      我怕連姊妹也沒有得做,


      fxxk my life。


    1. Long D (一)





      「呢度好凍呀!香港有年糕賣未呀?」





      中七以後,


      Katrina 到英國留學。


      起初,她每星期也會打給我閒聊,


      當年偉大的Skype還未面世,


      真不知道段秒計算的IDD要花多少錢。


      於是,


      每次收到她的來電格外窩心。





      這樣的跨越歐版塊的IDD維持了半年……


      直到她在那邊朋友愈來愈多,


      圈子愈來愈闊,


      電話就沒有再在周六的早上響起。


      唯有等待大時大節的撥號借口打過去。(記得我打去的是每秒$0.84)





      知她喜歡吃年糕,兩個月就寄她一底。


      不說非時令時間實在不易找來,


      單單年糕的重量,


      就足要花上五百元郵費。


      隨年糕還會附上一個迪士尼卡通的小飾物,


      那些年,如沒有記錄錯誤,


      總共寄了十七底年糕。


      經常提點自己,


      禮物盡量收儉,腳步盡量放慢。


      每逢過節才送她大一點的。





      於是乎,


      在她留學的時間,


      獨自閒逛潮流特區變成了我的嗜好。





      當然,


      感情關係的建立是雙向,


      她也會在聖誕節、復活節、


      生日時寄我賀卡;


      歐遊時,


      到過不同地方也寄我不同名信片,


      剛剛翻開抽屜數一下,


      這些年我十一張名信片,


      有法國的鐵塔、


      捷克的布拉格廣場、


      西班牙的太陽之門、


      意大利的斜塔、


      荷蘭的風車等……





      雖然背面沒有多少字,


      我還是珍而重之儲起來,


      直到她留學的第二年尾,


      Facebook盛行,


      就再沒有收到她的名信片。


      我問她為何不再給我舜間看地球,


      她說:「上去睇我Facebook咪得囉,哈哈哈!」





      這三年也並不是全真空,


      Katrina 每年暑假也回來度假,


      我會預備一切時間當伴遊。


      每一次她從英國回來,


      身形也發褔,長得胖胖,


      記得有年,


      她胖得像瘦身廣告裡面的未瘦身前胖妞。





      她說,


      英國生活悠閑,吃得又多,睡得又好,很易長胖,


      在那邊每一個女生也比她胖,


      自不然覺得一回事。


      回來香港第一兩個星期,


      特別是夏天,


      走到街上每一個女生都比她瘦,


      自然尷尬起來,


      還未修身前實在胖得不想見人,


      只有不介意見我……。





      是喜是悲,


      喜是她把我視為自己人,


      這兩星期也只給我獨佔;


      悲是她根本沒有在意我的目光,


      更惶說她會想過一刻討好我…。





      她每次回來也嚷著要吃最喜歡的日本料理,


      因為英倫那邊一間也欠沒有,


      難得回港,要吃過夠。


      也說在香港看電影很便宜,


      飾物也比那邊多,


      連當地迪士尼本身也沒有香港的多。





      於是,


      我們每次的聯絡活動行程總是:


      日本菜 > 潮流特區 / 銅鑼灣地帶 > JP電影院 / 旺角百老匯


    1. Long D (二)





      我這個變態佬每天也會看她Facebook裡面的照片,


      她跟幾個富貴朋友分租的大宅、


      燈紅酒綠,紙醉金迷的夜生活、


      聖誕派對人頭照、


      萬聖節護士裝、


      周遊列國到此一遊、


      香港開心放暑假……


      噢!這個相簿有我啊!這個相簿在我啊!





      我的左手拿著木筷子奪得最上鏡大獎!


      對,我的左手出現了她的暑假裡,


      雖然照片本身對焦的是橙橙的三文魚生……。


      二十多個相簿裡,


      我的左手出現過她其中一輯照片裡,


      也是唯一一張。





      永遠也不明白,


      我在她心裡到底有多重,


      她回港首兩星期,


      只會跟我外出,


      我們除了不牽手以外,


      一切也如一對情侶,


      蝗蟲當道的她會拉著我衫尾穿過崇光地下的化妝品部;


      擠擁的地鐵車廂她會撓著我手臂跟著我殺出重圍;


      每一次見面,


      她也總是喋喋不休,


      像要把一年要說的話統統說光,


      由講天氣講到起重機、


      講衣著講到天涯歌女、


      手機講到雞尾酒、


      蕃茄講到北美洲、


      巴哈講到將進酒、


      光纖講到于素秋……





      每一晚,


      我也只是一邊聽她說得手舞足動,


      一邊看著她的純真,然後微笑點頭。





      Katrina 漸漸成熟,


      隨了衣著轉變以外,


      還開始散發一種貴氣,


      就是那種你一看就知她是「唔使做」的有錢人氣息。





      第三年的夏天,


      也是她最後一年的暑假,


      她雖然長胖了一點,


      髮型不同了,


      說話也成熟了,


      像脫胎換骨的由一個少女蛻變成一位成年女生。





      我很珍惜跟她每一次見面的機會,


      因為我知她快要長大,


      很快,


      我就不能待在她身邊。


      所以,


      第三年我變得更在乎,


      特意買來新衣裳,


      為襯配她一副貴氣的光芒,


      特意裝時間趕或太晚,


      跟她乘計程車而不再迫地鐵。





      在街上,


      人們向我們這邊瞧過來,


      我知,


      站在這位雍容華貴的女生身旁那個男生只像一個隨從,


      或許是現在潮語所說的「厹」,


      而她,就是這條狗公的女神。


    1. 長大





      很多時,


      朋友在海外留學時會有很多聯絡,


      名信片、寫信、還會有生日禮物包裹。


      到朋友回來後,


      大家距離近了,


      關係反而疏遠,


      再沒有慰問卡,


      也沒有禮物包裹,


      剩下只有間中的得閒飲茶……。





      我跟 Katrina 也逃不過這個命運,


      任我再著緊的維持關係,


      她留學回來後,


      生活圈子明顯闊了,


      也因為網絡發達,


      我們的關係在無法如從前見面多的情況下,


      唯有依賴網絡,


      我們由Offline走上Online,


      反而令處境萬劫不復。


      再沒有收到來電,換來MSN的How's Going,


      MSN也沒有互傳照片分享生活,


      換來Facebook的手機上傳。





      有一個早上,


      打開電腦看到一個驚天大發現,


      她由Single變成In a Relationship。


      那刻,我差點就暈倒了。





      世界忽然由一點五個人,


      剩下我一個人。


      她沒有跟我報喜,


      我更覺公轉的世界裡,


      只有我一個人在自轉。


      事情是,


      你很想為自己討來一點權力,


      卻知道自己根本什麼都不是。





      打給她一口氣說出其實很喜歡她吧?


      我又猶豫了。


      一個女生五年來也沒有男友,


      現在戀愛了,


      不是一件值得恭喜的事嗎?


      然而,


      我以為自己至少也是她的好姊妹,


      豈料我連那個男生是誰也不知道。





      那個早上百感交雜,


      我請了一天假,


      走到海邊懺悔。


      心裡不停問,


      早知道夢一場,


      我又何必把愛放在同一個地方?


      現在走到如此地步,


      又何苦?


    1. 你有你生活,我有我忙碌





      自她交了男友以後,


      我就把她放下……


      如果說我是把她放下,


      倒不如說,


      她在愛河沐浴後就沒有再找我。





      然後,我放盤,戀愛了。


      然而,


      戀愛後才發現自己原來不容易相處,


      會為女友的笨拙而心煩,


      也會為女友的遲到而氣燥,


      奇怪的是,


      Katrina 本身也是個手腳笨拙又愛遲到的女生,


      我就從來沒有生她的氣。


      一次?一次都沒有。


      然後我發現,


      這就是愛得夠不夠,


      又或許你會說,


      因為還未得到手。





      無論如何,


      我跟第一位女友說了分手。


      原因是我覺得自己不夠愛她,


      她哭著說不緊要,


      我說不夠愛就是不夠愛,


      她說會等我,


      待我夠愛她時再一起……。





      我想起 Katrina 跟家勤說過的話。


      世事或許就如此的玄,


      他辜負了她,她辜負了我,


      我又辜負了另一個她,她又會辜負你…


      最後是他辜負了你,還是我被她辜負?


      人生總有一萬個又一萬個的辜負,


      生生不息。





      有天電話響起陶吉吉的聲音:


      「Even at the risk of looking like a fool to you……」


      我收到 Katrina 的來電,


      算一算已有半年沒響過這個聆聲。





      其實,


      她從來不知自己叫 Katrina ,


      也從沒有聽過這個聆聲。


      因為聆聲只為她而設,


      只有她打來才響起,


      就像你永遠不會知道情人用什麼歌曲做你的個別聆聲。





      「喂……?」她的聲音竟然有一點陌生。


      「係……。妳…幾好嘛?」


      「唔,今晚得唔得閒呀?陪我食飯丫?」


      「可……可以呀……妳想食D咩,我去訂台……」


      「去番o個間日本料理好唔好呀?」


      「好呀……我去訂位,八點半好嘛……妳響邊頭番工,我……」


      「唔!咁八點半響o個門口等丫!」


      「好……好呀…」


      「我地今晚見丫,拜拜!」


      「拜……。」


























      「喂?Kyle,今晚我唔黎喇,你地玩得開心D喇,張單入我數丫。」




    1. 那誰





      「點解你冇女朋友既?」


      「有妳唔知姐……」


      「點樣樣架?」


      「咩點樣樣?」


      「點樣識架?」


      「Um……上大陸Dup骨識架…」


      「下……哦……」


      「點呀,唔問拿?」


      「唔好意思再問落去嘛…」


      「妳話架乍,唔好陣間又問呀下!」


      「咁……咁佢幾多歲呀?係咪好好身材o個種呀?」





      那個晚上,


      她沒有說起關於男朋友的事,


      我也沒有問。


      就像一對老朋友沒有見面一百年後一見如故。


      眼前的她還是我最依戀的女生,


      除了她,


      再沒有一個女生令我如此窩心。


      無論她把豉油碟打翻、


      無論她把一片廿元的魚生跌在桌上、


      無論她的鞋頭不停踢到我的上五吋下五吋,


      無論她根本沒有留意到以上任何一件事,


      我也一邊看著她的純真,然後微笑點頭。





      幾杯清酒倒進肚,


      Katrina 臉龐通紅可愛極了,


      她帶著醉意說起:「我失戀喇……」


      似曾相識的話匣,


      想起那個下午跟家勤在海中心釣魚。


      她左手托著腮一臉失落看著桌角,


      右手無意識的扭動著小餐牌架。


      我看著小餐牌架不規則的轉動,


      竟沒有一點暗喜,


      她的落寞讓我感到無奈。





      「佢話我唔明白佢,根本唔同世界…


      同我一齊只可以共富貴,唔可以共患難,


      同我一齊好攰…


      我話我可以改,會多D留意,多D了解佢,


      佢話我根本冇辦法改變,


      同我一齊搵唔到共鳴…唔岩Channel就係唔岩Channel…


      點解……


      我又唔使錢又唔麻煩,


      又唔會要佢報到,


      又唔會要跟住佢去應酬,


      我要求既野好簡單之嘛……


      就只係想佢關心我,同我去迪士尼……


      點解要咁對我?


      點解個個都係咁……我係咪真係咁差…?


      點解D佢地都總係當我玩具……玩厭就話唔岩……」





      她一直在說,


      我一直在聽。


      她說的,


      我五年前已經知道。





      她的單純是可愛,


      一個人隨著時間自不然會長大,


      然而,幸福的她是罕有保存童真的心境,


      她不拜金,與世無爭,天真爛漫的活了二十多年,


      她的世界只有美麗的向日葵花,


      跟她在一起會感到一種脫離現實的情景,


      是這個金錢世界唯一的綠洲,


      是我能沾染一點無污染空氣的純樸村莊。


      幸運的小仙子笑容像馬爾代夫的太陽一樣燦爛,


      於是,


      小仙子的落魄下雨天令我的世界也一同塌下。





      實情是,


      天使折翼落入凡間,


      總有另一種問題,


      就是她不解人情世故,


      跟凡人有著遠遠的距離。





      她不明白揹著都市壓力的人有多沉重、


      她不明白年輕人被老屎忽欺壓的怨憤、


      她不明白事倍功半、百斤半兩的不公平、


      也不知道眼前的我早已包容了她對以上的遲鈍。


      她只為吃不到將軍漢堡而失落。





      說著說著,她就醉薰薰托著腮睡了。


      結帳後,我揹起她的粉紅色小手袋、


      兩個紙袋和一本女性雜誌,


      然後把她抱起,離開日式料理。


      臨別時,老闆跟我說:「你呢個男朋友都算唔話得!」





      計程車上,


      除了看著不時從倒後鏡盯過來的的士司機,


      我一動也不動,


      穩如泰山坐在後座中間,


      是怕弄醒倚著我肩膀熟睡的她。


      這個時刻多美好,


      她像我的女友倚靠著我,


      只是眼角沾了一條綠色的淚痕。





      「哥仔,又到咯喎!」


      「Um……兜多個圈丫,唔該。」


    1. 人類總要重複同樣的錯誤。





      Katrina 回復單身後,


      我這個Dave又再出現,


      待在她身邊。





      她在英國文化協會當導師,


      我在中環大廈上班,


      可惜午膳時間不同。


      周末有時見面,


      間中也會相約在平日晚上。





      不外乎逛逛街,


      吃吃飯、


      看齣電影,


      然後送她回家。


      無論哪裡,


      她也喜以計程車代步。





      這段時間過得很不錯,


      在一天又一天的平淡生活裡邊多了一份期待,


      這種期待並沒有因為見面數量而沖淡,


      違反了人類Take it for granted的法則。


      而期待亦令我的生命帶來光芒。





      在那個冬天,


      我跟自己說:「平安夜要跟她表白。」


      到了平安夜,


      我送了她禮物,


      是一枚黑色的Katharine Hamnett的手錶,


      當年很時興,


      這個年紀,手上不是Agnes b,就是Katharine Hamnett。


      她很喜歡,我也希望她能每天帶著我送她的東西。


      然而,


      口就是吐不出「我其實很喜歡妳」又或是「不如我們在一起」。


      平安夜在她家樓下道別了,


      看著背影,


      我跟自己說明天聖誕表白不是更有意思嗎?





      怎料她聖誕節要參加富貴朋友的聖誕聯歡派對,


      我就跟自己說,


      就待除夕倒數時表白吧!


      如果錯過了,還有她一月的生日,


      那麼日後我們的結婚周年紀念就能跟她的生日一同慶祝!





      然而,其實我知道一月,


      我會跟自己說不如三月,


      當做我的生日願望……。


      這樣下去,


      大概要等到出年佛誕。





      其實表白不表白也沒關係,


      我的世界又多回零點五個人已經夠好,


      之前一個人努力練習一個人生活了半年,


      現在又回到一點五個人生活。


      說到底,


      五年來的一點五個人生活還是比較習慣。


      雖然這個永遠不被公認為整數,


      我已經夠滿足。








      阿寶說:「人類總要重複同樣的錯誤。」








      最後,我沒有跟她過除夕,


      因為找不到她。


      這夜有曾志偉和汪明荃陪我一起在家倒數,


      數到 0,就聽到街上的車子、維港的輪船都響起訊號,


      電話不久就響起訊息「子建,新年快樂,希望你每天都快樂。」


      是前女友發來的短訊。


      回了她一句「謝謝,新年快樂」


      就捲進被窩,關上床頭燈進睡。





      翌日下午醒來牙還未有洗刷,


      在Facebook就看到一張照片,


      是 Katrina Tse 被朋友Tag進了的一張人頭照,


      我按著心坎說一句「這些機會不屬於我的。」





      相中,


      有一個帥氣的男生左手握著 Katrina ,


      右手舉起勝利手勢。


    1. 你有你生活,我有我忙碌 (二)





      之後,


      我的生活當然變回林宥嘉的旋律。


      今次好像沒有上一次難過,


      我以為傷口有抗體,


      原來心靈也有抗體。


      一個人吃飯、一個人旅行,


      一個人看書、一個人寫日記,跟自己談心。





      這些日子過得很寧靜,


      上班下班回家睡覺,


      周末睡至黃昏,


      醒來打開Winamp隨意Click一個按鈕,


      然後到廚櫃隨意選一款即食麵口味煮一個,


      打開IE在網絡上隨意逛逛。


      除了間中被朋友笑言同性戀之外,


      生活雖然平淡,


      卻很順心也很隨意,悠然自得。





      看了幾本書的時間,


      人就長大了,


      突然又已一年,


      雖然下一句是:期望再會面……


      然而每天看著 Katrina 跟帥男在Facebook曬恩愛,


      就不想打擾。


      一個個笑容沒有令我心情轉壞,


      就不斷按著滑鼠左鍵,


      她的生活就不斷掠過,


      都是一堆沒有系統、


      沒有焦點、


      顏色不夠鮮明的電話上傳,


      然後……


      有一個驚喜,


      我看到一盤看上去很甜美的北海道蟹鍋。





      一個人旅遊有一點孤單,


      卻不寂寞。


      或許寂寞不寂寞,


      在於你怎樣看寂寞。


      獨自到小樽河邊一對對情侶牽手是寂寞,


      獨自浸在熱騰騰的溫泉看著飄到眼簾的白雪是自在。


      蟹鍋是不錯,


      只是一個人有點膩。





      天意弄人,


      有天公司派來兩張迪士尼入場券,


      同事都紛紛打電話相約,


      有情人的約情人跟米奇牽手、


      沒情人的組團圍摷白雪公主、


      我看著入場券呆了半天,


      想起她穿和服拿著蟹腳的樣子、


      想起她那個晚上醉薰薰的樣子、


      想起她從英國回來的胖胖樣子、


      想起她穿白恤衫格仔裙的樣子……


      然後,


      我把兩張入場券放進一個白信封,


      寫上署名,


      叫老闆的秘書替我寄到英國文化協會的辦公室。





      長大了,心腸是好一點,


      看著帥男一副玩世不恭的囂張,


      雖不太好感,


      卻沒有念上分手詛咒,


      只希望他在租約期內,


      憐香惜玉,


      好讓屆時交吉放盤大家好做,


      更希望有一天,


      手機再響起陶吉吉的聲音。


    1. 人生交叉點











      「你好,我地係養和醫院打黎架,係咪謝樂韶既屋企人……?」











      那刻,


      我的心一下子從胸口跳上千尺高空,


      差點就撞上空中飛行著的那架前往印度的飛機。


      整間辦公室突然停頓、


      煩瑣的聲音完全靜止、


      眼淚突然氾起了。


      腦海浮起純白色的被單,


      然後我竟然想過就此了結人生……。





      「病人岩岩做完手術,你可以既話就過一過黎啦。」


      「下……Er……姑…姑娘……謝樂韶做……做咩事呀?」


      「下?乜你唔知既咩?有冇搞錯呀!咁你快D過黎喇,H座328呀。」


      「係……係………H……座……3…28……唔……唔該姑娘……」





      十時多,


      才剛上班沒久就要跟老闆請假,


      硬著頭跟走進充滿怨氣的房間,


      被他罵了兩句年輕人的不安份總是做不出什麼大事…


      便立刻穿上西裝外套乘計程車趕到醫院。





      2座……328,竟然是一個幸運的號碼。


      忙著趕腳步,


      沒有留意什麼病症科就急步進去,


      看見 Katrina 睡在病床上面無血色,


      我才鬆一口氣。


      她看到我,


      醒過來,


      向我這邊伸出手,


      我連忙捉著她的手示意「我響度,我響度」。





      這是第一次觸踫她的小手,


      手這麼細怎樣習琴?


      皮膚這麼幼嫩平日定有妥善的護理,


      像嬰兒的手一樣嬌嫩突顯其萬家閨秀身份。


      我的手不由自主地磋撫她的手,


      就從這隻酥軟的小手出發,


      盡情幻想她的其餘部份。


      對……


      我這個變態正乘人之危強姦著她的小手。





      幸好她沒有死去,


      只有一點疲累…。


      我凝住眼淚,


      細看她的倦容異常軟弱,


      她想說話卻哼不出半句,


      偏一偏咀又昏過來。





      或許她其實是想叫非禮…








      捉著她的小手良久,


      除了一點憂心,


      感覺是很幸福。


      我像她的丈夫,


      守在床邊陪太太渡過難關……


      正靠在病床陶醉這一陣自我感覺溫馨良好之時,


      很大聲浪的電話鈴聲響起。








      Your skin


      Oh yeah your skin and bones


      Turn into something beautiful


      You know……you know I love you so…








      寧靜的病房裡,


      突如其來響起Coldplay的Yellow,


      把浸在Final Fantasy的我嚇得彈起,


      周圍的目光不友善地向著我射過來,


      連忙按下消音,再跟各人道歉,


      才把電話看清楚,


      來者是Mr.Tong,即老闆,


      這是一個無法漠視不理的來電……





      唯有先把褲子穿回腰間,


      即…即是把 Katrina 的手安放好,


      然後走到升降機大堂接聽電話。





      老闆打來召魂,


      有位舊客不請自來上門說要指名道姓要我跟單,


      是三億五千萬元的投資,


      即會為公司帶來約四千萬的營利,四千萬!


      該客人指定要我接單,


      老闆要我立即回去。





      做成四千萬生意一定升職加薪。


      人生就總是如此多交叉點,


      雖然我堅持留在醫院,


      對 Katrina 的病程也不會有幫助,


      而且她還熟睡,


      大可以在這段時間先溜回去看看情況,


      做成四千萬生意出人頭地,


      再趕回來,


      到時她才剛剛醒來,


      我已訂了一輛SLK350。


      能夠守在她旁,又能做成生意,


      兩全其美……





      然而,我就做了最傻的事,


      因為世事並不是我們凡人能夠看透。


      我婉拒了老闆的召喚,


      說家人出了事,


      現在待在醫院急症的手術室前,


      更傻的事,是老闆一句:


      「我話之你老豆索K丫,同我快D番黎!」





      當一個小小的銷售主任,


      這樣不合理的辱罵早就習慣,


      我說了幾句道歉就掛了。


      這個決定是心知自己從來不是個幸運兒,


      如意算盤總是敲不響,


      真能把事情順利成章地辦妥?


      要是 Katrina 見不到我一定感到彷徨無助。


      這個險,我沒有勇氣冒。





      或許我偏偏沒有一個成功男人必要的一份大義。








      用力深呼吸一口,


      心坎的鬱寡多得十口氣也洩不出來。


      姑娘靜靜走過來跟我說:「你係咪曹生呀?」


      立即收起愁緒,報以一個誠懇微笑回應:「係…我係……」


      姑娘:「謝樂韶依家好需要你,你要多D陪住佢呀!」


      不禁令我皺一皺眉大惑不解,


      為什麼那個人是我,


      而不是她的爸爸媽媽……最重要是…帥男跑到哪了?


      我:「下……唔……我…我知道喇……」


      姑娘提著檔案轉身前說一句:「你要錫佢多D呀,唔好再Hurt人喇!」





      伏在床邊捉著她的手差不多五小時,


      睡了又醒,


      醒來看看…


      見她動也不動,


      又睡回去,








      然後又醒來…


      ………


      頭有點痛…


      …………


      ……


      又伏回床邊…


      …………





      …………………


      ……


      ………


      ……………


      ……


















































































































  • 時間真漫長…。





    直到感到她的手指微微收緊,


    把我叫醒了。





    「喂喂……我……我想飲水呀……」這是 Katrina 第一句說的話。


    「自己入廚房斟啦!」我把家勤的說話重複一次。


    「咩呀…呢度邊有廚房架……」她好像不明箇中幽默,於是我起來替她倒水。





    「訓醒好D未?」


    「唔……好D喇……」


    「咁…咁就好喇…」


    「你著西裝個樣真係好Sales樣,哈哈哈……」


    「小姐,你冇一球既話麻煩妳落分行搵其他同事協助啦!」


    「哈哈哈…一千萬即係有幾多架?」


    「夠買三架的士囉……」


    「乜的士咁貴架?」


    「係架……豐田車貴野黎!」


    「的士都成千萬,咁Daddy部七人車咪好貴!?」


    「係三架的士先一年萬呀……。」


    「咁七人車咁大架……咪成兩千萬?」


    「Goodest Logic!」





    「我又失戀喇……」


    「傻女,今次妳叻左,係妳飛人!」


    「不過後知後覺呢……」


    「唔緊要,好快好番架!好番我地去迪士尼丫!」


    「去左喇我……」



  • 好L悶


login to reply
 

looks like your connection to she.com messageboard was lost, please wait while we try to reconnect.